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纵火案950天后,林生斌捐了5000个口罩

善意不会停下。

黎明总会到来。

保姆纵火案950天后,林生斌捐了5000个口罩

大灾之下,人类的悲欢总算相通。

我们悲悯着同胞的悲苦,同情武汉的遭遇。

许多人驰援湖北。

许多人捐款捐物。

1月28日,一个名字出现在捐赠清单上:林生斌。

保姆纵火案950天后,林生斌捐了5000个口罩

捐赠5000个口罩,价值9万。然后,他的名字上了热搜。

林生斌是谁?

杭州保姆纵火案受害者一家的父亲。

那是2017年最大的悲剧。在那场火灾中,他的妻子、三个孩子全部离开。

保姆纵火案950天后,林生斌捐了5000个口罩

保姆纵火案950天后,林生斌捐了5000个口罩

这不是意外,而是人为。

当天,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分局发布消息:

经公安机关调查,明确为放火案件。该户保姆莫焕晶有重大作案嫌疑,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可一切都晚了。

一个年轻的妻子,三个年幼的孩子,因抢救无效,沉痛离开。

保姆纵火案950天后,林生斌捐了5000个口罩

3个孩子,大的不过11岁,最小的才6岁。

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还不懂得人间之恶,就被烈火吞噬了生命。

保姆纵火案950天后,林生斌捐了5000个口罩

父亲痛不欲生,举着孩子的照片,跪在地上惨烈地嚎哭。

声音凄厉,涕泪横流。

围观者无不潸然。

保姆纵火案950天后,林生斌捐了5000个口罩

很久以后,林生斌接受访谈,说,出事那天,他不在妻儿身边。

当他从广州飞回杭州,在医院的冰柜里看到已故的妻儿。

保姆纵火案950天后,林生斌捐了5000个口罩

他抱着妻子哭。

不知是神迹,还是巧合。他已经故去的妻子,眼泪竟流了下来。

保姆纵火案950天后,林生斌捐了5000个口罩

他以为她没走,一直使劲叫她的名字。

但妻子确实已经走了。

他几度欲随他们而去。但终究没有走,他还要为妻儿讨回公道。

2018年,莫焕晶被判处死刑。

林爸爸在微博上说:“罪有应得。尚未审判的那些,也在路上了。”

保姆纵火案950天后,林生斌捐了5000个口罩

看得人感慨万千。

这个不幸的男人,带着已故妻儿的冤屈,一直在死磕,一直要一个说法。

“为什么?”

他要真相。要事实。更要“善恶有报,因果报应”的人间公道。

后来,纵火者,终自焚。

杀人者,终偿命。

可提早离开的家人,再也不会回家。

从此,他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就像他在微博里说的:“你们陪了我一程,我念了一生。”

他见到美景,说:“秋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他一闭上眼,就梦见他们,醒来时悲伤无比。“你又可曾来过我的梦里,一定是你来时太小心,知道我睡得轻......”

保姆纵火案950天后,林生斌捐了5000个口罩

妻儿离去的那半年,他说自己“生不如死”。

保姆纵火案950天后,林生斌捐了5000个口罩

他多次躺在医院的急救室中,胸闷,透不过气。

他千方百计地,想与妻儿对话。甚至找过灵媒,想见到他们的身影。哪怕只是幻觉。

他觉得万家灯火,都是“一个个家”,但属于他的,是深不见底的孤独,和不时涌来的心碎。

他站在人群中哑口无言。

他总是做梦。

他在每年的2月14日,买来花,对着已经离去的人,说:“小贞,情人节快乐。”

2018年,他出了家,在江西云居山成为皈依弟子。有一回,他在瀑布前摔了一跤,身体多处骨折。

他忍着身心剧痛,说:“我的余生开始了......”

可这样的余生,如同一座坟,住着已亡人。他说,我不想遗忘。

公号@8字路口采访过他,他说,有人曾建议他看心理医生。

他拒绝了。

因为他知道,心理医生的治疗,一定会让他忘却。他怕“时间越来越瘦,回忆会越来越模糊。”

他在妻儿离开的次年春天,去了纹身店,将妻子、孩子的头像都纹在身上。

保姆纵火案950天后,林生斌捐了5000个口罩

纹身叫“守护天使”。

这幅刺青是极大的工程,面积大,时间长。20小时以后,他痛得一身是汗。但妻子与孩子与他生死不离。

他说,从此以后,“无论你们在哪里,吹过我的风,都会替我拥抱你们。”

他说,“江湖未止,我们,后会有期。”

保姆纵火案950天后,林生斌捐了5000个口罩

莫焕晶死刑以后,他背着他们(刺青),走了很多地方。

保姆纵火案950天后,林生斌捐了5000个口罩

他说,“我带你们去走,去看。”

他去了日本,去了澳洲,去尝试高空跳伞,去遇见良人与美景。

他说想买一个房子,远离浮华,只有寻常烟火,安宁生活。因为这是妻子生前最大的愿望,他就努力去实现。

至亲离开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他像经历地震,生活塌陷下去,黑暗下去,成了一个巨大的深渊。

深渊里,他午夜梦回,“游离在半梦半醒之间。每次惊醒,孤独感迎面扑来,一片苍凉。”

但他没有放弃生活。

没有因为失去妻儿,变成弗兰肯斯坦一样的怪人。

他拜佛、念经,遇见任何人与事,都满怀恩慈,视作缘分。

看到贫苦的孩子,他无偿帮助。

后来重新开店,将自己店铺的10%价款,都捐给贫困地区。

2017年,曾经有人谣传他要“一个孩子赔一亿”,他回应说:“绝没有提过类似要求。”

相反,他一直在给予。

他说:人生无常,择善而行。

四川九寨沟地震,他捐款5万,和2000件衣服。

他联合好友,发起设立“潼臻一生”公益基金,用于提升中国高层住宅防火减灾水平。

保姆纵火案950天后,林生斌捐了5000个口罩

他一直站立着,用自己的力量,继续行善,也推动善。

2020年,中国爆发新型肺炎,他一直在筹款筹物,捐出5000个口罩,价值90000元。

噩梦已去,大爱仍在。

在悲剧开始时,我们说:林爸爸真可怜。

可是后来,我们说:林爸爸真伟大。

恰如《新京报》说,譬如一灯,灼于暗室;譬如微风,点燃荒野。

于是他自己,活成慈悲本身。

人间太多苦难,我们无法规避,也无法解决。但不是随波逐流的理由。

恶有时会占据上风,灾难有时笼罩人世,但不是堕落的借口。

因为做一个好人,是你与良知的承诺。

当年,亚历山大遇见第欧根尼,前者说:“我是大帝亚历山大,你有求于我吗?”

哲学家说:“请别挡住我的阳光!”

权贵当前,金钱当前,灾难当前,黑暗当前,疫情当前,生离死别当前,噩梦当前......不要挡住阳光!

2018年7月,林生斌说:极夜总会过去。

8月,林生斌说:雨过总会天晴。

作者:周冲

保姆纵火案950天后,林生斌捐了5000个口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保姆纵火案950天后,林生斌捐了5000个口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