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湖北前线!聊城市人民医院两名勇士写下战“疫”日记

鲁网1月29日讯(记者 闫云倩 通讯员 夏晋瑾)1月25日,聊城市人民医院2名医护人员田龙营、梁晓林作为山东省首批医疗队的队员,飞赴武汉,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据悉,梁晓林、田龙营均被分配到黄冈,连续三天,他们利用休息时间写下了战“疫”日记。

2020年1月25日 聊城晴,武汉小雨

田龙营:

今天是大年初一,受新型冠状病毒影响,大伙都蜗居在家,街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我昨天晚上小夜班,第一时间报名了驰援武汉的行动。确定以后,给妻子打电话说明情况,她瞬间哭起来,她不是一个大度的人,我说我是去救人,不要搞那么悲壮。

2019年3月—9月,我赴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进修呼吸治疗师,对呼吸支持治疗和气道管理方面有比较丰富的经验,而且回来以后一直从事呼吸治疗方面工作,我是当仁不让的人选,而且我要给儿子树立一个光荣的榜样,以后有东西可以给他吹吹牛。

下班回家以后,妻子照例给我做好饭,我只吃了一个水饺,便开始疯狂接电话回信息。我不知道朋友圈和媒体会宣传如此迅速,初中同学群,高中同学群……到处都是我的消息,村里发小都知道了,我堂哥我堂姐纷纷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不是不要命了,我知道他们是担心我。我肯定是要去的,但我不想让父母知道,我父亲身体弱,一直吃很多药,母亲精神睡眠都不好,他们接受不了这个消息。所幸他们不会玩手机,我也嘱咐了我所有的亲朋好友,千万不要说。回信息到凌晨两三点钟,我不知何时睡去。

早上8:20,杜鹃老师打电话给我,说9点钟去医院培训防护知识,我起床简单洗刷后就匆匆出门了。医院比较冷清,但会议室比较热闹,很多院领导都在部署防控役情工作。

培训完回到家,已经是12:15,岳父岳母都来家里了,他们手艺很好,做了很多我爱吃的饭菜。我陪岳父喝了两杯酒,他今天话不多,一直安慰我说肯定没问题,但我知道他心里最担心我。

14:30,医院接到省里电话,要我们奔赴武汉的医护人员20:00以前到济南遥墙机场集合。简单收拾衣物之后,妻子和姐姐陪同我出门。到医院,很多同事都在紧锣密鼓帮我们准备物资,整整10箱,都是防护用品和生活用品,甚至连剃须刀都有,他们真的非常细心。杨春玲主任叮嘱,前线物资缺乏,我们尽可能多带。科里很多同事都发来信息,要我一定注意防护,安全归来。

我在收拾东西的时候,科里同事邵丽娜出现在门口,我出去还没讲话,她抱住我大哭起来,然后转头离开了。这个时候我绝对不能哭,我不能打退堂鼓,否则很多人都会担心我。吴铁军主任、田锁臣主任、赵玉敏科护士长、姜红丽科护士长、修瑞霞护士长等领导全都来给我送行。他们一遍又一遍叮嘱我,我都一一记心里。

16:40,院领导班子来为我们壮行,王大伟院长紧紧握住我的手,他的殷切叮嘱让我更加有信心。合影之后,17点20分,我们在门诊楼门口登车出发,此时岳父打电话来,说他刚刚听说我出发,刚赶到医院,我瞬间泪目,一直不想这样兴师动众,就怕父母担心。已经发车了,我只能让他老人家回家。

在路上,李光耀院长亲自护送我们。在车上,姜护士长发信息给我,科里同事都在偷偷抹泪,我们是一家人,但希望你们勿忘心安!

19:10,我们一行人抵达遥墙机场,全省20多家医院一百多位医护人员都在此集结。省委书记和许多领导来给我们送来嘱托,让我们精神更加振奋。办理完托运后,我们登上专机,每个人都是大包小包,所以机舱略显拥挤。我们迅速和周围的人加了微信,至少在以后一个多月,我们会是一起扛枪的战友。但这个时候,我们都不知道去哪个城市,去哪家医院,去什么岗位,去多长时间,但我们心里都做好了打算,一切听从政府安排。我和梁晓林老师也分开了,他是普通医疗组,我是重症组,肯定不在一个岗位。

23:10,我们顺利抵达武汉天河国际机场,外面下着小雨,竟然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我们登上巴车赶往黄冈,接近3个小时的车程,一路颠簸,终于抵达酒店。有许多志愿者帮我们搬运行李,安顿好以后,我躺在床上,再也爬不起来……

2020年1月27日 黄冈 阴

在湖北前线!聊城市人民医院两名勇士写下战“疫”日记

梁晓林:

今天上午9点,全体党员在一楼集合,举行了临时党支部成立仪式并重温入党誓词。负责人先去医院对接工作,我们在半岛国际酒店的一楼会议室开展业务培训。

12:00,负责人讲述了医院的大概情况,我和田龙营都被分到了黄冈传染病医院,这是一家因非典建立的医院,后续就基本没有运行,最近刚被修整,开始收治新肺炎病人。医院监护室是会议室改造的,全院没有中心供氧,条件和乡镇医院差不多,设有3个病区,每病区医务人员5-6人,目前病人70-80人左右,具体我们什么时候加入,领队负责人还在交涉中。负责人告诉我们,正积极和黄冈方面沟通,争取完善相关设备,黄冈也正在建设新的医院,会尽快投入使用,要求我们一定会做好自我防护,现利用休整时间加快训练,完善各项步骤,以防万一。领队组长们也在完善计划,何时才能投入战斗是个未知。

在湖北前线!聊城市人民医院两名勇士写下战“疫”日记

田龙营:

昨天在酒店房间一整天没有出门,一直在反复观看有关防护方面的视频以及国家发布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防治指南。

今天早上8点半,全体重症医护人员在一楼大厅集合,准备前往半岛国际酒店与第一组汇合,一起参加培训。按照之前的分组,我们重症五组一共12名医护人员,经过相处,大家已经比较熟悉。省卫健委领导跟我们介绍了当地情况。我们工作的地方是黄冈市传染病医院,这个医院自2003年SARS结束以来,已经基本废弃,改造以后重新使用,条件非常差。病房楼一共四层,开放5个病区,每个病区开放20张床位,医务人员只有6人,他们甚至两三天都连轴转,没有休息过。

从贾院长那里了解到,ICU是由办公区会议室改造的,总共130平米左右,编制10张床位已经比较紧张,计划收到20人左右,通风和保暖的问题没解决,温度非常低,层流更没可能,没有压缩空气,没有中心供氧,呼吸机工作起来噪音会很大,信息系统手写也比较麻烦,房间医疗垃圾没有工人及时清除,医务人员休息及洗澡的地方存在问题,当地领导表态,硬件会逐渐落实,好消息是目前正在筹建新的医院,条件应该会有所改善。

总体来说,考察的结果比想象的还要严峻,但卫健委领导表示会为我们争取最大保障,要我们思想上高度重视,每个环节做好,怎样防护都不为过!

这注定是一场遭遇战,激烈的程度超出想象。而且目前对疾病传播发展并不完全清楚,怕的就是不知道的东西,因为不知道,所以有可能做错的事情。所以我们一定要严格按照规范流程去做,自己内部培训再培训,利用休整时间,仔细琢磨每一个动作,我们带的物资,这段时间够用,我们相信国家的力量!我们先拿出有限的一部分来训练。值得牺牲的时候,我们会迎难而上,但不做无谓的牺牲。目前领导正在筹备工作计划与机制以及如何合理排班,期望工作能有力有序有效进行!

2020年1月28日晴 天气偏冷

梁晓林:

真不习惯南方的天气,我们依旧处于待命中,大家加紧了对防护服等培训知识的学习,也进行了穿脱防护服的考核,大家非常认真。说实话,穿上几分钟我就感到闷的难受,真佩服正处在一线的同仁们,4-6小时的穿着状态,是怎么做到的。令人感动的是为了穿脱防护服方便,女战友们都剪短了头发,看上去都依依不舍,但都是为了安全,没有办法。

在湖北前线!聊城市人民医院两名勇士写下战“疫”日记

战友们说,省政府为我们每人都购买了人身保险,保额一百多万,很感谢政府做的一切,但心情还是比较复杂,想必没人希望能用上这笔费用。领队也在积极与黄冈方面沟通,我们的战斗地方也将从一家黄冈市传染病医院转到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这家医院在黄冈政府和大量志愿者努力下短短几天时间就建成了,中国速度真是神奇的。是的,我们在与死神赛跑,在与时间赛跑,大家都在努力!很快组长告诉我们要做好前往一线的准备,虽然很高兴,但心里还是有些紧张,在不熟悉的环境下,接触以前没接触过的病情,希望我能做好。虽然医院条件仍然不太好,

之前,和龙营核对过医院为我们两个准备的物资,感觉比其他医院战友们幸福多了,感受到家人们对我们的大力支持,心里很温暖,也有了战胜一切的决心。我一定不会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不会辜负那些念着我们的亲人,老师,朋友!中国加油,山东队加油,黄冈加油!

2020年1月29日 晴

在湖北前线!聊城市人民医院两名勇士写下战“疫”日记在湖北前线!聊城市人民医院两名勇士写下战“疫”日记在湖北前线!聊城市人民医院两名勇士写下战“疫”日记

田龙营:

今天上午,重症组组长对我们进行防护培训考核,每个人严抓细节,都顺利过关。

1月28日14:30,重症组全体60名成员在酒店一楼集合,乘巴车赶往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这所医院本来计划5月份交付使用,现在不得不取消原计划。整个医院几乎只有一个外壳,里面很多地方都在施工,四处透风,建材设备堆满了走廊。我们乘电梯来到4楼,我们即将工作的岗位。

在领取更衣室橱柜钥匙后,我们考察了所有房间。仓库里堆满了医用耗材和液体,一批批呼吸机在安装调试中,卫生间洗澡间天花板漏水,治疗室和抢救车都是空的。病房里面床基本到位,呼吸机中心供氧没有解决。在组长分配任务以后,我们对每一个房间进行认真的整理,医用耗材归类放置,贴上醒目标识,防护用品单独一个房间。治疗室液体和抢救车药品都补齐,病房里卫生彻底清扫,含氯消毒剂所有物品表面进行擦拭。这个时候,群里发来消息,班次已经排好,传染病医院的病人马上就转过来。

我看了下自己的排班,我所处的是3组,一共8名成员,凌晨0点—4点值班,3点15分就需要集合,此时距上班仅有3个多小时。我们小组汇合后,打算先回酒店休息,因为今夜不知会发生什么。躺在床上,我脑海里一直在反复回想穿脱防护用具流程和细节,马上就上战场了,我必须做好十足的准备。

时间过得很快,我感觉自己刚刚睡着,闹铃把我叫醒。我们组所有成员在一楼集结,但发现少一名队员,是济南市第四人民医院杨雪,一个只有25岁的女生。她此次出行,和我一样,也并未告知父母。可能因为太紧张,她一直没睡着觉,等出发的这一个小时,她才沉沉睡去,以至于闹钟都没听到。

20分钟后,我们来到医院,在医院走廊碰到一位中年女性,她问我们病房在哪里,我们问她是谁,她说她是病人!她确定是病人!这是我们来黄冈见到的第一个感染者,还好都戴着防护口罩,我们把她领到患者通道,乘电梯把她送到普通组病房。来到监护室,上一组队员虽然没有收病人,但是把所有的重症床位都准备成了备用床,呼吸机监护仪等设备都待机状态,所以的医用耗材准备齐全。我们穿好防护用具,顺利地进行了交接工作。

1:20,接到电话,一名重症患者经120送来,现在在一楼患者通道,要我们下去接,我们组4个男生马上乘电梯下去。这名患者是中年男性,喘憋非常严重,血氧饱和度只有35%,频繁咳嗽,大汗淋漓。我们快速用平车将患者转运至病房。这是我在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收治的第一例感染重症肺炎患者!我们马上给患者应用高流量吸氧,严密监测生命体征。刚刚安顿好,马上又接到电话,说又有一名重症患者在一楼等待,我只得把刚刚这名患者交给我的一名女同事,又下去接第二个病人……

就这样,刚接上来,又有电话响起,我们连续收了4名患者后,护目镜里不知道是雾气还是汗水,视线非常模糊,这个时候如果我们用手去调整,很可能污染自己的皮肤,所以只能忍着,护目镜和口罩把鼻梁和面部压得很疼。我把所有的呼吸机模式调整好,呈备用状态,这也是我的特长。

医院信息系统我们不熟悉,只能新建word文档把病人的信息详细记录清楚,做到半小时一记录。我又去查看了第一名患者,他已经有了明显好转,吸纯氧血氧饱和度已经升到92%左右,而且精神也好转了许多,只是呼吸频率还有50多次/分钟。他告诉我,他很害怕,担心家里人,也担心自己的病情。我不时安慰他,我们是山东医疗队选拔的骨干力量,你要相信我们的水平,而且你现在的情况在逐渐好转,一定要有信心!他的情绪逐渐平复,慢慢闭上眼睛睡去。几个小时的奋战,感觉自己已经站立不稳,和下一组交接完毕,我们返回酒店,此时是29日清晨6点25分。我洗漱完毕,抓紧时间休息,因为今天下午4-8点还要值班,3点15又要集合。

梁晓林:

现在是29日的中午12点,刚刚睡醒,实在是太困了。昨天下午接到紧急通知,去上了夜班,下班已经今天凌晨4点多了。

由于黄冈地区新肺炎病人一开始都被安置在了黄冈市传染病院,条件比较艰苦,所以黄冈市政府提前启用了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这是一项原计划今年5月交付使用的未完成工程,按照黄冈市政府的决策,山东医疗队与当地医务人员、工程人员密切配合,统筹协调、严格标准,克服各种困难,创造条件,经过30小时的奋战,完成建立三区、两通道等础设施改造,以及各项清洗消毒工作,开辟了两个隔离病区,共100张床位,其中12张用于重症监护,基本具备收治病人的条件。

同时,通过不断完善优化运转流程,评估每位患者的病情,制订转运方案,做好了收治病人的各项准备工作。夜间10点开始正式收治病人,黄冈派出了3辆救护车,开始把确诊病人送至大别山,真是一个忙碌的夜晚,凌晨4点我所在的病区已经转来了30多个确诊患者,救护车不停的往返于两个医院之间,我们也是第一天加入这场战斗,第一次穿这么长时间防护服,都有种胸闷缺氧的感觉,眼罩内都是汗水,实在佩服这些已经坚持这么久的同仁们,太不容易了,在这种环境下还能坚持,的确需要强大的意志。

黄冈是目前湖北省除武汉之后病例数最多的城市,所以战争才刚刚开始,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加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在湖北前线!聊城市人民医院两名勇士写下战“疫”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