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中,他们用奔波守护武汉

“封城”中的武汉,骤然慢下了脚步。

空旷的街头上,“外卖小哥”和“快递小哥”成为了主角。很多“小哥”或许还没有意识到这样一个事实:对于这座城市,他们变得空前重要,他们用在大街小巷的奔波,成为守护武汉的一份子。

1月29日,饿了么武汉徐东石化小区站点副站长陈业莉接到一个通知,要组成一支配送队,连续给8公里外的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送餐——那里是抗击疫情的最前线。

陈业莉在骑手微信群里问谁能去。几分钟后,站点里身在武汉的12名骑手全都报了名。

“封城”中,他们用奔波守护武汉

图为饿了么骑手团队进到中南医院送餐。本报记者 袁勇摄

按照计划,每次送餐由6人组成一队,集体出动,去快餐店取150份餐后,送到医院。这是一趟不计报酬的志愿行动——不收取医院配送费,风险和成本则高得多。

相比于普通配送,他们要格外遵守队伍的卫生纪录。出发前,队长林玉良会反复强调卫生注意事项,配送完成后,还要带领他们更换口罩,给每个人喷洒消毒喷雾。

为了能参加配送,19岁的肖燕武当了一回“逆子”。疫情发生后,他的父母要求他辞职呆在家里,他拒绝了。

肖燕武曾在抖音上看到一个医生为了救人,两天两夜没休息,最后累倒了,深受触动,“医生都为武汉拼成这样了,我做不了别的,给他们送饭总是可以的吧!”

肖燕武喜欢这份工作,在这个特殊时期,这种感情与日俱增。

“封城”中,他们用奔波守护武汉

图为京东外卖员张昊在居民区配送快递。本报记者 袁勇摄

“做外卖员能够遇上很多惊喜,比如夏天会有顾客给我送出一杯水喝,最近还有顾客给我送口罩,你知道现在口罩多宝贵吧。”肖燕武看了记者一眼,继续说,“你能感受到那种人性的温暖,让我觉得自己为武汉做的贡献得到了认可,很有满足感。”

处在救治一线的中南医院成为所有周边快递点的业务中心。疫情爆发后,来自全国各地的医疗物资源源不断被寄到武汉,促成了武汉快递量的大幅增长。

距离中南医院2公里的顺丰速运武汉武昌车家岭街营业点,仓库里堆满了各地捐赠给中南医院的口罩、消毒液、护目镜等医疗物资。很多订单都没有注明准确的收件人,而是写着“请交给医院医务人员” “中南医院的白衣天使们收”。有的订单还写下了留言:“能为你们做的不多,请你们保重,你们辛苦了!”

“封城”中,他们用奔波守护武汉

图为顺丰速运武汉武昌车家岭街营业点,医疗物资准备发往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支援抗击疫情。本报记者 袁勇摄

为了给医院配送货物,京东快递员张昊最近穿上了防护服。近几天,因为疫情而导致的工作变化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张昊原计划春节后错峰休假回家,封城让他的计划成为泡影。春节前后,随着疫情蔓延,快递数量陡增。已经离开武汉的快递员无法返回,配送任务压在了留下的快递员身上。

“人少了一半,活多了不止一倍,非常累。”张昊说。

大年二十九那天,张昊收到通知,武汉全城有10万单口罩需要派送,他们要全力以赴优先派送这些物品。第二天,站点的配送员们6点半就开工了,一直送到晚上8点左右才送完。此后,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好几天。

疲惫之余,张昊也在这一过程中感受到了一种职业满足感。“十个快递里七八个都是口罩和消毒液,都是大家急需的东西,把快递送到后,能感觉到对方格外开心。”

张昊家在孝感,那里的疫情也很严峻。平时,张昊会在每天晚上下班后跟家人视频一两个小时,给女儿讲讲故事。

大年三十那天,他太忙了,就没顾上女儿。送完快递后,女儿给他的微信上发了很多可爱的生气表情包。

“照现在的情况,短期内可能是回不去,就安心在这工作,给武汉做一点贡献吧。”张昊说,“但是等疫情一过去,第一件事就是回家看女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封城”中,他们用奔波守护武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