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分夺秒,五篇新型冠状病毒文章在《柳叶刀》《NEJM》顶刊发表

2019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牵动了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的心,事实上对于医学研究者来说,这也是争分夺秒发表顶尖医学期刊的机会,要知道,管轶就是在2003年连续发表关于SARS病毒的文章而出尽风头。

这两天医学领域的国际顶级期刊《柳叶刀》和《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纷纷在线发表了有关2019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有关文章和社论。

其中柳叶刀(the lancet)在1月24日发表了两篇在线文章。

一篇是香港大学新发传染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为第一通讯单位发表的《A familial cluster of pneumonia associated with the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dicating person-to-person transmission: a study of a family cluster》,这篇文章对病毒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尤其是家庭之间的传播进行分析。

争分夺秒,五篇新型冠状病毒文章在《柳叶刀》《NEJM》顶刊发表

一篇是武汉金银潭医院黄朝林领衔发表的《Clinical feature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 China》,这篇文章对新型冠状病毒的临床特征进行了说明,数据来自2019年12月16日至2020年1月2日的41名患者的临床数据。

争分夺秒,五篇新型冠状病毒文章在《柳叶刀》《NEJM》顶刊发表

同样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发表了三篇关于武汉肺炎冠状病毒的文章,其中一篇研究文章,一篇社论文章,一篇评论文章。

争分夺秒,五篇新型冠状病毒文章在《柳叶刀》《NEJM》顶刊发表

1月25日,医学顶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在线发表了来自高福院士等人为通讯作者的研究文章“A Novel Coronavirus from Patients with Pneumonia in China, 2019”,作者们分别来自中国疾控中心、北京地坛医院、武汉金银潭医院、湖北疾控中心等单位,对2019武汉新型肺炎进行了介绍和描述。

同期由爱荷华大学微生物与免疫系斯坦利·珀尔曼(Stanley Perlman)博士撰写的社论文章“Another Decade, Another Coronavirus”,认为要确定病毒的传播和来源的鉴定。

另外一篇“透视”观点文章则是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Vincent J.Munster等人的“A Novel Coronavirus Emerging in China — Key Questions for Impact Assessment”,对一些影响病毒评估的关键问题进行了叙述。

争分夺秒,五篇新型冠状病毒文章在《柳叶刀》《NEJM》顶刊发表

总之,各大医学机构都在争分夺秒发表高水平论文,关乎安全的重点医学文章更容易被接受。

我们也不必指责,研究型的医生就需要发表高水平的文章,内地的医学研究者不发表也会被香港的研究者抢先发表,这也是医学研究的必须,不发表就是不作为,只有通过发表文章分享研究结果,才能让更多的学者关注和进入到这些领域的研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争分夺秒,五篇新型冠状病毒文章在《柳叶刀》《NEJM》顶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