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大年初一,我在武汉市红十字会当志愿者

记者手记:大年初一,我在武汉市红十字会当志愿者

上厕所要先在群内发通知 有人接手才能去

“你洗手了吗?”这是我气喘吁吁,骑了半个小时单车赶到汉口胜利街武汉红十字会当志愿者听到的第一句话。

来不及寒暄,甚至没有介绍,一做完消毒,市红十字会的同志简单介绍了志愿者的主要工作职责——接听全国各地乃至海外的的捐助电话,做好记录和反馈。

九点,走进办公室,已有一位志愿者正在接听电话,他从凌晨两点开始,一直在电话前值守到现在。

红十字会的同志再三叮嘱,所有来电不可拒绝,对待所有的问询要耐心,对不需要的物资如日用品和食物要婉拒。上厕所的志愿者先在群内发通知,等待工作人员接手后方可离座。

还未坐定,电话机就已响起。市红十字会的电话热线内容大多是针对捐资捐物如何发出,国外如何转运,海关处如何协调,口罩型号是否合适,一线医疗缺口还有哪些等咨询。我在接电话的同时,一边感动于全国爱心之众,还要一边在纸上记录对方电话号码,并迅速编辑捐赠地址用短信的形式发送过去。

武汉市红十字会联合京东物流、顺丰快递开辟了绿色通道,凡是援助物资均可进入武汉市,全国各地的捐赠物资可通过此两家进行寄件,到付即可。

国内捐赠地址:湖北省武汉市东湖开发区东湖高新大道812号国药控股湖北物流中心,收件人:操焕平13871392332。

国外接收地址:中国湖北省武汉市海关处,收件人:武汉海关027-82210181,邮编:430000。所有物资务必注明转武汉红十字会。

每个电话最后一句都是“武汉加油”

电话内容庞杂,除了各种捐赠电话,还有各地好心人分享祖传秘方、特效药的;乃至部分蜂农及蔬果农商也打来电话表示,想要捐赠自家百余斤好蜜和当地特产果蔬帮助武汉当地人度过难关的。

电话一个个接着,每一次电话铃声的响起,就是一次温暖的涌来,有小感动亦有大惊喜,挑几个印象最深的说说:

来自山东青岛方先生打来电话,毛遂自荐愿意免费来武汉开货车运送物资;曾经在武汉上大学已回乡工作的刘先生表达愿意尽绵薄之力捐赠一些N95口罩;女儿在日本上学得知武汉疫情,特地在日本购入几箱口罩嘱托在国内的母亲务必送往武汉;更有浙江、湖南的热心民众想来武汉当医疗志愿者,请求接收渠道,愿助武汉一臂之力;还有海外华侨,北美作家协会、汕头侨界海外归国留学人员协会等纷纷解囊相助……太多太多了,这电话线另一端本是陌生人,传过来的却是深情厚谊,从未相见却又如此信任,一次次的电话联络的结尾,总能听到一句“武汉加油”,让电话这端的我不禁鼻子酸酸。

我竟接到了亿元捐款的电话

要说一天内最为意外的,是关于境外某集团高达一亿的捐款意愿,接到这个电话的我,有点懵,跑出去找红会负责人,可是大家忙得一团麻,谁都不认识,我急得直接抓住一个看似红十字会的负责人(因为年纪大),拉了过来,她接过叙述了几句记录下联系方式就走了。事后得知,她也是志愿者。

下午三点半,新的志愿者到来,我今天的工作任务也算是告一段落,摸着自己僵直的腰,这才身体力行感受到一线医疗人员的苦痛。接电话不难,难的是密度带来的高强度。我这才几个小时身体已苦不堪言,那一线的医疗者们呢,持续十几个小时二十几个小时,我不敢想象。交接完各项事务,上交材料,编辑本日疑难问题发送至群内,就可以回家了。

初步估计,六七个小时里,我接听了70多个来电。

楼下门厅里的物资越堆越多,身后各个办公室的电话还在此起彼伏地响着,这一天虽然忙碌,但内心笃定充实。

从市红十字会走出来,街上虽无行人空荡荡,但心境却已然不同,只要人心还在,事亦能圆!

举全国之力,全民齐心抗疫情,一切都会向好发展!

武汉加油!中国必胜!

记者:易岚

编辑:赵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记者手记:大年初一,我在武汉市红十字会当志愿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