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是不是疫情关键节点?治愈后有无后遗症?来看专家张文宏解读

2020年1月30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传染科主任张文宏教授接受总台央视记者专访,分析疫情发展,解读防控关键。

记者:之前您说元宵节前后将是控制疫情发展的关键节点,这个预测是基于怎样的判断?

张文宏:元宵节是非常重要的时间节点。1月23日武汉开始进行交通管制,也就是做物理隔离。因为对于传染病来说,一个非常重要的思想是将城市跟城市隔开,特别是跟现在发病率很高的城市隔开,然后再在城市里将大家网格化隔开。生病的人就去医院,没有生病的人继续观察是不是在潜伏期。到元宵节,正好是两个星期的潜伏期,如果在这个期间,能把生病的人都发现并进行隔离治疗,社会上就没有传染源了。因此上海决定不计成本,要求不早于2月9日24时前复工,就是给大家留非常充裕的时间进行防疫。

如果潜伏期没结束就复工,风险会很高。可能有些市民已经感染,但症状不重没有发现,他在和人的接触过程中就会发生传染,这叫二代病例,然后再人传人变为三代病例。这些二、三代病例很可能都是本地人,而不是来自于湖北,我们就追踪不到(因为现在主要在追查从湖北来的),疫情就会蔓延。现在的问题已经不仅仅在武汉了,而是在武汉以外的地区。

不过,有一个实施上的问题,就是上海没有复工,但一些私人小企业的外地员工可能会回到上海工作。因此上海的防控也很依赖于其他城市的防控,如果其他城市防控得好,上海就不会受影响,反之亦然。

记者:确诊后,有没有相对有效的药或者治疗方式?治愈后的患者会不会像“非典”一样有后遗症?

张文宏:相比17年前,现在有很大的进步。在呼吸系统的支持方面,我们的设备比以前要先进很多,因此上海、北京这些大城市的死亡率低于“非典”时期。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没有“非典”致病严重,第二是救治水平在提高。

现在不能拿武汉死亡率来说事,和其他地区没有可比性。因为武汉现阶段,很多轻症病人还没住进医院,住进去的都是重症患者,所以武汉的死亡率会高一点。而且一下子出来这么多病人,武汉的医疗设备不够用,尤其是呼吸系统的支持。有时候人只需要一两个星期支撑下去就可以活过来,但如果支撑系统跟不上,他就不一定能救回来。

从整体情况来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和“非典”的严重性不是一个等级的,至少差一个等级。“非典”时期50%的病人都是重症,死亡率可能达到30%。也因为长期使用激素,导致一些“非典”患者骨头出现坏死。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经过很好的救治,很多病人已经出院。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治疗并不需要用大剂量的激素,使用激素的剂量是“非典”的五分之一到十分之一,而且疗程很短,一般3~4天,所以在这个剂量下不太会有后遗症。一些轻症患者,根本不需要用激素,也不用吊水,只要口服药片就行。但唯一没变的是我们还是没有特效药,而且大家对这个病没有免疫,所以预防很重要。

记者:目前确诊病例已经超过2003年“非典”时期的确诊病例,确诊数字的比较能说明什么?

张文宏:确诊病例数是在比较传染性,说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传染性不弱于“非典”,但是并不能判断它比“非典”更厉害。因为有很多社会、经济因素干扰我们。比如2003年高铁、飞机航班没有现在这么多,也没有这么多人在武汉打工。但基本上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它的传播力跟“非典”比较接近,这也是为什么国家要采取暂时性交通管制的防控策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目前呈现传播性较强、致病性相对弱的特点。

记者:老百姓应该怎么做才能帮助打赢这场战役?

张文宏:可能武汉实施交通管制比较仓促,有些感染的病人还是离开了武汉,所以在元宵节前,希望离开武汉的人能居家过年。第二,在上海的人还是要减少外出,生病的发出来,没生病的也要多观察。

在疫情还没有过去的时候,市民只需要做一件事,就是出门戴外科口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把外面穿的衣服挂在门口。这样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概率,就基本上低到和飞机发生空难差不多。

武汉的“战斗”现在非常激烈,希望在两个月内能很好得控制住。但武汉以外的城市,多久的时间能控制住现在确定不了。大家现在防控得好,疫情时间就会短,打好这场仗要靠老百姓的配合,所以希望大家都能清楚目前的形势。

监制丨王姗姗 张鸥 陈雯

制片人丨温露 陈剑祥

记者丨陈雯

编辑丨黄羽麒 毕乐成 董健雄 石若宇 李文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元宵节是不是疫情关键节点?治愈后有无后遗症?来看专家张文宏解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