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有艾滋病可以被治愈?“柏林病人”,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健康科普大赛2#

老子有言:“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这句话放在Timothy Ray Brown(封面人物)身上再合适不过了。Timothy(简称T) ,一个居住在德国柏林的美国翻译,他更为人熟知的称号是“柏林病人”——世界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被公认治愈的艾滋病人。咱们就来讲讲这个传奇而幸运的“柏林病人”的故事,也顺便科普一下,到底为什么有且仅有Timothy的艾滋病情能被治愈?

真有艾滋病可以被治愈?“柏林病人”,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这个世界最幸运的人,有“柏林病人”之称的 蒂莫西·雷·布朗 (Timothy Ray Brown)。这个人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身患艾滋病和白血病还被完全治愈的人,注意,是完全治愈。

真有艾滋病可以被治愈?“柏林病人”,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图:“柏林病人” 蒂莫西·雷·布朗

自从1981年艾滋病毒被发现后,到2007年此君的艾滋病和白血病被奇迹般地治愈,再到现在(2019年),此君仍然是唯一的被治愈的艾滋病病例。

治疗的细节:医治白血病时顺便治好了艾滋病?

在治愈之前,蒂莫西·雷·布朗感染于1995年被查出感染艾滋病毒,到2007年进行白血病治疗的时候他已经感染艾滋病12年了。据相关资料,被查出感染艾滋病后,此君一直就医于欧洲规模最大的大学医院——柏林夏洛特医院(Charité Hospital, Berlin, Germany )。1995年恰好也是艾滋病目前最广泛的治疗方法——鸡尾酒疗法诞生的年份。

真有艾滋病可以被治愈?“柏林病人”,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鸡尾酒疗法能够较大限度地抑制病毒的复制,并能修复部分被破坏的人体免疫功能,进而能够减少患者的痛苦,提高其生存概率。自1995年该疗法应用于临床之后,已使大量艾滋病患者受益。有统计数据表明,鸡尾酒疗法使艾滋病患者的死亡率降低到20%。也就是说,“柏林病人”蒂莫西·雷·布朗在1995年查出身患艾滋病后之所以能坚持活到2007年,应该是跟他在欧洲最好的医院接受了相关的治疗有关系,虽然没有治愈艾滋病,但不至于使得他的身体健康急剧恶化。

真有艾滋病可以被治愈?“柏林病人”,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2006年的某一天, 此君突然感到急剧困乏,经过短暂的休息也无济于事,于是他只好前往医院求助。医生诊断之后,确定他患上了白血病(简直是晴天霹雳,有没有,艾滋+白血病,必死组合啊!)。故事的转折就在这里,此君遇到了他的主治医生 Dr. Gero Hütter 和 Dr Eckhard Thiel。

真有艾滋病可以被治愈?“柏林病人”,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Gero Hütter医生和蒂莫西

这二位主治医生想到一个奇妙的想法,梳理起来,大概就是以下三点:

1 、相当一部分类型的白血病是可以通过骨髓移植治愈的;

2、 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美国的一些科学家曾经发现,有极少数白人天生不会受到艾滋病毒的感染,这一部分白人大概占了欧洲人数量的10%(另有资料写的是1%)。这种免疫的原理在于 一种罕见的突变使人的CD4-T细胞(一种是HIV病毒主要攻击对象的免疫细胞)可以抵抗HIV病毒。 这种基因突变称为delta 32突变,可以产生使CCR5受体发生改变的免疫细胞,可以阻止HIV病毒进入细胞 (详情见维基百科,或者自行google)

真有艾滋病可以被治愈?“柏林病人”,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3 、如果与“柏林病人”的骨髓配型相符合的骨髓捐献者里有携带此种delta 32突变基因的话,那么,在骨髓移植后,是否不但能治愈“柏林病人”的白血病,还能使得“柏林病人”拥有免疫艾滋病的能力,从而完全治愈艾滋病呢?

非常幸运的是,Dr. Gero Hütter 和 Dr Eckhard Thiel的医疗团队做到了,他们真的找到了符合“柏林病人”骨髓配型的捐献者,同时捐献者也携带得有delta 32突变得基因(这是一个奇迹,后面会说到为什么)。于是在一系列得治疗之后,“柏林病人”蒂莫西·雷·布朗被治愈了, 而且在3年多的追踪调查后,终于可以确信“艾滋病毒在这个病人的体内完全消失了”。

真有艾滋病可以被治愈?“柏林病人”,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遗憾:难以复制的治疗手段

“柏林病人”的痊愈虽然使得医学界为之振奋,但是这种治愈方法是难以重复的。首先,你得找到一个和患者骨髓配型相同的骨髓捐献者,然而非血缘关系的骨髓匹配成功率只有十万分之一 (另一说是二十万分之一);其次,这个和患者骨髓配型相符合的捐献者还得携带delta 32突变的CCR5基因,而这种基因只在少数白人身上才存在。

真有艾滋病可以被治愈?“柏林病人”,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普遍运用骨髓移植来治愈HIV的想法也并不实际,毕竟骨髓移植还是一个高风险的操作,不是每个人都像Timothy一样一样幸运,接受两次骨髓移植都能化险为夷。很多接受骨髓移植的病患在“清髓治疗”这一步,会并发各种致命性感染。如果有药物可以长期控制病情,谁也不会为了潜在的治愈可能而去承担高达50%的死亡风险。也不是每个人都像Timothy一样,有条件和资源找到配型合适且携带有Δ32突变的造血干细胞供者。

真有艾滋病可以被治愈?“柏林病人”,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不过“柏林病人”的案例确实给HIV感染者以及众多研究艾滋病的科学家带去了希望,同时也拓展了视野:一个曾经确诊即意味着死亡的绝症,因为"鸡尾酒疗法"的成功,变成了一个可以长期控制的慢性病。如今,第一个治愈病例逐渐为人们所熟知,也许下一个10年就会有更多治愈病例出现。科学的进步确实需要一定的巧合和机遇,若有足够的勇气,赢的几率很低,但偶尔,你还是能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真有艾滋病可以被治愈?“柏林病人”,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