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阴影下 那些温暖让我落泪

疫情阴影下 那些温暖让我落泪

进入隔离病房前的准备工作

疫情阴影下 那些温暖让我落泪

邹平市中医院护士巩迎春与刘瑾

大众网·海报新闻邹平2月3日讯(记者 韩金枝 李露 通讯员 耿悦)“大年初一,发神说,即将上战场,以后一段时间就不看群消息了。然后,群里就没了他的踪影,”这个被群友成为“发神”的,是邹平市中医院隔离病区的负责人,也是此次新冠肺炎患者的主治医生之一张启发。从1月27日他们收治第一例患者开始,连续几天几夜,医生和患者就这样一起待在隔离病房内,“生死与共”。

“想想那几天,真是太不容易了。”面对记者,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哽咽难忍。不容易,或许因为经过大家努力,为第一例病患体温稳定而感到欣慰;或许记起了亲人放心不下的那些叮嘱。

其实,疫情发生以来,在中医院的隔离病房内,有许多让我们落泪的温暖瞬间。“这几天,孩子一直放在老家,我们都没法回去,因为我爱人是交警,也在防疫一线。”隔离病房的副护士长焦娜说,工作的辛苦劳累,几天几夜的不眠不休,她觉得这都没什么,选择了这个工作就是选择了责任,但是一想起放在老家的孩子,触动了内心最柔软的部分,泪满眼眶,她不仅是医生,更是母亲。

隔离病房二楼,歇息下来的护士刚坐下吃晚饭,忽然呼叫器里的值班人员说患者有憋喘的声音,护士高欣立即换上防护服进入隔离区支援里面的“战友”巩迎春。外面人也顾不上吃饭了,忙着递需要的物品。由于穿着防护服,戴着防护面罩和护目镜,大家谁也分不清谁是谁,但她们都知道,每一个人,每一次普通的护理操作都异样艰难:密不透风的N95,脚上厚厚的脚套,压抑的环境,一动就会一身汗,但这丝毫不影响护士们操作的准确性。抽血,吸氧,监护,每一步都恰到好处。

一个人在隔离区,收拾两个病人的房间十多袋垃圾,把病人用过的被褥按医疗废物包扎运送,打扫病房,消毒等,这是隔离区护士们的日常。从早上进入一直到晚上下班出来,因为防护用品供应紧张,每个人都千方百计想节省一套防护服。

有个护士告诉记者:“刘文钊悄悄告诉我说招弟哭了,我知道她刚满周岁的孩子发烧,可我不敢去安慰她,因为我怕我也会哭;我也不想表扬她,因为她是我亲表妹。”忠厚善良的韩增卉和朱文娇总是默默地干着工作,不爱说话但特别善良的刘瑾,被消毒液呛到过敏的张娜,轻伤不下火线……这些面庞我们从未见过,但我们知道她们都是穿白衣的天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疫情阴影下 那些温暖让我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