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急!口罩等医疗物资为何短缺?

告急!口罩等医疗物资为何短缺?

■本报见习记者 高雅丽 记者张思玮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发展,口罩、医用防护服等重要物资一直处于极度短缺状态。而根据工信部的最新消息,目前生产企业复工复产仅40%,扩大产能尚需时日。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口罩、医用防护服等医疗物资生产国和出口国,年产量占全球的50%。为何此次疫情暴发后,口罩和医用防护服等出现了如此大的缺口?

“这背后深层次的问题是我国在应急医疗物资储备、采购、物流、保障等方面存在不足。”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王丛虎表示。

是短板,缺乏联动

其实,自SARS之后,我国完善了突发事件应急管理体系,这其中包括各个单位不同层级的应急预案,当然也包括各种应急物资的储备体系。

2003年印发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指出,国务院有关部门和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应当根据突发事件应急预案的要求,保证应急设施、设备、救治药品和医疗器械等物资储备。随后,全国各地各部门纷纷根据《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制定相应的实施办法和应急储备预案。当然,各地各部门可以根据自身情况决定应急医疗物资储备的具体情况。

“但应急物资储备体制和机制一直是我们的短板,十几年来我们一直呼吁的部门协同联动机制和基层医疗机构应急物资及人员培训储备也没有很好落实。”南方医科大学卫生管理学院副教授王丽芝表示,我国应急医疗物资国家储备保障体系主要集中在重大自然灾害和突发疫情应急救援方面,但应急医疗物资的品种、数量、获得渠道以及应急保障经验等方面还存在一定不足。

比如,如何统筹整合中央和地方医药储备资源,如何加强中央地方之间、政府部门之间、军队地方之间联动,确保应急物资审批、生产、收储、调运和接收等环节运转高效。

按照我国相关法律政策的规定,应急医疗物资储备应有不同层面,如中央级、省级、市级以及各个医院的医疗物资储备等。此次武汉疫情发生后,中央医药储备就很快调用了医用防护服、医用手套等供应武汉,一定程度缓解了问题。

“但随着疫情的不断扩散,需求量不断增加,仅靠各级政府的物资储备远远不够,还要通过其他途径来解决。”王丛虎说。医疗物资品种复杂、种类繁多,我国对不同种类医用物资实施了不同采购和储备制度的改革创新。

比如,自2018年起,京津冀三地原卫生计生部门宣布首批六大类医疗耗材联合采购以来,三地已有800余家二级及以上公立医院同步实施联合采购,北京市120家医疗机构预计六类医用耗材采购价格平均下降15%以上,这种仿效药品采购的“联合招采”医疗物资采购方式也越来越多被其他地方效仿。

“不过,目前更多地方采取的还是‘招采分离’的方式,即统一招标,再由各个医院向中标的生产厂商或者经销商按照招标价格直接购买,由供货商直接配送。此外,也有不少地方,医疗物资的采购是由各个采购主体,即各个医院自行负责,实行分散采购方式。”王丛虎说。

有制度,关键在落实

在应急医疗物资储备方面,国外有哪些经验可借鉴?面对《中国科学报》的提问,王丛虎表示,为了应对和预防H5N1型禽流感在人与人之间可能的传播, 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在2007年4月核准了国际上首支人用H5N1型禽流感病毒疫苗的生产,但未批准疫苗上市,而是暂时纳入国家储备掌控,储量足够2000万人使用。

同时,美国的医疗物资储备供应主要分两种:一种叫做12小时到达紧急物资,主要储备在国家储备库中;一种是针对性紧急物质,可在24到36小时到达,一般通过合约储备于供应商处,这些物质储备每年需要联邦政府支出约5.8亿美元。

而日本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国家,不仅有完善的法律体系,还有种类繁多、储备充分的应急物资,当然还有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完善领导体制、全民动员和参与的应急体系。

对此,王丽芝认为,我国在物流方面可以借鉴美国经验,不断增加物资存储点和配发中心,通过有偿方式提高24小时应急空运和陆运能力,进一步建立健全应急医疗物资国家物流体系和军民共享机制,充分发挥军队在应急保障方面的各种资源优势。除了国家储备物资外,加强生产供货商管控物资和合同型供货商管控物资,前者所有权归国家,由供货商代为存储和管理,可以避免物资过期导致浪费;后者所有权和管理权归供货商,国家需要时享有合同采购权。

不过,在王丛虎看来,我国现有应急医疗物资储备的制度体系已经基本完备,关键是如何落实。“本次疫情的发生,让社会各界认识到医疗物资储备的重要性,应该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同时建立起严格的医疗物资储备监督检查体系,以确保医疗物资储备充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告急!口罩等医疗物资为何短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