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武汉支援难进城被特警护送到岗护士:车上我俩互相道谢

新京报讯(记者 刘浩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持续,大批医护人员先后启程赴武汉支援。今日(1月26日),一段护士赶赴一线交通遇阻,在警方帮助下及时到岗的视频在网络热传。下午,新京报记者联系到当事护士朱玉珊,她称自己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上班,休假时看到医院人手紧缺的消息,便决定返回工作岗位。作为医护人员赶赴前线为“职责所在”,困难时期各部门互相协助让人感到很温暖。

赴武汉支援难进城被特警护送到岗护士:车上我俩互相道谢

护士朱玉珊在警方帮助下进入武汉。 网络视频截图

除夕夜得知医院人数紧缺,“我坐不住了”

新京报:什么时候决定回武汉加班?

朱玉珊:除夕当晚(1月24日),工作群中护士长说医院缺人,人手不够,我坐不住了,就决定要回去支援。大年初一(1月25日)上午,我到了荆州市高速出口附近,发现受交通管制影响,找不到进入武汉的车辆。

新京报:怎么碰到特警的?

朱玉珊:我在路边等了20多分钟,手都冻僵了,都没有截到进武汉的车,网络叫车也没有应答的,当时非常焦急。后来我发现高速路口有几个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就上去出示身份证和护士证件,希望得到帮助。他们是荆州市公安局的工作人员,我也给护士长打电话,他们核实身份后, 认为我的情况特殊,说可以开车载我到武汉市内的车站。下午2点多,我到了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开始工作。

新京报:可以进入武汉,当时心情如何?

朱玉珊:很开心,很感谢载我的特警同志。当时真的觉得很庆幸,我一路都在向开车送我的警察同志道谢,他反过来也给我道谢,说我这个时候赶到一线才值得被感谢。开车的特警同志告诉我,他原计划是到武汉市区投入巡查工作,也是赶赴一线的一员。

除夕跟丈夫彻夜长谈,“保证平安回家”

新京报:你从事护士行业多久了?

朱玉珊:我今年32岁,做护士10年了,家住湖北荆州市,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上班。这次疫情发生后,我所在科室的12名护士在大年初一全员到岗。我们主要负责照顾年龄较大、有呼吸科疾病的患者。知道人手不够后,很多在休假的同事,都从各地赶来医院。

新京报:家人怎么看待你这次自发前往一线?

朱玉珊:因为我是个护士,就应该做护士该做的事情。家人都很支持我到一线,只是我的丈夫有些担心。我平时工作比较忙,他希望我春节可以多陪陪孩子。除夕晚上,我跟他谈了一晚上,说服了。我跟他说,会做好防护工作,保证平安回家。

新京报:怎样看待自己“求车赶往一线”的视频火了?

朱玉珊:挺意外的。不过,这倒是一个职能部门互相协助的好例子,困难时期尤其需要互相帮助。我妈看到视频跟我说我哭了,我当时没感觉,后面听才发现是哽咽了,因为当时着急回医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赴武汉支援难进城被特警护送到岗护士:车上我俩互相道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