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队员日志:除夕夜,我们到了武汉

医疗队员日志:除夕夜,我们到了武汉

肖冠华医生出发前与同事合影。

我们大年三十连夜从广州飞赴武汉。赶往机场前,领导、同事们都自发欢送我们,不少人相拥而泣,场面让人感动。

科里的同事紧急帮我买了纸尿裤,以备长时间穿防护服之需。

医疗队员日志:除夕夜,我们到了武汉

我们医疗队的郭亚兵队长、李利副队长,都是参加过17年前北京小汤山医院抗击非典战役的。有他们在,我们感到安心。

面对未知的敌人,没有人会不恐慌,但作为这场战“疫”的主力军——身为医务人员的我们,责无旁贷。

请所有关心我们惦记我们的家人、朋友、同事、领导放心!我们一定会做最周全的防护,尊重科学、保护自己、不辱使命,在这场无硝烟的斗争中发挥自己最大的力量!

请大家等我们平安凯旋。

医疗队员日志:除夕夜,我们到了武汉

穿着防护服的张乾。

作者张乾(南方医院血液净化中心护士,除夕夜被派往武汉)

今天是2020年1月26日,这是来到武汉的第二天。

总想写一点什么,但总是很难静下心来,腹中的墨水就像武汉的医疗防护用品一样,也是极度欠缺。许许多多的亲人朋友也在担心着我,那就趁现在有时间,记下这篇流水账吧!

1月24日,除夕。按照中国人的传统,一家人是要围在桌前吃团年饭。早些日子看到排班,也就断了回家的念想。疫情肆虐,也不打算跟单身同事们一起吃饭过年了,往年我们“单身狗”们都会聚在一起欢庆中国年。上午下了班,顺便在科里蹭了午饭。

这天凌晨3点起床上班,下班后挡不住困意,一觉睡到了下午5点,然后在家准备年夜饭。微信一直不停地响,拿起手机一看,护士长通知了所有人,说需要紧急支援武汉。想想自己的资历,从实习完后就在血透室工作5年,也没有去临床轮转。对于病房医嘱处理缺乏经验。心里想着自己去了可能是个累赘,也就没有理睬,继续做着自己的年夜饭。

后面再次看到护士长在群里说,第一批名单已定。再一回想,从发布消息到拟定名单这么快,可见事情真的非常紧急。内心也因为自己没有及时报名而感到后悔,毕竟自己经常会跟重症病人打交道,去了肯定也帮得上忙。

当护士长又一次在群里通知名单调整时,我带着一些不安、一些紧张,立马就报了个名。不管去不去得了,总算自己能勇敢的迈出这一步,治病救人,本职工作!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虽然这个誓言是在迈入大学的第一天就懵懂立下的,但是这么几年工作下来,慢慢才理解这八个字的含义。

报了名,内心的后悔也随之而去,继续做着我的年夜饭。

手机响了,第一反应:我中奖了,要去武汉了!

电话那头,李利护士长自报家门,问我准备好没。迟疑了一下,心想自己既然报名了,就要承担被选中去武汉的风险。于是回答了李护士长,自己准备好了!李护士长也没多说,让我进微信群。

放下手机,内心焦虑、紧张还带着一丝兴奋,一时间各种情绪喷涌而出。毕竟这是自己从没有干过的事!还是个大事!

进了群,一看就只有一个晚8点车队集合的消息,其他啥也没有,只能等消息了。

吸两口气,稍微平静下来。厨房里还是乱糟糟的,个人物品也还没准备,也不知道要准备些什么。趴在角落里的拉布拉多犬也不知道如何安置!告知女朋友这一事实,她也是一脸震惊,问我为什么要报名。

科里两位护士长先后打来电话,问我想好没,并提醒、叮嘱、祝福了我。

来不及多想,先处理狗子以及为了过年准备的食物。把住在楼下的同事永胜先叫上来,钥匙交给他。成品、半成品食物全部交给他,狗子让他先帮忙看着,看不了,就送出去寄养!

赶紧收拾个人物品。永胜及他女朋友赶紧做了几个菜,让我好歹把年夜饭吃了。匆忙扒拉了几口,也算是吃了年夜饭吧!

赶到医院时,发现在医院附近住的医院同事们都已经在科里等着,为我践行。本来这个时间应该是大家跟家人团聚吃年夜饭的时候。都说“上车饺子下车面”,赟哥还为我亲手包了饺子;大海及科室众兄弟为我准备了践行酒;科里的姐妹们为我准备了一堆吃的;已婚的同事连大年初一拜年的利是,都提前准备好了。就连一向抠门的刘主管,也大方的拿出了他的工作服给我!

我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阵仗!

匆匆合了影,带着大家给我准备的防护用品、各种食品。几十号人浩浩荡荡、前呼后拥送我去车队。

张镭医师也来送行了,这是我不曾想到的。一直认为张镭医师都比较“高冷”,不怎么平易近人。可就在今天,张镭医师像一个妈妈关心她远行的孩子一样关心、提醒着我!

登车前,我分明看到了秋宏师兄眼中的泪水!谢谢我的两位护士长,以及各位科室的兄弟姐妹们!

到达武汉天河机场已经是凌晨1点多,还下着小雨,好久都没感受到这么低的温度!一路驰向酒店,安顿好,躺在床上已经是凌晨5点。女朋友提醒我,这已经是我连续的第三个夜班了。确实连续三个晚上都没怎么睡觉了。

中午起来,陆陆续续好多好多的朋友都发来消息,询问状态,虽然很多朋友很久都没有联系过了,但我仍然能感受到他们话语里的关心与担忧。很多消息可能都没来得及回复,在这里也跟大家说一声抱歉。泸州的师弟少平也发来消息,说他跟随四川第一批支援队伍,即将踏上奔赴武汉的行程。兄弟并肩作战的感觉真好!

酒店搞卫生的阿姨也非常好。打招呼时,她们说的最多的就是谢谢,感谢我们大老远的除夕之夜奔赴武汉,来帮助她们共渡难关。

初二上午,抽空跟爸妈说我已经在武汉了。出乎我的意料,他们都很平静,只是叮嘱我注意保护好自己。我想这是因为他们在永州这座小城,也很少上网,还没感受到武汉这座城市疫情的严重程度。不过这样挺好的,这样他们就不会太担心他们的儿子了。今年也没有给家里的亲人们拜年,也希望他们在家里能记得我年前反复强调的事情——在家待着,哪儿也不要去!

今天上午,第一批队友已经去接管了汉口医院的一个病区,接下来,我们要接管三个病区。

我相信这场战疫,在国家的领导下,有全国人民的全力支持,有大家的共同努力,我们一定会早日除疫,迎接胜利!

这篇文,照例屏蔽了家里人,外婆会多想,还是不要让她老人家看到的好!

【来源:中国青年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医疗队员日志:除夕夜,我们到了武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