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后面其实还有四个字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后面其实还有四个字

近日日本捐献给武汉的物资包装箱上都印有“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八个字。

  其出典于出自鉴真东渡。

  当时日本国长屋王仰慕中华文明与佛学高僧,就在赠送大唐高僧的僧衣上绣了一行文字:“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鉴真和尚见了,深有感触,遂决意东渡传法。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中“山、川”对“风、月”。山与川,都在地上,依附于地。一个国度的山川,不可能跑到另一个国度。“域”是地,对“天”。而天上的风月,则不受此拘限,不同国度的人可以共见。所谓求同尊异的意思。

  据《宋高僧传》记载:开元年间,日本国有沙门荣睿、普照等从东海来中原求法,以补日本戒律的缺失。他们抵达扬州后拜见了鉴真法师。并对法师说:“我国在大海之中,不知离中国几千万里。虽然有佛法,但没有能传戒的人。就像漫漫长夜里,要在幽室找东西,没有烛光怎么能看得见?不知法师是否愿意中辍这里的利益,去大海之东作我们的导师?”

  鉴真法师回答说:“我曾听说,南岳慧思禅师投生到日本为国王,兴隆佛法,有这事吗?又听说,日本国长屋曾经造千身袈裟布施给中华大德,袈裟边绣着偈子: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由此看来,日本诚与佛法有缘。”

  长屋,是日本的相国。于是心中就默许东渡,于是募集比丘思讬等十四人,买舟从广陵携带了三藏典籍离岸。此是天宝二载六月事。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后面其实还有四个字

  船到了越州浦,停在署风山。鉴真法师夜里做了个灵异的梦:才出海就遭遇险恶的风涛,眼看船要沉了,有人要把香木丢到水中。忽然听到空中有声音说:“不要丢弃。”霎时看见舳舻上站着神将身着铠甲兵杖护持。

  很快风平息了,船漂入蛇海。

  蛇海中有大蛇,长三丈有余,颜色如同锦绣。

  又进入鱼海,鱼长一尺多,飞满空中。

  又到一片海域,只见飞鸟集在舟背,几乎要压入水中。等鸟飞出,海水少了好多。不久,停泊在一座岛上,澄澈的池水,味道甘美。

  于是坚定了法师信心,后来最终到达日本。日本国王欢喜迎入城郭,在大寺安止。先在卢遮那殿前设立戒坛,为国王授菩萨戒。再为妃子、王子等授戒。然后教日本大德沙门满十人,度沙弥澄修等四百人。又有王子一品亲田,施舍房宅建造寺院,号为招提,布施水田一百顷。鉴真法师广演律藏,受教者很多,在日本国号为“大和尚”,是传戒律的始祖。

  真人元开的《唐大和上东征传》里记载得更为详细。据记载:荣睿劝请之后,鉴真问座下弟子:“有谁愿意应邀远去日本国传法?”

  座下弟子皆默然。

  僧人祥彦站出来说:“日本太远了,此去难以存活,沧海淼漫,百人都到不了一个。人身难得,中国难生,进修还不够,道果尚未证得,是以众僧皆漠然。”

  鉴真说:“为了法事,何惜身命。诸人都不去,那我去吧。”

  祥彦说:“大和尚要去,我也同去。”于是道兴、道航、神顶等二十一人愿与大和尚同去。

  实则鉴真法师自公元742年(唐天宝元年)应日本僧人邀请,先后6次东渡,历尽千辛万苦,甚至双目失明,终于在754年到达日本。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后面其实还有四个字

  晚唐时,日本僧敬龙从中国回去,韦庄写诗相赠:

  扶桑已在渺茫中,家在扶桑东更东。此去与师谁共到,一船明月一帆风。

  这“一船明月一帆风”,就是从“风月同天”来的。即是说谁能陪法师漂洋过海,到远在扶桑之东呢?惟有一船明月,一帆清风。

  正因为“风月同天”,才不受异域之限。

  而“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还有佛学上的深蕴。

  佛家有个词叫“结缘”。

  “结缘”一词和《法华经》有密切关系。

  《法华文句》中就有“共结来缘”四字。

  据载:有人问,如果小乘行者证悟大乘佛法,应该授法身记,怎么要授八相成道记呢?答曰:八相成道记是应授的,为什么呢?要让别人闻知之后,“共结来缘”。

  这句话也可看作是对《法华经》的诠释——即便“山川异域”,也不妨“共结来缘”,只因为“风月同天”。

  所以从佛家而言,所谓“山川异域”,是指修行者有不同的根机:有声闻乘、有缘觉乘、有菩萨乘。道途的不同,是“异域”。

  而“风月同天”,是说无论怎样的根机、怎样的道途,最终都必将成佛——实无三乘,惟有一佛乘。

  一佛乘,才是真正的“风月同天”。

  无论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无论猲獠,还是和尚,都堪作佛,都必当作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佛学 »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后面其实还有四个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