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喜剧人》第六季挖掘喜剧人才探索喜剧新形式

《欢乐喜剧人》第六季挖掘喜剧人才探索喜剧新形式

图说:《欢乐喜剧人》第六季现场 官方图

春节前几天,白凯南为了《欢乐喜剧人》第六季的节目,在录影棚里一直排练到早上6点。“如今,国内几乎所有大家耳熟能详的笑星都曾在节目的录制中看到早上的太阳,岳云鹏、沈腾……他们每次回忆起参加这个节目的经历,都觉得太难了,甚至有些害怕了。”《欢乐喜剧人》第六季总导演施嘉宁说,“到了第六季,最难的还是喜剧人才的发掘。喜剧人才没有专业的学院培养,需要时间在和观众互动中成长,还要保持旺盛的创作精力。我们希望让这个舞台成为孵化喜剧人才的基地,让笑声不停。”

《欢乐喜剧人》第六季挖掘喜剧人才探索喜剧新形式

图说:《欢乐喜剧人》第六季现场 官方图

推成出新,四方招才

昨晚,《欢乐喜剧人》第六季在东方卫视播出,和从前岳云鹏、沈腾、贾玲……一群喜剧大咖云集不同,这一季,十八组首发选手创下节目开播以来首发人数之最,国内外喜剧人才同台比拼各展风采。

纵观十八组首发阵容中,他们中包括青年相声代表:孟鹤堂、周九良,烧饼、曹鹤阳等等;人气小品演员:白凯南,郭阳、郭亮等等;喜剧星二代:巩天阔、潘阳;影视喜剧人:卢正雨,来喜、林一霆;默剧魔法师张霜剑;青春派喜剧人刘洋、高颖等也将前所未有的喜剧形式带到舞台……甚至还有来自波兰的公平竞争组合、艾杰西等国外喜剧人的新鲜血液汇入。

“喜剧人才是需要在实践中成长的,喜剧人的青黄不接不仅是我们节目遇到的问题,也是几大喜剧团体共同的问题。”施嘉宁说,“今年我们也找了一些网络上的红人来到这个节目,不过,虽然他们搞笑功力很强,但一直是对着手机表演,在舞台上表演又是另一回事。喜剧人与电视人在传播经验上的有所区别,喜剧人往往只是面对几百人的剧场观众,电视人更加需要兼顾大众审美、保证传播效果。”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要能在《欢乐喜剧人》这个电视舞台上走到最后如此艰难的原因,有一年贾冰连续12期拼杀,拿了冠军之后,跪地亲吻舞台,回家后大病一场。因此第六季节目为了不再局限于那些已经功成名就的喜剧人,而是把舞台交给了更加年轻,更加有活力,更加有喜剧抱负的喜剧人,胜负其实不再重要,在交流和竞争中,用一片舞台让中国的喜剧人才辈出。

《欢乐喜剧人》第六季挖掘喜剧人才探索喜剧新形式

图说:《欢乐喜剧人》第六季现场 官方图

全新模式,笑不能停

6年前,《欢乐喜剧人》从无到有,成了电视喜剧节目的“爆款”。可是,一档综艺节目到了第六季,观众免不了会有些审美疲劳。不过话说回来,放眼全球,从近邻日本、韩国再到欧美国家,电视综艺节目中最长寿的节目往往是喜剧节目。喜剧节目一旦形成品牌、一旦形成效应,它便将是一个长久参与到国民生活之中的文化活动,参与到国民喜剧品味的同步增长。唯有坚持和突破,才能让笑声不停。

“事实上,我们无法在世界范围内成熟的喜剧模式中,找到可以与中国喜剧节无缝接驳的参考先例。”施嘉宁和他的团队们这些年也是在摸着石头过河。这一季为了突破,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播出时间上的选择,节目开播适逢新春佳节,“希望观众等到大年初二晚上打开电视,一片欢笑,才是真正的过年。”

为了保证“笑果”新一季升级版的赛制使每个晋级名额都宝贵至极,选手稍不留神即抱憾淘汰,场场都是生死存亡之时,激发着喜剧人全力以赴。在喜剧形式上除了保留传统相声、小品等经典喜剧形式的基础上,还融入了最新鲜最年轻的新喜剧形式,将传统经典与流行元素强强结合。值得一提是,本季全新打造的舞台,将现场摄像机隐藏到观众的视线之外,使观众全身心沉浸在选手的表演中。此外,演员表演的空间也延伸到观众席中,让演员与观众的互动更加直接紧密,并使两者的互动成为演出的一部分融入到作品当中。

是的,从台前的演员到幕后的导演,都太难了。一切的努力和改变,只为笑声不停。希望它如观众所愿,成为比肩国际喜剧节目的长寿电视节目品牌,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新民晚报记者 吴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欢乐喜剧人》第六季挖掘喜剧人才探索喜剧新形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