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山医院建设背后:厂长带伤上工地,亲人感染肺炎离世

火神山医院建设背后:厂长带伤上工地,亲人感染肺炎离世

这是一个让所有中国人始料未及的春节,武汉人感受尤为深刻。他们身处寂静之中,深陷舆论的风口浪尖,在缄默中等待风波的平息,在归家的途中徘徊辗转。武汉并不孤独,因为有无数中国人,为这座城市摇旗呐喊、挺身而出,和武汉人一起在抗毒一线并肩。我们记录下了这座城市当下正在发生的故事。

今天的主角,是火神山医院建设工地的一位厂长,每天拖着骨折的手臂、指挥着网红搅拌车,被千万网友“云监工”,也见证着这家救命的医院从无到有。

火神山医院建设背后:厂长带伤上工地,亲人感染肺炎离世

火神山医院施工现场的袁天雄

袁天雄的流年

和多数中国人一样,袁天雄的2020年,以意外开篇。

新年第二天,他端着盆去洗手间,被地上的水渍滑倒,右手前臂骨折。他觉得,这是个不好的兆头。

医生建议手术,但他选择了保守治疗。

袁天雄54岁了,在中建商品混凝土有限公司一家工厂任厂长,春节快到了,工地还有很多事要等他收尾,手术太耽搁时间。

火神山医院建设背后:厂长带伤上工地,亲人感染肺炎离世

袁天雄的2020,有点焦虑,有点着急。

骨折后不久,他得到一个更意外的消息,表姐去世了。“得了肺炎,来得很快,转院去了同济医院,但没保住,几天后人就没了。”

这两件事,给袁天雄的新年笼上了一层厚重的阴影。

爸爸不准我回家

袁天雄也在关注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

在他的计划里,等春节前情况有所好转后,他就回家过年。袁天雄兄弟姊妹六人,他排老三,熟人称他“袁老三”。父亲今年90岁了,按往年的规矩,家里大小30多口人,都要到父亲家团聚,这是一年的大事。

直到武汉封城的消息传出后,袁天雄才意识到,情况可能比他想得糟糕。连父亲都给他一连打了两个电话,概括成几个字就是,“不要回来”。态度坚决,不容商量。

于是,袁天雄决定和妻子留守家里,好好养伤,不再出门。

火神山医院建设背后:厂长带伤上工地,亲人感染肺炎离世

袁天雄戴好口罩,准备前往工地。

1月23日,武汉封城当天上午,袁天雄接了个电话。

是泵站另一位厂长戴银刚打来的,老戴告诉袁天雄,他们要去支援火神山项目了。

火神山是什么?袁天雄一头雾水。戴银刚告诉他,是一所专治新冠肺炎的医院。火神,就是专烧病毒的。

火神山医院建设背后:厂长带伤上工地,亲人感染肺炎离世

俯瞰火神山建设现场。

袁天雄想起了自己的表姐,他跟戴银刚说,那就一起吧。

出门前,妻子嫌他右手的白色绷带太扎眼,给他换了一条围巾。“这条围巾很多年没用了,没想到还派上了用场。”

火神山医院建设背后:厂长带伤上工地,亲人感染肺炎离世

袁天雄参与火神山医院建设已近一个星期,他目睹了它由无到有的全部过程。

七人小队,集合出发

1月23日晚上,袁天雄开始盘点泵站的库存。按上级分配的首批任务,他要供应3000方混凝土,浆砂需求量近2000吨,任务艰巨。

盘完物资,他接着盘人。春节前,工人都放假了,他能调集的人手只有7个人,1个调度、2个质检、1个操作工、1个机修工、1个电工和1个厨师。

他想起领导常说的一句话,“有条件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过去袁天雄以为,这只是一句豪言壮语。现在,他算是明白了“没条件也要上”的真正含义。

火神山医院建设背后:厂长带伤上工地,亲人感染肺炎离世

袁天雄打开手机,全是关于火神山医院的建设情况。

1月24日,除夕。

下午2点,袁天雄带领的7人小队开始转运浆砂。这一忙,就到了大年初一凌晨,把接近2000吨浆砂顺利送到火神山工地。

火神山医院建设背后:厂长带伤上工地,亲人感染肺炎离世

浇筑混凝土现场,一辆泵车管道爆裂,袁天雄和工人紧急处理。

忙完之后,大家草草地吃了一顿饭,三菜一汤,煮青菜、腊肉炒腐竹、炒蘑菇和鸡蛋紫菜汤。

袁天雄之所以对此印象深刻,是因为之后几天,他就再没见过这样丰盛的饭菜。

火神山医院建设背后:厂长带伤上工地,亲人感染肺炎离世

袁天雄右手行动不便,吃饭只能轻微平移,慢慢将食物送进口中。

袁天雄的儿子在国外工作。1月29日中午,袁天雄刚从工地回到泵站,扒了口冷饭,儿子的越洋视频就来了,他叮嘱父亲,“注意养伤,要戴口罩,去人少的地方。”

袁天雄嘴上答应,心里却在苦笑,和他在一起的,有近700多管理人员、4000多工人、各类大型机械设备、运输车辆近1000台,24小时轮班作业。这可能是武汉人最多、最闹热的地方了。

火神山医院建设背后:厂长带伤上工地,亲人感染肺炎离世

儿子从国外打来电话问候。

虽然曾参加过武汉、天津多个重大工程,但这样的大场面,如此短的工期,袁天雄以前没见过,甚至也没想象过。

机器红了,人累趴了

叉酱、蓝忘机、呕泥酱、送高宗……随着武汉火神山、雷神山两座医院开启直播模式,这些工程机械,被网友冠以各种昵称,一时走红。

火神山医院建设背后:厂长带伤上工地,亲人感染肺炎离世

袁天雄坐在“呕泥酱”上。

袁天雄并不知道,他的水泥搅拌车“呕泥酱”,在网上有无数粉丝。

以宏大的建设现场为背景,镜头拉远,施工者如同忙碌的工蚁,远不如机器显眼,更没人知道他的存在。

火神山医院建设背后:厂长带伤上工地,亲人感染肺炎离世

一大早,袁天雄来到搅拌站调度室查看进度。

“凌晨4点,我的电话还响个不停。”由于火神山项目的特殊性,工地需要早强混凝土,提高混凝土凝结硬化的速度,以加快工程进度。平时十来小时的活,现在四五个小时就要完成。

袁天雄一边接电话,一边打电话,他担心水泥搅拌车司机送料途中,熬不住疲劳,在路上打盹出事。

火神山医院建设背后:厂长带伤上工地,亲人感染肺炎离世

从火神山赶回搅拌站已是晚上,袁天雄晚饭还没着落。

对这种疲倦,袁天雄体会深刻,经历了长时间、高强度工作后,人一坐下来,歇口气,就可能会睡过去。

这种状态还将持续,“我们现在承担着1.2万方混凝土的任务”。要完成这个任务,他们需要继续工作两天两夜。

火神山医院建设背后:厂长带伤上工地,亲人感染肺炎离世

通宵达旦的工作后,趁所有车辆排队待命,袁天雄在办公室沙发上小憩。

“我希望我们能快一点,再快一点,把医院早点建起来。”

袁天雄说,几年前,他曾到来过火神山,当时这里还是武汉职工疗养院,不远处就是后官湖,风景优美。

火神山医院建设背后:厂长带伤上工地,亲人感染肺炎离世

坐在工地旁抽了一支烟,这是他难得放松的时刻。

现在,以前的风景再见不到了,这里成了一片大工地,他觉得有点可惜。

“但是一想,等建好后,这里能救很多人,那也就值得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火神山医院建设背后:厂长带伤上工地,亲人感染肺炎离世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