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去探望了上海最小新冠病毒感染患儿

我们去探望了上海最小新冠病毒感染患儿

图说:上海首例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儿童在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收治 来源/萧君玮 摄

  久违的晴天让昨天午后的隔离病房洒满阳光。7岁的豆豆(化名)躺在病床上吃零食、看动画片,跟普通孩子没两样。很快,他发现门口有人在“偷看”他,豆豆没有害怕,向护士招了招手。

  他住在这里10天了,是上海首例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儿童,上海籍。连日来,病区的医生护士和医院领导无时无刻不在关注他的状况。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感染传染科主任曾玫说,患儿病情已平稳,但还处在排毒期,尚未达到出院标准。“虽是轻症,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

  “放心,把孩子交给我们”

  1月19日,豆豆妈妈带着他来就诊。豆豆爸爸有武汉暴露史,已经被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孩子又出现了发热、咳嗽症状,濒临崩溃的妈妈强打起精神,把儿子送来医院。“我们该怎么办?完了,我怕……”妈妈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这个家庭,因为这一场名叫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疾病而改变。“目前孩子情况还好,请放心,把孩子交给我们吧,我们会把孩子的病看好的!”曾玫已在一线奋战25年,她的一席话,让妈妈过度紧张的情绪有所缓解。

  曾玫心里早就做好了准备。医院前几天已进行全员培训,进入应急状态。感染传染科全体医护就是随时迎战的前线战士。在医院的协调下,传染病房很早腾出了负压病房,豆豆顺利住了进去。

  这里的门窗紧闭,不能随意进出。虽然对传染病有着丰富的处置经验,但面对这次的新型病毒,在还未完全清楚其特性的情况下,大家仍不敢放松警惕,接触患儿和采集呼吸道标本必须做好防护。

  第一批穿上防护服进入发热诊室和病房的是曾玫主任和住院总医师林怡翔,还有感染传染科护士长夏爱梅、护士张莹。来到陌生环境,又看到4个“全副武装”的人走进来,豆豆有些害怕。

我们去探望了上海最小新冠病毒感染患儿

图说: 医护人员穿上防护服进入发热门诊和病房 来源/萧君玮 摄

  曾玫需要立即对孩子进行病情评估和体格检查,还要采集孩子的呼吸道标本进行病毒检测。孩子需抽血化验,但看到抽血针头就大哭了起来。“别怕,这里很安全!我们是来帮你的!”听到医生护士这样说,孩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此时他突然认出,眼前的一位护士阿姨,就住在他同一个小区,两家的男孩还是玩伴。有了熟悉的护士阿姨在身边,豆豆放松了一些,破涕为笑:“阿姨好!”

  “孩子入院时没有肺炎,处于疾病早期的轻症阶段,治疗以对症为主,但需要警惕未来一周病情加重的可能性。”曾玫说,专家组医疗团队决定先给孩子口服药物,暂时不需要静脉注射用药,再根据疾病进展调整方案。

  不过度治疗,是曾玫多年管理患儿的工作原则。入院24小时以后,孩子体温就趋于正常,咳嗽没有加重。“在这例患儿身上,密切观察就是最好的办法。”曾玫是有底气的,源于她带的这支队伍非常“能打”,经历过手足口病、人感染H7N9禽流感、2009年流感大流行的考验,他们在实践中掌握了传染性疾病的规律,即便是面对新发传染病,也有信心处理好眼前的患儿。

  哄孩子,也要安抚家长

  密切观察,可并不是眼睛“看”那么简单。每天的值班医生护士,都对这个小患儿格外关注。“哪怕不进门,也要在玻璃窗外悄悄观察一下,除了治疗,还要关注安全。”护士长夏爱梅说。他们趁每次穿隔离服进病房喂药的机会,给豆豆送去饼干、糖果,还有iPad,豆豆也可以在里面看电视。后来几天,全副武装的“小白人”进入房间成了他每天最期待的时刻。叔叔阿姨们又来陪他了!

  孩子可以哄,难的是消除家长的恐惧。最初几天,豆豆妈妈每天提心吊胆。夏爱梅回忆道,妈妈曾趴在她的肩头大哭,医生护士安慰了三天,她才调整好情绪,第一次露出笑容。

  曾玫做儿科医生这么多年,她深知家长的心理。“沟通技巧很重要,同样是家属谈话,先说好的结局还是坏的结局,效果大不同。”她不喜欢直接把“最坏的结果”告诉家长,而是会婉转告知;同时想办法先说好的一面,给家长看到希望。

  “我们可以理解家长的恐惧。我家人也担心我,不过我是专业人员,要相信我!”夏爱梅说,护士们每半小时都要去看孩子一眼,穿隔离服进去的次数每天至少也要四五次。赢得了信任后,孩子很配合治疗,且乖巧听话。

  入院一周,孩子的情况比较稳定,心跳呼吸和肺部影像均没有异常。但鼻拭子标本病毒检测依然呈阳性,还需要隔离。曾玫对治疗效果有信心,她也知道,上海家长密切关注这名孩子的感染和治疗情况,治愈出院将会是一颗重磅“定心丸”。

  “家长不在,我们就是妈妈”

  在豆豆的隔壁,住着11岁的女孩,她也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患儿,她的姐姐从武汉回沪,不幸中招,28日已治愈出院。

  在负压病房,患儿的生活让人没少操心。洗澡、换衣,甚至买零食,护士们都尽量满足。“家长不在,我们就是妈妈!”夏爱梅已在这里工作12年,对照顾传染病孩子得心应手,特别体谅家长的心情和孩子的需求。

  她早早地打电话给营养科,“能不能给我们这里开开小灶?增加点营养,也增加点花样?”非常时期,也要给孩子们特殊的关怀。很快,饭菜翻起了花样,品种也更齐全了。过年期间,感染传染科的医护天天坚守岗位。医院相关部门发来了酸奶、饼干、蛋糕给他们加餐,可护士却转身送给了小朋友。

我们去探望了上海最小新冠病毒感染患儿

图说:医院发来的加餐,却被护士送给了小朋友 来源/萧君玮 摄

  这几天,曾玫和同事们异常忙碌。除了治疗,还要和院领导以及各个相关部门协商与沟通,确保负压病房的合理使用和运转,实时汇报患儿情况并进行随访。尽管每年过年都要坚守岗位,但今年显得特别“不一样”——整个医院举全院之力,投入抗击疫情的战斗中,他们更是奋战在最前线。

  现在,病区还有一些疑似病例等待排除。这部分病人最少要在医院住3天,等二次复核病毒核酸阴性才能走。不久前,有个婴儿呼吸道感染,因家中好几个长辈均有类似症状,外婆又刚从武汉回来,同样也出现了咳嗽发烧。曾玫高度警惕,很快就把孩子收进来。经检测,孩子流感抗体检测呈阳性,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呈阴性,两次复核后,被排除了。

  曾玫松了一口气,“虽然目前来看,孩子的感染率明显低于成人,但我们依然承担重大的责任,不能漏掉疑似病例,也不能过度诊疗,否则会造成医疗资源的浪费和患者的心理压力,更会引起社会恐慌。”新发传染病,有许多未知的因素,在她看来,不轻视、不畏惧,科学对待,才能打赢这场仗。

  记者走出病区的时候,这里依然静悄悄的,但那些平静背后,是不为人知的艰辛和忙碌。两例患儿的病情牵动人心,大家都在心里盼着这里尽快传来好消息。

  新民晚报记者 左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我们去探望了上海最小新冠病毒感染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