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驰援|一个不小心“囤”了100万只口罩,她一个都没给自己留

青年报·青春上海记者 范彦萍

这个春节,虹口第八届青联委员、上海虹口区彩虹笔儿童康健发展中心执行主任王兰原本想要陪“二宝”复习功课。没想到,来自妈妈的一通让她多买些口罩的电话却彻底打乱了她的春节计划。

抱着为自家“囤”口罩的初衷,她开始积极地联络多方资源,没想到,一个不小心成了资源周转中枢,春节临近尾声,她多方周旋,为各地赢得了100万只口罩资源,自己却一个口罩也没买到。但她还是没闲着,“这两天我还在和国外供应商联系制作防护服的事。这些资源浪费了怪可惜的。”

上海驰援|一个不小心“囤”了100万只口罩,她一个都没给自己留

寻找到了100万只口罩资源,主动放弃50万只

王兰的妈妈是名急诊间医务人员,曾亲历过2003年的非典疫情,那一年王兰妈妈曾被派去嘉定的高速闸道口,参与一线检验检疫工作。春节前夕,王兰接到在安徽休养的妈妈的电话,提醒她疫情有些严重,建议家里多储备些口罩。

“起初,我不知道此次的新型冠状病毒有那么厉害。1月24日当天我去采购的时候发现无法买到口罩了。”于是,人脉甚广的王兰就在微信群发布了采购信息,希望能买到口罩。“当时有好几个人加我,我原以为他们是有口罩的,没想到他们也和我一样。”

眼看着武汉当地疫情爆发,王兰打算“自给自足”,她试图找到合适的供应商,为自己和群友们解决燃眉之急。但供应商的答复是若需采购,一次的量要很大。

彼时,恰好有江苏一个基金会联系到王兰,表示有款项要买救援物资,请求她帮忙联系供应商。一口应承下来的王兰忙碌到次日凌晨一两点,通过众多志愿者接力寻找资源,终于找到了一家符合资质的位于仙桃的供应商。

没过多久,王兰所在的社区提出辖区内的一家医院紧缺防护口罩。王兰又火速与医生接上头,并辗转联系到了上海市慈善基金会,解决资金问题。

“国内同时具备资质和产能的工厂太少了。当时有人要高价收购口罩,我们要保证货物的价格稳定,就需要谈判。我和企业动之以情,动之以理,希望他们生产100万口罩,优先保障基金会和一线医护人员的这笔订单,再考虑其他订单。”王兰透露说,要谈成这笔生意费了自己不少口舌,随时都可能有突发状态发生。对方提出要全额到款才能给付,既要保障生产环节,又要保障钱款到位。

经过沟通协商,这100万口罩,其中50万只给江苏的某基金会(其中一部分捐给武汉,一部分给当地),另外50万只口罩则打算捐给上海的两家医院、江浙沪匝道口警察、记协等。

口罩制造问题解决了,捐给谁,怎么捐,又成了摆在王兰和其他志愿者眼前的难题。当时武汉已经封城,车辆不能进出。物品捐赠必须要通过武汉红十字会,经该机构把关后再定向捐赠给医院。所有的运输车牌号要登记。于是,王兰连夜整理材料,证明是捐赠物资。并通过基金会对接上了武汉的统战部。

谁知在沟通过程中,意外又发生了。王兰告诉记者,自己起初并不知道仙桃属于湖北省,误以为是湖南的。只知道仙桃的供应商是有资质的,没有核对地理信息。在得知仙桃属于湖北省后,她当即决定以就近支持为主。“也就是说,上海这里放弃50万个口罩,我将工厂资源直接对接给湖北有关部门。”

她一个口罩都没为自己留下

在积极联系口罩事宜的过程中,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当时电视里播放了医生一天不敢脱防护服,也没有吃东西的报道。正好有一家企业提出要捐赠800袋水饺给武汉的医生。王兰排摸了一下,要捐赠速冻食品没那么容易,首当其冲的就是要解决冷藏和运输问题,其次武汉当地的医院因储藏条件不允许都无法接收这批水饺。经过协商,王兰联系到了武汉建委,了解到当地正在建造“小汤山”,施工队24小时连轴转。最后,800袋水饺运送到了工地,犒劳日夜挥汗劳作的工人们。

王兰告诉记者,其实除了口罩外,眼下,各大医院的防护服也奇缺。“既然因为口罩公益接触到了这些资源,就不要白白浪费了。”

很快她就通过会法文的志愿者联系到了欧洲的一家供应商。并在短短半小时内就找到了可以资助一万件防护服的慈善专项基金会。这几天,王兰一直在为这件事忙活。

“今天凌晨1:42分,我收到法国那边的回复说,这批产品质量有问题。如果有新货源会马上通知我们。今天下午,他们又称,不能承诺公司制造的防护服可以防护新型冠状病毒。但我们觉得有总比没有好。”王兰说。

看着妻子天天联系到深更半夜,老公笑她不务正业。“春节我本来要陪孩子复习功课的,现在这些事都交给老公了。年夜饭也没怎么吃。我手机一直充着电在打电话,今天已经是我手机第三次充电了。”王兰吐槽说,忙活了好几天,自己却一个口罩也没买到。“好失败,我们家的使命都没完成。”

但她却很开心,“在虹口青联的倡议下,目前还有很多志愿者加入到了此次的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公益行动中,呼吁大家合理合法,有序开展,把好事做好。”

青年报·青春上海记者 范彦萍

编辑:陆天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上海驰援|一个不小心“囤”了100万只口罩,她一个都没给自己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