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日记」ICU医生:我和护士长吵了一架,大哭一场

「武汉日记」ICU医生:我和护士长吵了一架,大哭一场

讲述人:武汉市某三甲医院急诊重症监护室 主治医师 叶新

从1月11日起,我这个病区腾空,专门收治肺炎的重症病人。我们每间隔4天,上24小时班,我刚刚下班。

我们重症监护室一共11张床,住了6个病人。昨天死了一个,又进来一个。很早就有要求,每张床间隔是一米,但不可能达到。重症室就两个医生管,大年初一我也在上班,我们没有年没有节,这倒没啥,从ICU建立到现在就是这个模式。

现在特殊在于,进去就要穿防护服,在里面待四个小时就是极限。戴上N95口罩、面罩,防护衣一穿,你看都看不清了。另一个特殊情况是,我不能见家属,家属也是易感(染)人群,有可能携带病毒,所以我们都是电话沟通病情。

家属也很能理解我们,因为大部分的家属都发病了。我跟家属说,第一要居家隔离,如果有发热的情况要进入发热门诊,该治疗治疗,该住院住院。

进了ICU的人,(病情)进展都很快。从疫情开始到现在,我们病房死了三个。我感受最深的是,病人死了以后,家属不能见面。这是乙类传染病,甲级预防,尸体要经过特殊处理。家属就在外面哭,大哭,即使这样都还很配合,我们也很伤心。家属不能做临终告别,这对于至亲来说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

现在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即使像我们这么大的医院,都缺防护的设备。昨天我们还可以领到设备,今天告诉我们领不到了,什么时候能领到不知道。前天我们收到了美国寄回来的口罩,还在用。但最缺的是防护服,最多还可以坚持两天。防护服是一次性的,我从病区出来就不能再穿了。眼罩(护目镜)反复消毒了一直用,但这是存在风险的。

我不上班的时候,就是在募集防护物资。我每天在家里就做这个事,说得实在一点,只有自己把自己照顾好了,后面才有路走。遇到最大的困难就是物流,我们有一些资源,但毕竟是民间,哪有这么大的力量。还有,现在医院收到的捐赠物资,很多其实是不符合标准的,人家送来了一片好心,但我们不能用,很头疼啊。

我妈是退休的护士长,先生是肿瘤科的大夫,他们科一样有感染的病人,都能理解。但孩子放假在家,也没地方可去,他被感染怎么办?我们只有多洗澡,在科室洗澡,另外一个地方再洗澡,把脱下来衣服放在外面,再回家。没办法隔离。

当初我有同学建议,给我们在医院旁边的酒店包几间房,我们医院一个小护士的先生,在医院附近有一家酒店,可以免费提供给我们入住。但我说那不行。很现实。我们所有的医护人员都是易感(染)人群,两个人一间房,还来自于不同的科室,相互之间怎么防护?而且我不能保证我自己不传染给公众,不能害了别人。

我离医院比较近,可以走路上班,但还有其他住很远的同事。今天早上有两个同事是开车来的,他们说,那我要来上班,要扣就扣吧。

我先生的科室也受影响了。有阳性的患者,就会有阳性的医护人员,已经尽量在隔离了,但很困难。空间是有限的,能隔离到哪里去呢?我觉得居家隔离是最理想的办法,但没有交通工具就达不到这个条件。

我已经感冒9天了,现在差不多快好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即使是感染了也就是轻症,因为病毒感染的高发期是一周,如果没有其他的并发症状,就是好了,会产生抗体。

这几天来了许多救援的医生,他们去了一线的定点医院,这些医院比我们医院条件还要差很多,他们去了,起码他们带去了人、带去了防护,把已经完全负荷不了的地方(的人)置换出来。

我参加工作二十多年了,没怎么跟同事红过脸。这次疫情发生以后,我跟护士长吵过一架,也大哭过一场。我相信最后一定会解决的,需要多久我不知道。我只想把我该说的话说出来,该做的事做好,这就够了。

上观新闻正在征集抗击疫情新闻线索。

无论您是患者、家属、一线工作者,还是身处武汉及周边的普通市民,如果您有关于这次疫情的故事、见闻,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如下:

记者 肖书瑶 微信/电话 15201920158

记者 王 潇 微信/电话 15216704513

记者 杨书源 微信/电话15216825039

记者 张凌云 微信 rtclouds 电话 13585695928

记者 殷梦昊 微信/电话 13162822376

记者 王 倩 微信/电话 15620692605

记者 雷册渊 微信/电话 15900859665

记者 李楚悦 微信/电话 18801794272

记者 郑子愚 微信/电话 15800910823

记者 李彤彤 微信/电话 13857726992

记者 脱崟 微信/电话 17801077237

记者 胡雨松 微信/电话 18801939657

编辑邮箱:zaifei@jfdaily.com (来信请注明联系方式)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尤莼洁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笪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武汉日记」ICU医生:我和护士长吵了一架,大哭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