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以外的“重疫区”,为什么是温州?| 关注

每经记者:黄名扬 每经编辑:杨欢

湖北以外的“重疫区”,为什么是温州?| 关注

图片来源:摄图网

武汉,位于中国“九省通衢”的心脏位置;温州,地处东南沿海省份浙江内部,“最沿海”的地级市。一西一东,直线距离近900公里,开车需要12个小时,动车也要耗时7小时。

然而相距甚远的两个城市,却被疫情地图“意外”掀开了“亲密关系”的一角。

1月30日之前,温州市累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数排入全国城市前五,仅次于武汉、黄冈、孝感、荆门湖北四市。

过去两天,温州的新增病例数量趋缓。

根据温州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1月31日0-24时,温州市报告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14例。截至1月31日24时,温州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241例。

在同时间段,温州疫情严重程度落至全国第9。但需要指出的是,排在前面的8个都是湖北城市,温州依旧是湖北省外确诊病例数最多的地级市。

为什么与武汉相隔千里,温州的疫情会如此严重?

01

湖北以外的“重疫区”

大年二十九(1月23日),先于湖北,浙江和广东两省一前一后,率先宣布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当时也许很多人都没想到,在如今的疫情地图上,两省会成为湖北之外情况最严重的两个区域。

湖北以外的“重疫区”,为什么是温州?| 关注

根据国家卫建委消息,截至1月31日24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最新情况,共收到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1791例(江西省、陕西省、甘肃省各核减1例),现有重症病例1795例,累计死亡病例259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243例,共有疑似病例17988例。

其中,浙江省599例,是除湖北外确诊病例数第二多的省份,超过与湖北接壤的河南和湖南,以及人口大省广东。

再展开浙江省内列表,温州的疫情最为严重,确诊病例241例。这一数据,远远高于浙江其他地级市,与省内二、三、四位尚未破百的杭州、台州、宁波三市总和相近。

不仅如此,放眼全国,除武汉、黄冈、孝感、襄阳、随州、荆州、宜昌、荆门8个湖北城市,也再无其他城市与其相当。

一个好的信号是,浙江和温州的新增确诊病例,正在逐渐趋缓。

经过连日的攀升,1月30日浙江和温州的新增确诊数,都较前一日首次出现了下降;1月31日,下降趋势更加明显。此外,之前每日新增病例数,都占到浙江全省近一半的温州,在今日公布的最新数据中,占比已下降至2成左右。

湖北以外的“重疫区”,为什么是温州?| 关注湖北以外的“重疫区”,为什么是温州?| 关注

02

温州人的“第二故乡”

按照温州市副市长汤筱疏的说法,“温州市疫情防控工作启动比较早,1月初已启动疫情监测工作”。响应如此迅速,为何温州仍然成了湖北之外,疫情最严重的城市?

根据温州市政府披露的数据,确诊病例主要是武汉返回温州的人员。1月28日,有武汉外出史或旅游史的新增病例数,占到当天新增总数的近四分之三;1月29日,这一比例仍高达63.8%左右。

实际上,温州800万人口,近3成都在外经商。其中,在武汉的温商及家属,到2017年就已有17万之多。而根据汤筱疏提供的最新数据,目前再加上在武汉就学的人,总数已达到18万人左右。

武汉,因此成了温州之外,温州人数最多的城市,甚至被称为“温州人的第二故乡”。

温州商人偏爱武汉的原因众多。根据当地媒体的报道,随着东南沿海城市的劳动力、土地等成本急剧上升,电力紧缺,武汉成了制造业理想的“落脚点”之一:

“九省通衢”的地理交通优势、千万人口级别的消费市场,以及汇聚百万大学生的科教、人力资源优势,都成为众多温商眼中创富的“金矿”。

发展到后来,武汉的3000余家温商企业,已遍布当地商贸、物流、机电、服装、金融等众多领域,带动了近百万人就业。在武汉的汉正街小商品市场、汉口北批发市场,温商占比超过三分之一;在武汉机电、印刷等行业,温商的市场份额更是超过了7成。

到2017年,武汉温州商会粗略统计,武汉人系的皮带、穿的皮鞋,十件有九件都来自温州;家装必需的开关插座、拉手洁具等,来自温州的比例也已高达6成。

正因如此,武汉曾主动提出,“要努力把武汉,打造成为海内外温商在中国中西部集聚发展的‘大本营’”——两座城市的渊源,由此可见一斑。

03

关键是控好“入口”

在外习惯抱团经商,在内则喜欢抱团吃酒。

家乡在温州的陈东升指出,温州人的血缘、亲缘、地缘观念特别强,讲究衣锦还乡、光宗耀祖。“每年春节,在全国乃至全世界谋生创业的温州乡亲,总要走归与亲人团聚。通往温州的高速公路上,可看到全国各地车牌。温州城乡,俨然成了全国各地车牌博览会”。

今年,当疫情叠加春运,在外经商的温州人,纷纷从“第二故乡”武汉返回家乡,当地疫情防控自然难度陡增。

数据显示,武汉“封城”后,1月23日至27日5天内,仍有1.88万人从湖北进入温州,平均每天3600多人进入。

对此,1月28日,温州市疫情防控专家组组长、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曾士典,在接受温州日报采访时坦言,“这几天还是有不少湖北人或温州在湖北的人员,采取迂回途径返温,防控形势依然十分严峻”。

次日,汤筱疏也表示,当地源头阻断任务很重,“前期我们虽然通过商会等渠道,动员暂不返温,但仍累计排查出武汉及周边重点地区返温人员约3.3万人。所以现在温州发病曲线,和回温人员的高潮是成正比的。”

“动员”效果不佳,温州选择加大动作力度。

从1月28日晚,温州已关闭54个高速公路进出口中的14个出口。值得注意的是,当地专门强调,“只是临时关闭了部分进入温州、流量较小的高速出口(下高速),高速进口(上高速)仍正常通行”。言下之意,主要是针对“回温州”的人群。

1月29日,汤筱疏称将会“全面排查”。具体而言,即开展区域内地毯式排查,严控机场、码头、火车站、客运站、高速公路出口等五大“主要入口”。截至前一日18时,当地区域内已累计排查约704万人次、五大主要入口排查约48.8万人次,排查酒店和宾馆入住人员约2.3万人。

而在1月31日,温州市委市政府召开了视频会议,会后向社会公布了25条防控疫情的紧急措施,包括企业2月17日后复工,学校3月1日后开学;2月1日,温州市区公交全部暂停运营。

每日经济新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湖北以外的“重疫区”,为什么是温州?| 关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