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封城”那天,我有点难过,但很平静

武汉“封城”那天,我有点难过,但很平静

武汉“封城”那天,我有点难过,但很平静

封城前的武汉,车水马龙。/图虫创意

2020年1月23日,1400万人口的武汉宣布停运公共交通。

无数武汉人,在这个日期前后,度过了终身难忘的几天。

以下是一组独家特约稿件,全部来自于身处其中的武汉市民。

他们之中,有为人母为人女的普通女性、有建筑师、有律师、有公职人员、有银行职员,他们忠实地记录了特殊时期的武汉城,还有城中他们各自的生活。

没有眼泪,没有抱怨,这些普普通通的武汉人,在淡定与焦虑中咬牙挺住,等待寒冬结束,春天到来。

武汉“封城”那天,我有点难过,但很平静

2020年的春节来得特别早。我所在的律师事务所,一早把年会安排在了1月11日。看着辛苦了一年的同事们纷纷做好了回家的准备,我很是欢心。

律师这个职业,看似光鲜,实则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艰辛,忙起来的时候007,也许真的只能等到过年、全国人民都放假了,才能彻底轻松几天。

2019年12月30日,一份疑似相关部门发出的《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在网上流传,并指出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

12月31日,我从网上看到了华南海鲜市场消毒的消息。2020年1月1日,华南海鲜市场关闭。

坦率说,这些消息,没有给我带来太多的触动。通报的情况是“未发现人传人现象”,因此我只是暗自猜测,十几例病例应该都和华南市场的海鲜有关,该不会又是和非典时期一样,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吧。

尽管我平时不怎么去这家市场,但华南海鲜市场不止有海鲜这一点我还是有所耳闻的。

武汉“封城”那天,我有点难过,但很平静

华南海鲜市场,卖的不止是海鲜。/图虫创意

时间流逝,工作依旧在继续,手头事务完结的同事们有些已经返家,没有做完事的也忙着在收尾,整个武汉,年味越来越浓。

2020年1月15日,官方发布消息:“病毒性肺炎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

这则消息,让人内心起了点波澜,但武汉人天生的豪气和乐观,确实没有对此过分紧张。

正如网上段子所说的,世界人民觉得中国是“疫区”,中国人民觉得武汉是“疫区”,武汉人民觉得汉口是“疫区”,汉口人民呢?在开心地办年货、吃年饭、聚会,不想搭理你们。

武汉“封城”那天,我有点难过,但很平静

该吃吃该喝喝,遇事别往心里搁,是当时的普遍心态。/作者供图

段子当然有调侃夸大的成分,但毕竟新春佳节是中国最大的、最重要的传统节日,一年的辛酸,一年的收获,都会在这个时候得到释放,喜悦而又充满期待的心情冲淡了一切。

情况不断变化。慢慢的,全国开始聚焦,专家组忽然来到武汉,骤然让人觉得形势严峻起来。

1月21日人民日报官方媒体倡议,“请其他地区市民无特殊事项不要去武汉”、“请武汉市民尽量留在武汉”。地铁里,人们纷纷戴起了口罩,行人也少了很多。

1月21日是律所既定的年前最后一个工作日,看到各种消息,我果断地通知办公室同事:中午提前关门放假。

律师这个职业,一年忙到头,即使过年期间,也会有各种聚会,要么跟亲友,要么跟同行,一样忙碌。

但我直觉,今年这个年将会非常不一样,会安静地呆在家中。当时,我心中甚至暗想:居然有一天会真的闲下来,而且是一种特别的原因。

1月22日上午,两个已经买了票计划去外地的同事在微信群里说,已经退了票。我很是感动。

一个是三四年没回东北老家探望父母和长辈的同事,一个是老婆孩子放寒假去了深圳、他自己等着过去团聚的同事。

为了响应政府号召、不给社会添乱,两位同事都放弃了这难得的亲人团聚机会,选择坚守在武汉,真的让人敬佩。

危急时刻,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冲锋在前线,但平凡的人也有伟大闪光的瞬间。

武汉“封城”那天,我有点难过,但很平静

以往热闹的江城,封城后也冷清下来。/ 图虫创意

1月23日注定是一个永生难忘的日子。

早上7点多醒来看微信,赫然发现了武汉市关闭公共交通的消息。

要说完全不震惊是假的,毕竟这么大的城市、这么多的人口,说封就封了,这在新中国也算首次了吧。2003年非典那年,北京、广州都没有封城。

愣了几秒钟后,我给老妈打了个电话,叮嘱若干,她不上网,什么消息都会滞后一些。

震惊之后,我有点难过,但并不恐慌,也不气馁,不知道是不是职业原因。做律师二十来年,该直面的都碰到过了,冷静是我的基本要素之一。

武汉“封城”那天,我有点难过,但很平静

一抢而空的超市。/作者供图

我将封城的消息和几个熟识的朋友分享了一下,同时提出建议:现在不要去超市抢购,因为恐慌是人的本能,估计这时的超市会出现疯抢现象,人多聚集更危险。

果不其然,陆续传来超市人巨多、加油站排队加油的消息。既然已经是这样的结果,也只能坦然面对了,焦虑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微信朋友圈不断传来各种真假莫辨的消息,其实我想说,这个时候,对消息应该有充分的判断力,随手的转发,都可能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如果没有判断力,建议远离手机,分散注意力。精神的高度紧张,只会带来身体的更加不适,恶性循环。

1月24日,大年三十,这是我人生中第一个不跟长辈一起共度除夕的特别日子。

一大早,律所的微信群很热闹,提前回到老家的同事分享当地的情况,留在武汉的同事讲述自己的经历。

说着说着,不自觉地聊到了工作。

有同事说:估计我们的工作都得停滞。有同事问:那诉讼时效和诉讼期间快到的案子怎么办?另有同事回答:不可抗力,时效中止,随手附上法条。

真是一群可爱的人。

2008年武汉因为暴雪,我办的一个案子免除当事人部分违约责任,曾经用到过不可抗力条款。没想到这种罕见的情况如今再次出现,而且我们每个人都身在最危险的前线。

2020年春节,是一个特别的春节,我们武汉人坚守在自己的阵地上,全国人民和我们同舟共济。

1998年,我们迎战过武汉的特大洪水;2003年,我们一起抗击过非典。武汉是一座勇于面对困难,不断战胜困难的城市。

我是武汉人,我相信这次我们一定也能挺过去。

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如果不能邀请大家春天到武汉来赏樱花,相信一定可以邀请大家夏天来武汉赏荷、吃小龙虾。

武汉“封城”那天,我有点难过,但很平静

✎作者 | 周静雯(律师)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武汉“封城”那天,我有点难过,但很平静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