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MERS:密切接触者13人“失联”,医护人员抽签进ICU

聚焦MERS:密切接触者13人“失联”,医护人员抽签进ICU

6月1日,韩国保健福祉部通报,当天有3名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病例的密切接触者被确诊感染,这3名患者均为韩国首例患者的密切接触者;至此,韩国中东呼吸综合征确诊患者增至18人。截至目前,韩国还没有发生三次感染的情况,所有患者均被首例患者感染。

5月31日,广东省卫生计生委通报,5月29日发布的首例中东呼吸综合征确诊病例目前病情加重,间中有高热、胸片示渗出灶较前增多、氧合变差,符合中度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诊断,其密切接触者已追踪至64人,但仍有13人“失联”。

聚焦MERS:密切接触者13人“失联”,医护人员抽签进ICU

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疫情在韩国迅速蔓延,韩国保健福祉部长官文亨杓就未能阻止这一新型传染病的扩散作出道歉。此外,文亨杓还表示,韩国MERS患者离境赴华后,中国政府迅速采取了适当的措施,韩方对此深表感谢。

此外,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台北日前传出一名34岁男子有中东旅游史,出现发烧、喉咙痛症状,经检查,该名男子罹患B型流感,排除感染MERS-CoV。

不可能大面积传播

感染MERS-CoV病毒,潜伏期在2天至14天。不同于流感或感冒,MERS-CoV似乎没有那么容易在社区人群中传播。相反,MERS-CoV主要是在亲密接触的人群之间传播。例如与感染者生活在一起或是直接照顾他们的人。

广东省疾控传防所长、传染病流行病学专业领域首席专家何剑峰直言:随着首例患者的出现,MERS进入广东是可能的,理论上二代病例再出现的可能也是存在的;关于传染性,国际公认是“有限人传人,未持续人传人”,暂未发现病毒变异,暂无广泛人传人证据。

作为一种烈性病毒,该病毒也注定不可能大面积传播。“病毒越是烈性越容易消失。” 中科院微生物所研究员严景华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如果寄主被其杀死,病毒也会消亡。

美国爱荷华大学MERS研究专家斯坦利•珀尔曼在接受《自然》采访时也表示:“有足够的证据表明,如果MERS病毒像现在这样传播,每次对人类产生极小范围的侵袭,它很快就会消失。”

我国科学家对MERS的研究

聚焦MERS:密切接触者13人“失联”,医护人员抽签进ICU

高福院士

早在2013年,我国便有科学团队对MERS-CoV展开调查研究。微生物研究所的高福院士最早证实人类CD26是MERS-CoV的细胞受体。MERS-CoV刺突蛋白与CD26结合介导了病毒附着宿主细胞,病毒与细胞融合由此触发感染。相关论文发表在《自然》(Nature)杂志上。

2014年,发表于《细胞—宿主与微生物》的研究中,高福院士再度带领团队对MERS-CoV的进化进行了深入研究。高福课题组发现MERS-CoV病毒衣壳上的刺突蛋白,通过一个受体结合域(RBD)与人CD26结合,病毒由此入侵宿主细胞。研究显示,MERS-CoV刺突蛋白与蝙蝠冠状病毒(BatCoV)HKU4、HKU5病毒刺突蛋白的序列一致性很高。高福课题组推测认为,该病毒或起源于一种蝙蝠冠状病毒HKU4,而骆驼则是其中间宿主。

另有来自复旦大学、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和香港大学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基于对新型人类冠状病毒MERS-CoV的结构研究,鉴别出了一种叫做HR2P的抗病毒肽能够有效抑制病毒复制以及刺突蛋白介导的病毒与人类呼吸细胞融合。这一研究成果在线发表在1月28日的《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上。

目前,MERS病毒的研究难点之一就是没有好的实验室动物模型。中科院北京生命科学院副研究员施一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指猴可以作为MERS感染模型,但它们大都是宠物,并非普适性的动物模型,而普通动物模型很难感染MERS。”

医护人员抽签进ICU,4小时一个班次

惠州中心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已抽签进入ICU特护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患者。未婚的医护人员作为第一梯队参与抽签先上战场,已婚的医护人员作为第二梯队。

目前该名韩国MERS患者仍在惠州中心医院ICU隔离病房接受治疗,ICU目前实行4个小时一个班次,全天6个班次24小时专人值守,时刻监控患者状况。广东省卫生计生委也已派出第三批临床专家组到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指导医疗救治。

世界卫生组织29日呼吁,国际社会不必对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恐慌,该病毒没有变异,也不具备持续的人际传播能力。钟南山院士表示,“假如病毒没有太大变化,没有第二代人传人的话,应该比较容易控制”。

在此,向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致敬!

聚焦MERS:密切接触者13人“失联”,医护人员抽签进ICU

图片来源:果壳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科普 » 聚焦MERS:密切接触者13人“失联”,医护人员抽签进IC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