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U重症疑似患者讲述:64岁的我几十年没住过院,进ICU的一瞬间要崩溃

刘存宣 | 铁路局退休职工,64岁

我是1月3日晚发烧,身体底子不错,平时打乒乓球,几十年没住过院,已经好几年没发过烧,家里都没有体温计。那天身上发冷,家人摸了额头认为是发烧。吃了退烧药,当天下午精神还不错,又去打了一场乒乓球。

持续烧了两周

进ICU的一瞬间要崩溃

到了1月7日,还是发烧。不吃退烧药就退不下去。烧起来,就是冷一阵、热一阵,也不算太难受。

我没有去华南海鲜市场,平时只在居住区域活动,根本没往这方面想,但谨慎起见,就近去了武昌医院,直接就到了发烧门诊。

ICU重症疑似患者讲述:64岁的我几十年没住过院,进ICU的一瞬间要崩溃

当时照了X光片、查血、取了咽喉分泌物,等结果一出来,医生说,你住院吧。我心里一惊,试探着问,能不能不住院。医生肯定地说,住。

于是住到了呼吸科。又进行了一轮检查,拍了CT、挂上吊针。这个阶段持续了几天,烧得迷迷糊糊,记不清。护士们很负责,隔一会儿就会来量体温。

几天后,转到一个单间进行隔离,房间里安排了一个臭氧杀菌设备,床上也有消毒设备,要求不要出门,呼吸科主任等多位专家来查看我的病情。

浑身疼,没有一个地方觉得舒服,不吃退烧药,就不能退烧,吃了退烧药,出一身大汗,才能睡上几个小时,衣服被单湿透,护士又来换。

ICU重症疑似患者讲述:64岁的我几十年没住过院,进ICU的一瞬间要崩溃

隔离了几天后,听说我的指标很坏。当时躺着还行,稍微动一下人就喘,接不上气。又拍了一次肺部CT后,应该是1月17日,转到ICU了,我知道病情更严重了。

当我刚进到ICU的一个单间时,发现房间很小,空间又很低,一大排仪器,觉得特别压抑。医院要求,不用的个人物品不带进来,带进来的物品以后不要带走。我意识到可能再也见不到家人了,一瞬间感觉要崩溃。我和孩子们说,我不住这里。

不知道防护服下你的样子

只记得你的眼神

ICU的徐亮主任和医护人员来了。他们穿着防护服,戴着头罩,还有捂得紧紧的口罩。我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但我看到徐亮坚定善意的眼神。他说,没关系,不要紧张,你现在这个情况要重视,但也别害怕,在我这里治疗五六天,你就可以回家过年了。如果你听过他的声音,就会知道危难时医生的鼓励对病人是多大的安慰。

当时这里只我一个人,后来全是我这样的病人。徐主任亲自安排了一日三餐,让我的家人不要来探视了。一天之后,发烧已经自主退过一次。我很高兴。但徐亮说,发烧是发烧,呼吸是呼吸。做好准备。

果不其然,最厉害的喘来了,我连一个姿势都翻不动了,过去一个生龙活虎常打乒乓球的人,竟然挪动不了自己的身体,那几天真是不堪回首啊。因为动不了,我让孩子买好了防褥疮的垫子。

我24小时吸氧、滴药。医生为我准备了一种加湿加温加压的吸氧设备。徐亮说,你看看头上的摄像头,我没来的时候,也能通过这个摄像头看到你。其实他每天都来,至少要看我两次。没有见到他的时候,我就想,他一定在通过摄像头关注着我这样的病人。

我吃了多少,喝了多少,尿了多少,排了多少,医护都会有观测,当发现摄入的水与排出的水不一致时,当即采取措施排尿。我想如果尿液如果排不出去,对肾脏也会有影响。治疗是一个系统工程,不是因肺治肺。我还看到有使用调整肠胃功能的药。

每次排完尿,护士们都会拎起尿袋,仔细看一看,上面有刻度,认真做好记录,大概有3天的过程,最喘的时候过去了。药一天天减,状态一天比一天好,昨天下午我转出ICU。

相信自己

是能治愈的大多数

我在外科住了一个单间,继续隔离。武昌医院现在是定点医院。只不过几个小时后,外科就住满了。走廊上非常安静有序,看不到一个家属。进来的人都是自己走进来了。医护人员真是辛苦,我感觉医院正在分级分层隔离不同病人。

我想特别说下护士们,他们工作8个小时,日夜轮班,晚上七八点还没吃上饭。穿着防护服,一点气都不透。他们告诉我,里面衣服湿完了,人很疲劳。即使是很忙,他们总抽空和我说上几句话,姑娘们真不容易,太辛苦了。

我看到有个护士对设备不太熟,问她是哪个科,她说是妇产科。我想医院正把所有的医护力量调集到了抗击新型肺炎的一线。本该是过大年,他们也应该回家团聚。如果有病友感觉到换药慢了一点,拔针慢了一点,请谅解他们。

我的老伴在我进ICU后一两天也发了烧,在武昌医院的另一栋楼里隔离,和她一起隔离的还有两位女同志,她们三人都比我好得快,现在都不发烧了。

我想告诉生病的人,这个病没有特效药,特效药就是在医生治疗下,树立信心,保持积极的、不急不慌的心态,尽可能提高自己的抵抗力,相信自己属于可以治愈的大多数。只要身体底子好,配合医生,“扛”,一定会扛过来的。

出危险的可能是两种人。第一种自身抵抗力差,身体还有其他疾病的人;第二种是耽误治疗、又不配合、不听医嘱的人。

我认为要想防止疾病传播,人与人之间还是应该保持距离。我现在是躺在床上跟你说话。我会按照医护人员要求,把自己保养好,不能辜负他们的救治。

ICU重症疑似患者讲述:64岁的我几十年没住过院,进ICU的一瞬间要崩溃ICU重症疑似患者讲述:64岁的我几十年没住过院,进ICU的一瞬间要崩溃ICU重症疑似患者讲述:64岁的我几十年没住过院,进ICU的一瞬间要崩溃ICU重症疑似患者讲述:64岁的我几十年没住过院,进ICU的一瞬间要崩溃

来源:武汉晚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ICU重症疑似患者讲述:64岁的我几十年没住过院,进ICU的一瞬间要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