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二例艾滋病人有救了!但一个人的好运就能代表所有艾滋病人被治愈?冷静一下吧

新民晚报记者 齐旭 杜雨敖

艾滋病,一个幽灵般地名字。

它由HIV病毒引起,这种病毒能攻陷人体免疫系统,进而使人体丧失免疫功能,直至死亡。

1981年6月,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了5例艾滋病病人的病例报告,这是世界上第一次有关艾滋病的正式记载。从那时起,人们就谈艾色变。

全球第二例艾滋病人有救了!但一个人的好运就能代表所有艾滋病人被治愈?冷静一下吧

HIV病毒

这么多年来,医疗人员一直在寻找攻克方法。

3月5日,英国《自然》杂志发表的一篇论文让全球艾滋病患者看到了希望。这篇论文说,一名被称为“伦敦病人”的艾滋病患者,经干细胞移植治疗后已18个月未检测到艾滋病病毒。这意味着继“柏林病人”之后,全球艾滋病被治愈的第二人可能要出现了。

全球第二例艾滋病人有救了!但一个人的好运就能代表所有艾滋病人被治愈?冷静一下吧

艾滋病毒生物学家,“伦敦病人”治疗小组负责人之一古普塔教授

“柏林病人”的名字叫蒂莫西·布朗。布朗同时患有艾滋病和白血病,2007年因为在柏林接受放射疗法和干细胞移植,两种疾病均消失被大家称为“柏林病人”。

两人治疗经历相似

“伦敦病人”是来自英国的一名男性患者,其身份未公开。论文显示他在2003年被查出感染艾滋病病毒,2012年开始接受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2012年晚些时候又被查出患霍奇金淋巴瘤。

研究人员说,2016年,该患者接受化学疗法和造血干细胞移植,16个月后其体内检测不到艾滋病病毒,便决定停止抗艾治疗。从那时起,“伦敦病人”已停药18个月。

按照路透社的说法,这是全球已知摆脱艾滋病病毒的第二名成年人。

迄今唯一公认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就是前面说的11年前的“柏林病人”。值得注意的是,两人接受干细胞移植治疗的一个共同点是,

干细胞捐赠者的CCR5受体出现一种罕见变异,可使人体对艾滋病病毒产生抵抗力。

全球第二例艾滋病人有救了!但一个人的好运就能代表所有艾滋病人被治愈?冷静一下吧

“柏林病人”蒂莫西·布朗。图据《科学》杂志

CCR5是艾滋病病毒攻击人体的一个主要入点。“通过利用类似疗法让第二名患者的病情得到缓解,我们证明‘柏林病人’并非异常个例,正是(干细胞移植)这种疗法清除了两人体内的艾滋病病毒。”领导研究的伦敦大学学院拉温德拉·格普塔教授在一份声明中说。

“‘伦敦病人’让人鼓舞,”未参与研究的英国帝国理工学院教授格雷厄姆·库克说,“如果能更好理解为什么这种疗法在一些病人中起作用而在另外一些人中不起作用,我们将更接近治愈艾滋病的终极目标。”

病毒休眠了还是被干掉了?

经过英国广播公司等主流媒体的报道,“伦敦病人”的故事一下子震惊了全世界。如此振奋人心的消息被认为是千万艾滋病患者的福音。

但研究人员到底还是很谨慎的。对外公布这一消息的格普塔教授说,现在说“伦敦病人”的艾滋病被治愈还为时尚早,最多只能说病情得到了控制。“伦敦病人”病例表明科学家有朝一日可能消除艾滋病,但不意味着已经找到攻克的方法。

尽管都接受了干细胞移植是两个艾滋病患者的共性,但究竟是移植过来的骨髓干细胞对HIV有抵抗力,关闭了HIV的入侵通道,让病毒进入了长期休眠状态,导致检测不出病毒;还是因为骨髓干细胞真的把HIV感染的细胞干掉了,科学家们还没有搞清楚。

重造免疫系统风险大于收益

其实,这种干细胞疗法也存在较大的风险。美国艾滋病病毒医学协会前会长迈克尔•扎格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目前,干细胞或骨髓移植常用于癌症治疗,但对健康人来说其风险尚属未知,因为它涉及利用强力药物和放射物摧毁人体原有的免疫系统,然后输入捐献者的骨髓,以重造一个新的免疫系统,这种疗法及其引发的并发症会提高死亡率。”干细胞移植疗法昂贵、复杂、有风险,不可能用于治疗所有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而且,捐赠者必须出自含抗艾滋病病毒基因突变的群体。这一群体人数稀少,大多是北欧人后裔。

目前比较流行的艾滋病“三联”疗法,也就是鸡尾酒疗法,已经极大提高了艾滋病患者的生存期。如果患者感染艾滋病病毒后能坚持规范治疗,生存期甚至能达到五六十年。

相信未来,人类科技会战胜越来越多疾病。

来源:新民晚报深海区工作室

编辑:李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全球第二例艾滋病人有救了!但一个人的好运就能代表所有艾滋病人被治愈?冷静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