寒冬过后,我们等你归来!

​​#安哥会客室#第十一期

嘉宾:@宣博衍0106 @郭杰_寒风中的温暖 @马伯庸

@宣博衍0106 帮助50位中国军人遗骨寻家的安徽省宁国市公安局情报大队大队长宣恒

@郭杰_寒风中的温暖 寒风中脱下警服包裹弃婴的陕西省咸阳市礼泉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辅警郭杰

@马伯庸 著名作家、《长安十二时辰》作者马伯庸

春节,本该是喜庆、团圆的日子,但是2020年的春节令人无比揪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让每一次“团圆”都变的异常艰难。多少医务工作者坚守岗位,奋战在抗击肺炎阻击战的最前线,多少政法干部坚守岗位,为抗击疫情的有序推进提供必要保障。在这本该团圆的日子里,我们不得不物理隔离,阻止病毒的传播、疫情的发展。但我们始终相信这只是黎明前的黑暗,光明终将来临!武汉,我们等你回家!

@宣博衍0106

得知50位中国军人遗骨寻家的消息的也是比较偶然,18年6月20日,我看到了一则主题为《帮助离队的大雁——50位中国军人遗骨回家》的协查申请表,要为长眠在德克萨斯州布利斯堡国家军人陵园的50名中国军人寻找亲属。

1942年秋,正值中国抗日战争最艰苦时期。眼见山河家园被侵略者的炮火凌虐,千余名怀揣报国之志的中国青年投笔从戎,赴美学习战斗机驾驶,大家都期待着能有一天学成归国,报效国家。不过不幸的是极高的因战牺牲率,致使这些空军学员们客死他乡,未能如愿。

安哥:是什么让您下决心帮助50名中国军人寻找亲属?

宣恒:我曾经是一名空军地勤,当时在协查表上的一段文字深深地触动了我:“除了飞沙走石和枯萎的灌木丛,陪伴他们的只有绢花。他们矗立在距离祖国万里之外的地方,就如同出发时一般,等着祖国的召唤。”当时我就下决心,一定要为前辈们找到回家的路,弥补他们与亲人离散的遗憾!

事情已经过去了75年,当时我手头资料除了姓名几乎为零,无从下手。我把自己惯常的搜索方法都试了个遍,却始终一无所获。当最后一套办法用尽,几个月来累积的挫败感溃涌而出,大脑一片空白。放弃的念头一闪而过,但是我告诉我自己,一定要帮他们找到家人!不能让英雄身后落寞,无人垂悼!

在一次办案时,我突然想到,解放前取名大多遵守辈分、排行,而姓氏与辈分的结合极有可能体现着地域特色。通过籍贯,加上姓氏与辈分的关联,就能缩小地域范围。我开始用这个最原始的方式,和志愿者们接力检索、筛选、比对,对照协查表上50个军人的姓名,逐一分析、寻找可能隐藏的地域线索。

有一次,我从网上找到了一条疑似中国军人刘万才亲人的线索。考虑到他弟弟已年过九旬,为了避免老人过度激动,我选择向他侄子打电话求证。当听到电话那头说刘万才是他叔叔的时候,我终于等到了那个心里盼了千百遍的答案。70多年来,“失踪”的刘万才一直是刘家人的一块心病,他们每个人心里想呐,盼呐,可都不敢说出来,都怕触了彼此的伤心事。如今,终于找到了,让刘万才回家是他们最大的希望。

其实我本职工作情报侦查,主要负责大要案情报研判、治安形势分析及全市侵财类案件视频侦查工作。上班是警察,专门找“坏人”;下班是寻人志愿者,帮忙找“亲人”。我觉得两件事在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有意义的事”。

这张照片没有精准的构图,没有柔美的光线,但它却是获奖照片中最温柔的一张。

寒冬过后,我们等你归来!

@郭杰_寒风中的温暖

2019年1月12日,好像是一个星期五。那天在我们陕西咸阳气温挺低的,零下6度左右。10:50,我们接到了群众打来报警电话说,312国道壳牌加油站公厕发现弃婴。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马上和同事开警车前往。

0:55,我们到达了现场。孩子已经被第一时间发现他的彩钢厂职工放在了床上。虽然有电褥子取暖,但冻得泛青的小脸还没有缓过来,躺在床上哭个不停。小男孩就裹着一层特别薄的小被,还没有我的前臂长。我马上脱下警服,将孩子小心翼翼地裹在警服里又重新抱起。这孩子竟不哭了,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我。为了确保孩子的身体健康,我们紧急联系了医院,把孩子送到医院时,医生已经在等候。11:18,我把孩子交给了医生。医生经过细心查看,做了初步判断,外观看都好着呢,但要做进一步检查。等孩子被安置在婴儿病房,放进保温箱,我才把警服重新穿上。

我随即返回孩子被遗弃的公厕,因为我想去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可以帮助确定孩子的身份信息,帮助他找到父母。

仔细观察了公厕附近监控,调取了各个卡口的监控录像,拷贝足足有500GB的录像回所里,看了8个多小时。但厕所是个死角,监控距离公厕又远,任何有价值的监控记录影像都没有留下。但我还不死心,继续走访了附近的居民和路过的行人,问了差不多有几十个人,都没什么收获。

几天后,我怀着愧疚的心情再一次来到医院,但根据儿科病房的规定,只能隔着玻璃远远看看孩子。当时孩子马上要转到市医院,以后见面的机会可能不多了……我有一个两岁的儿子,他特别自豪有一个警察爸爸!看见警车驶过,也会很开心的喊“是爸爸的车!” 每当这个时候,我总会想起那个婴儿,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后来因为中国长安网年度照片《寒风中的温暖》,我又重新联系了这个孩子,他目前生活在陕西省咸阳市社会福利院,我还专门去看望了他。

福利院为他取名小礼胜。那天我抱着小礼胜,就像抱自己娃似的,特别亲,孩子虎头虎脑,很可爱。听福利院的老师介绍,小礼胜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并伴有左眼睑下坠的病症。庆幸的是,相关机构可以帮助他进行治疗。等孩子再大一点,根据阶段性复查情况,就可以安排手术了。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马伯庸

听完这两个故事,最让我感动的是这两位普通人身上焕发出来的这种光芒。因为我是一个写历史小说的。我给自己设定的原则就是尽量去描写历史上这些不为人知,但是为了人民的利益,负重前行的这些普通人。他们可能不会被历史记住,可能不会被大众认知,但是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在努力的为他们所保护的人民在做贡献。长安十二时辰里面的张小敬就是这样一个角色。那今天我听到这两个故事,实际上是两个真正的现实中的张小敬。

“每一个作家早晚都要回家。”为什么这么说呢?是因为每一个人实际上写的作品都是在写自己,而对自己影响最大的就是自己所生长的家乡。这个家乡并非只是物质上的,也是精神上的一个家乡。那么每一个作家在创作的时候,都是在努力在寻找自己。而寻找自己的坐标,就是自己家乡的各种特点,比如说家乡的美食,比如说家乡的风土人情,比如在家乡的回忆,还有这些在家乡的节日。

今年春节由于疫情的关系可能我没有回家,我最怀念就是家乡的美食。因为一个人所构建出来最美好的记忆,往往都是食物的味道,食物的口感,以及童年时候对美食的回忆所构成的。我们都说想要记住,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从他的胃开始,实际上家乡也是这样。

回家、团圆是最温情的词汇,虽然现在由于疫情我们无法相见、无法团圆,但此刻最朴素、最真挚的祝福是祝你平安!等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结束,我们再回家,再团圆,再好好相拥!

武汉,我们等你回家!

奋战的前线的每一个人,我们等你回家!

来源:中国长安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军事 » 寒冬过后,我们等你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