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北收费站收费员:微笑也是一门技术活

贵阳北收费站收费员:微笑也是一门技术活(大家很少注意到,当汽车离开时,收费员还会微笑目送。)

“您好,请拿卡!”秦祥笑着跟司机打招呼。这个24岁的大男孩笑起来很好看,嘴角扬起,刚好露出上面一排牙齿,两只酒窝恰到好处地嵌在嘴角上方。但是车内的人似乎并没有心情欣赏这样的微笑,男司机眉头微蹙,斜着眼瞟着秦祥;副驾驶的女乘客低着头玩着手机。抬杆一起,车子轰地一下就呼啸而去,而秦祥仍要保持微笑目送车子远去。

秦祥是贵阳北收费站的一名收费员。上半身转体90度、举手示意停车、微笑、问好、收费或者发卡、送别……坐在一间只有2平方米的小亭子里,这一套动作,每天要重复800到1000次。这样的工作难免无聊,但在收费班组班长袁俪文看来,“每天能迎送1000辆左右的车辆,习惯就好了。”她入行十年,早已学会了如何跟无聊和寂寞打交道。

贵阳北收费站收费员:微笑也是一门技术活(收费员每天伸手上千次,一天下来常常手臂都抬不起来。)

微笑也是一门技术活

做了收费站的收费员后,秦祥才知道,原来微笑也是一门技术活。“嘴不能咧开太大,也不能太小,要刚好露出上面的一排牙齿。而且要发自内心的笑,不能皮笑肉不笑。”

刚刚入职那会儿,秦祥不太会笑。不是嘴角翘起的角度不对,就是笑累了下意识就不笑了。这样的时候,巡视的督导就会过来提醒,“笑,要微笑。”为了训练微笑,每次换班,秦祥都要跑到监控室看自己在岗时候笑得怎么样,揣摩“嘴是不是要再咧开一点才好看。”

有时候,笑容坚持了7个小时,下班换衣服时对着更衣室的镜子一照才发现,笑容已经完全僵在脸上了,必须用手按摩才能使表情恢复正常。

微笑熟练了以后,秦祥笑得很好看。如果是在平时,这样的笑容多半会让迎面而来的陌生姑娘心头一甜。但是在收费站,却很少有人在意这样的微笑,甚至有人觉得这样一套流程耽误时间。对于匆匆过路的车辆来说,秦祥和他的同事们,只是收费站的收费“机器”,大多数人无暇顾及收费员的问候和微笑。

不过,对于收费员来讲,并不能因为很少有人回应就不笑了,“如果你不笑、不目送的话,来往司机就会觉得不对劲。本来长途驾驶就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如果还看到收费员板着一张脸,肯定会不高兴。”袁俪文认为,微笑和目送是收费员送给司机们的好心情。

贵阳北收费站收费员:微笑也是一门技术活(入行十年的袁俪文指导新来的工作人员动作规范。)

学会与枯燥无聊相处

收费亭只有2平方米左右大小,几乎只能容下一个人。在这样的空间里,秦祥常常一坐就是两三个小时,等到有流动班组来换人,才能休息几十分钟。

坐在亭子里,接待路过的车辆时,微笑、转身、抬手打招呼、问候您好、收费退款、目送离开……这一套流程,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少。手机等娱乐设备是严禁带入岗亭的,为了防辐射而摆在每个岗亭桌子上的一盆小小的仙人掌,可能是这个空间里除了收费员之外唯一的生物。不过,秦祥和他的同事们通常都没时间顾及这个“伙伴”,因为只要坐进亭子,他们就要不停地发卡或者收费。

袁俪文介绍,贵阳北站是目前全贵州省车流量最大的一个收费站。“一个白天,差不多有1000多辆车单向通过。”这也意味着,秦祥和他的同事们,在一个工作时段内,几乎要不停的重复发卡或者收费的流程1000遍。时间长了,大部分收费员都会有腰或者颈椎的问题。

此外,他们还要忍受过往车辆的尾气和噪音。“尤其是大车,噪音比较大,晚上有大车过来,直接晃得人睁不开眼。不过这几年情况好多了,因为站里的岗亭经过特殊设计,可以减少噪音和尾气。”袁俪文说。

刚入行的时候,袁俪文也觉得这个工作未免太枯燥无聊了些,但是时间久了,她也慢慢学会了如何与枯燥无聊相处。比如她会观察司机,不一样的司机,总有不同的表情。货车司机总是满脸疲惫,他们的肤色要比小车司机黑一些;有些司机神色匆匆,还没抬杆就发动汽车;也偶尔有温文尔雅的人,会对收费员点头微笑,甚至回应一句,“你好。”

工作这么多年,坐在小亭子里,袁俪文也算阅人无数了,“这也是一种特殊的人生阅历吧!有哪个行业能像我们这样见过这么多人,对这么多人都微笑问过‘您好’呢?”

贵阳北收费站收费员:微笑也是一门技术活(收费站每天在这个小亭子里工作8个小时,工作乏味却责任不小。)

平淡中也有小插曲

尽管收费员工作的大部分时间是在不断地重复同一套动作。但是,在这样的平淡中也会不时出现一些小插曲。

不久前的一天,收费站来了一位外国人求助,但是工作人员的英语都不是很好,“找了好几个人都没办法流畅地跟他沟通,比划了半天,他着急我们也着急。”袁俪文说。情急之下,有人想到可以用手机上的翻译软件来沟通。于是,借助软件,工作人员输入一句中文,点击翻译,拿给外国人看;外国人再输入英文,点击翻译,拿给工作人员看。

“这样的情形想起来有点搞笑。”袁俪文说,通过这种方式他们才弄明白,原来这位外国人是跟朋友来贵州旅游的,路过收费站时,大家下车上洗手间,但后来朋友们先走了,都没有注意到他还没上车。于是,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被落下的外国人终于联系上自己的朋友,得知朋友已经到达遵义。工作人员最终帮助外国人找了一辆去遵义的顺风车,带他去遵义和朋友汇合。

袁俪文还说,在她刚入行的时候,甚至参与配合过警方缉拿犯罪嫌疑人。她回忆,当晚有十几个警察埋伏在收费站周围,有便衣警察来要求收费员配合抓人。收费站只留下一个通道,虽然当时袁俪文不在这个通道收费,但即便是坐在隔壁收费亭,她也能感到外面气氛的紧张。“心扑通扑通跳,手心冒汗。”不久后,一辆便衣警察的车在通道佯装缴费,堵住了通道,嫌疑犯的车随后跟着进入通道。这时,埋伏在周围的便衣警察一拥而上,控制住了嫌疑车辆。

“很惊险。”回忆起多年前的那个夜晚,袁俪文仍觉得惊心动魄。在她看来,这样的场景,人生中经历过一回就算刺激了。“还是平淡安稳过生活最好。”她说,平淡有什么不好呢?就像大部分人的生活那样,简简单单。

(文/记者 李盈 图/记者 刘婷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贵阳北收费站收费员:微笑也是一门技术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