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ng听当事人丨小哥开发“新型肺炎同程查询工具”已有数千万查询

网络上各种疫情消息虚虚实实,真假难辨,一款名为“2019-nCoV新型肺炎确诊患者相同行程查询工具”的程序在朋友圈刷屏,通过查询可得知自己所乘坐的公共交通工具上是否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患者。1月30日,北京青年报记者联系到了工具开发者童永鳌,他介绍,“我们害怕的不仅仅是病毒,还有未知。”

根据这款查询工具,网友输入自己乘车日期及航班号或火车车次、公交车车牌、线路号等即可得知是否和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同行。此工具上线后,立即成朋友圈热宠,不少人感叹大数据时代的便利,也由衷感谢开发者能及时开发这样的工具,简单有效地帮助大众。截至1月30日,该工具共收纳280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乘坐班次。

Qing听当事人丨小哥开发“新型肺炎同程查询工具”已有数千万查询

程序员变身谣言粉碎机

这款小程序的发起者童永鳌今年33岁,湖北人,是成都无糖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一名程序员。他说,这家公司是国内领先的反网络违法犯罪解决方案提供商,平日的工作就是从事反网络违法犯罪领域相关安全技术研究与产品研发。在今年的1月20日,公司刚刚因特派技术团队与公安民警协作,成功打击互联网络诈骗,收到公安部发来感谢信。童永鳌说,“这也是我们第一次尝试制作便民小程序。”

“我们不知道我们回家的旅途是否接触过新型冠状病毒患者及其潜伏者,所以我们迫切的刷网络,希望知道得更多一点,更细一点,更全一点。”童永鳌说,过年这几天,他听说有疫情,便取消了回家的计划。但在关注疫情的时候,发现网络上各种疫情消息虚虚实实,真假难辨。

5小时搭建查询工具 3天查询量超三千万

1月27日,他关注到有媒体发布“寻人”的消息,找与确诊患者共同搭车乘机的人。但从专业角度看,他认为图片并不方便查询,于是他和朋友提议,通过自己擅长的技术让公众快速便捷查询,知道自己周边的疫情,这个想法得到朋友们的赞同。于是童永鳌组了个7人小组微信群,童永鳌说,“我们都是十几年的好朋友,从事计算机行业,我和其中一位朋友负责写代码,另外几人从媒体公开渠道和政府部门官方发布的内容收集信息。”

“写代码对我们来说基本没难度,主要的工作量在于收集信息,而且要保证信息准确。”童永鳌认为,其实这些信息并不能被称作“大数据”,总体来说量不大,但一定要准。万一有不实信息,容易给别人带来恐慌情绪,所以他们选择利用爬虫抓取信息后,人工筛查之再后录入,确保准确性。

1月27日,当天中午他们7人就开始着手搭建,历经5个小时,“2019-nCoV新型肺炎确诊患者相同行程查询工具1.0版”应运而生。

晚上22时27分左右,初版建成了,童永鳌将他们的成果转发到自己朋友圈,想着可以方便周围人,没想到短时间内一下就传开了,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刷遍了所有人的朋友圈,直至访问量过大服务器扛不住了。仅半天不到的时间,工具就超过了10万次查询。到今天就有了3300万的查询次数。

规范信息审查机制 愿将程序做到疫情结束

“恰好我公司老板觉得很好,就让公司的主管帮忙做了一天的优化,逐渐更换为阿里云的服务器,才最终成了大家后来广泛转发的这个样子。”但童永鳌认为更重要的工作是进行信息更新,现在除了他们7个人,还陆续有一些网友加入,总共十几个人形成一个小团队做信息的收集核验。

有很多人给后台发去的线索消息,只是一个聊天截图,又不敢轻易放过,经过反复核查后在公开渠道仍找不到更精确信息源的,就能不采用,信息的准确最重要。

“今天就有人来找到我们,称自己遭到人肉,怀疑是我们平台透露出去的,而我们从来没录入过任何个人信息。”董永鳌告诉记者,因为使用人数过大,他们已经从方便自己使用,变成了一种社会责任。一旦有信息录入错误,就会从“谣言终结者”变成“谣言散播者”,极易引发恐慌。

为此,他们还规范了信息审查机制,因为没有大数据的支持,他们会在录入的时候审查原始新闻链接,确认发布者为正规官方媒体,之后会审查录入信息与原始新闻内信息一致,提交到后台后又添加了一道筛选对比手续,同步之后才会发布到线上使用。

而这些工作,他们仅有四个人完成,“人越多越容易出错。我当时还调侃自己,家里待着好几天不摸电脑浑身不舒服,这下好了有事儿可以忙。”

童永鳌说,虽然此次全程都是公益性的,但他们会争取坚持到疫情结束 ,“我们都是普通人,只是擅长,所以做了。就像其他人是医务人员,所以他们去了;他们是警察,所以他们去了。和他们相比我们只是利用特长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希望可以帮助更多人。”

文/王浩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Qing听当事人丨小哥开发“新型肺炎同程查询工具”已有数千万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