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艺人打骂保姆:折射双方契约意识的不足和模糊

——女艺人打骂保姆:双方的权益,要依靠法律的契约保障

文/马进彪

今年10月底,吴女士来到广东深圳南山区做保姆,雇主的女儿曹女士,是一位话剧与影视双栖的艺人,大多时间都在北京拍戏,自己也从未和她见过面。近日曹女士回到家后,发现自己的房间没有收拾,便大发雷霆,随后要求吴女士立即收拾行李离开,而吴女士当时觉得自己很委屈,便跑到了洗衣房里独自哭泣。曹女士代理人表示:“事情是这样的,那个房间没有打扫,然后她又找各种借口不想打扫,然后曹小姐就说你去打扫一下,结果这个时候保姆她话都没说完就甩脸走开了”。(新浪新闻12月22日)

女艺人打骂保姆:折射双方契约意识的不足和模糊

保姆与雇主之间发生纠纷,在目前来讲并不奇怪,在许多家庭都存在着这种情况,只不过,有时表现为明面上的唇枪与舌战,有时隐藏为双方不露声色的“算计”与“暗战”。如果将这种状态放在双方利益角度来解读的话,那么,无论雇主的身份是什么,也无论双方是明战还是暗战,其实都不是道德层面的问题,因为各方只不过都在主张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而已,这是市场以及双方之间供需关系决定的事。

保姆与雇主之间之所以会发生纠纷,很多是因为脾气不投,保姆群里常常流传着一句话:不管钱多钱少,一定要找个友好型的雇主。而雇主群里也流传着一句话:不管能干或不能干,一定要找个会沟通交流的保姆。因而可以看出,不管是保姆还是雇主,其实他们都有着共同的深层诉求,换言之,人海茫茫之中,能住在同一个房子里,那要的就是前世今生“百年修得同船渡”的缘分。

女艺人打骂保姆:折射双方契约意识的不足和模糊

而从这起“女艺人打骂保姆”事件来说,其中可能会有着脾气不和或话不投机的问题,但在这则事件中,极易引发人们对“影视双栖艺人”强势身份的假想,而如果一陷入了这种“假想敌”的思路,后面的判断可能也会陷入非理性的泥潭,因为这样的假想,会裹挟着旁观者进入想当然的既定情境中,从而将这件事的本质问题淹没得无影无踪。

因此,在这件事上,我们不应当先入为主地将那位“影视双栖艺人”设定为身份的强势者,或道德的缺失者,因为这些都不是一个可以确定的观察视角。换言之,对这类事件的基本判断,永远都不能首先与身份挂钩,而首先的站位必须是以双方法定的契约协议内容为确定位置的观察视角,即双方的身份,不论是高还是低,都必须统一于法定契约内容和即定协议的尺度。

女艺人打骂保姆:折射双方契约意识的不足和模糊

然而,从这起事件中可以看出,雇主一方是大发雷霆,保姆一方是独自哭泣,但遗憾的是,双方却丝毫没有提起过相互间的契约内容,保姆该不该打扫那个房间,双方没有权利与义务的清晰界定。换言之,双方都是在做着情绪化的表达,此时可以说,双方选择的唯一的主题,就是怄气。但显然,在一个讲求契约精神的社会里,这根本不是解决问题的应有方式。

因此,从这起所谓的“女艺人打骂保姆”事件来说,其本质的问题并不在于那个“双栖艺人”的身份,而在于双方没有书面的协议契约,这会使得每一方都可能扩大自己的权利,而缩小自己的义务;也会使得每一方都认为对方占了便宜,而自己吃了亏。所以,对于社会观察的视角来说,不应被双方的身份所误导,而应当看到背后的问题本质,即双方都埋下了忽略法律协议契约的伏笔,折射出双方契约意识的不足或模糊。

春节将至,又是一个家政市场紧俏的时间段,在这个特殊的时间段,保姆一方希望自己的付出能得到较高的回报,而雇主一方也希望找到一位会沟通能交流的家政人员,在双方的心目中,在一起过个中国最大的节日——春节,那种温馨并不是钱能衡量的事,而是中国文化中“百年修得同船渡”的缘分。然而,一切美好的愿望,终究要依靠签订法定的协议契约来保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女艺人打骂保姆:折射双方契约意识的不足和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