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岁女患者:太冤了!培训时我离武汉老师最远居然也被感染了

39岁女患者:太冤了!培训时我离武汉老师最远居然也被感染了

“今天核酸检测阴性,你现在是这层楼的‘种子选手’了,加油!”

严密的防护服下,只露出一双眼睛,但当赵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脸上尽是抑制不住的笑容,因为躺在病床上的患者,也笑了。赵宏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感染病科副主任医师,也是浙大一院将疫情防控主战场转移至之江院区后,3号楼7楼的负责医生之一。在他看来,医生治病也疗心,有时候一句话就能开解患者。

39岁女患者:太冤了!培训时我离武汉老师最远居然也被感染了

赵宏医生

要打硬仗就要花大力气

作为浙江省唯一的省级诊治定点医院,浙大一院之江院区承担了全省重症和危重症患者集中救治任务,而赵宏所在的3号楼7楼,收治的都是确诊病例,其中将近一半都是重症患者,可以说,那里是离危险最近的地方。

这一次,赵宏需要协助感染病科副主任徐凯进全面评估、掌握整个楼层所有病人的病情,并每天向医院专家组汇报病情,讨论制定个性化治疗方案。每天早上7点多,他就出现在隔离病房的工作区,仔细查看病历资料,了然于心;8点交班后,将所有病人的病情汇总,9点半左右,他就会带着这些资料,和治疗团队一起向医院专家组汇报病情,讨论治疗方案,调整治疗医嘱。临近中午时分,病人早上做的核酸检测结果就都出来了,他需要根据检查结果重新评估病情,进一步调整治疗方案,下午3点多会穿上防护服进行查房,需要花费2-3小时。

基本上每天工作结束,夜幕早已降临,时钟也已指向21点。回到休息区后,他会再拿出几个小时从事一些科研相关的工作,“大概每天都是这样一个模式,忙碌而充实,单调却不枯燥吧。”

为了打赢这场硬仗,赵宏花了很多心思。“前一晚我会开好医嘱,打印出一份病情表,要求值班医生将病人一整晚的数据都记录在上面。”赵宏所说的这张病情表,是他为了这次疫情专门制作的,可以很直观地反映患者的病情进展,目前每天的专家会诊都会把这张表作为重点参考。

要赢得漂亮还要会讲“笑话”

但这场非常时期的非常之“疫”,想要赢得漂亮,有强大的综合医疗实力还不够。

“患者是最焦虑的,而且有些人的不安情绪很强烈,需要我们不断去疏导。”赵宏介绍,因为患者在病房是可以正常用手机、正常上网的,所以网上的信息他们也都能接收到,面对“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常常会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

每每这个时候,赵宏就会告诉他们,虽然这是种新发传染病,但浙大一院在应对新发突发传染病上经验丰富、实力雄厚,而且全院、全省和全国人民都在帮助他们,他们并没有被遗弃。“大年初一,车俊书记来医院检查工作,和我们医护视频连线,病人在病房也都看到了,都很激动。”

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39岁的女患者,刚确诊入院的时候病情较重,除了持续高烧,还出现了呕吐等消化道症状,天天以泪洗面,觉得自己“很冤”。原来,她参加了一场业务培训,讲课老师正好是从武汉请来的,一个班十几人都中招了。“她就跟我抱怨,明明自己是离老师最远的,为什么会被感染。”医生们花了好几天给她科普,安抚她的情绪。

前几天,这名女患者核酸检测结果首次阴性,为了减轻患者紧张的情绪,赵宏打算用一种幽默的方式告诉她,调节一下气氛,这才有了文章最前面的这句话。而这句话的威力也不小,让患者信心倍增,心态也越来越积极了。病房里,好消息每天都有,已经有好几个重症患者经过治疗转为轻症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39岁女患者:太冤了!培训时我离武汉老师最远居然也被感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