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首只导盲犬的一天:出门专走人行道,遭遇过拒载的尴尬

来源:楚天都市报

楚天都市报消息,早上5点半,武汉市盲校的老师邹时勇就起床了。因为他的课开始的时间比较早,需要提前到教室里准备。和他一起起床准备开始工作的还有“六六”,一只黑色的拉布拉多犬。它身穿的导盲鞍上,标注着它的特殊身份:导盲犬。

“六六”是武汉第一只持证上岗的导盲犬,今年6月来到武汉。它的一天,从穿上导盲鞍的时刻开始,就开始进入工作状态。对武汉的众多盲人来说,拥有一只像“六六”这样的导盲犬,让他们看到了改变生活状态的可能。

武汉首只导盲犬的一天:出门专走人行道,遭遇过拒载的尴尬

过马路

训练一年多淘汰率达七成,要成为它的主人也需要考核

导盲鞍的形状类似一件安装了金属把手的马甲,当“六六”向左或者向右走的时候,握住把手的邹时勇能感受到来自左边或者右边的拉力,从而弄清楚“六六”要把自己带向哪里。早上6点多,校园里还没有太多行人,“六六”带着他穿过从宿舍到教学楼的道路,来到楼梯前,“六六”停下,让邹时勇用脚确定了楼梯的位置后,才继续爬上4楼。邹时勇说,“六六”的作用就是一根“行走的导盲杖”。

武汉首只导盲犬的一天:出门专走人行道,遭遇过拒载的尴尬

绕障碍

成为“行走的导盲杖”并不容易。“六六”今年两岁多。出生45天左右,它被送去寄养家庭。“养父母”帮助它“见世面”的同时,教它养成良好的家庭习惯,并开始初步培养规则意识。1岁,“六六”和伙伴们回到大连导盲犬培训基地。结束寄养期回到基地的一个月内,它们被安排体检、绝育、进行行为学测试,进行初轮筛选。不合格的狗,在这一轮就会被淘汰。

整个训练分为训导期和共同训练期两部分。在为期一年左右的训导期里,训导员要教会它们找人行道、走直线、绕障碍、上下台阶、过马路、到达目的地等出行训练,让狗狗学会自处与等待的办公室训练等。训导期中,狗会因为各种原因被淘汰。比如,有的先天胯关节骨骼发育不良,不适合长期大量走路;有的胆量过小;还有的各方面都很优秀,但就是不愿意领着人走路。

武汉首只导盲犬的一天:出门专走人行道,遭遇过拒载的尴尬

通过了训导期的狗还要接受最后一次大考。在带“六六”回武汉前,邹时勇要在基地和它同吃同住45天,进行共同训练。共同训练的目的是要评估,导盲犬能否完全听从使用者的指挥,使用者能否驾驭自己的导盲犬。“六六”和邹时勇都是这场考试的考生。“六六”顺利地通过了考核,这样它才能从基地毕业,成为真正的导盲犬。在大连导盲犬培训基地,导盲犬的淘汰率在70%左右,每年“毕业”的导盲犬,也不过20多只。

中午出门,选择最安全的时机过马路,定点上厕所是“职业技能”之一

学生们陆续来到教室,邹时勇要准备上课了。他解开“六六”的导盲鞍,让它进入半工作状态。在不需要出门的情况下,“六六”可以稍事休息。但只有在邹时勇向它发出口令:“坐!卧!”之后,它才会趴下。在邹时勇上课的时候,教室里是听不见“六六”发出的任何声音。虽然在这段时间里,它偶尔会换一下坐或者卧的姿势,但是始终是安静的。

武汉首只导盲犬的一天:出门专走人行道,遭遇过拒载的尴尬

主人做事时它安静休息

中午上完课,邹时勇要出门,“六六”又穿上了导盲鞍。一出校门,“六六”就走上了人行道。遇到凸起的地砖,遇到台阶,上坡、下坡,走到路口,“六六”都会停下,等待邹时勇确认前方的环境,再继续通行。如果前方遇到障碍物,或者迎面而来的电动车和行人,它会根据与对方的距离,周围的空间做出判断,可以继续直行,还是需要绕开。

在路口,邹时勇举起手,问“六六”:“可以过马路了吗?”与人不同,狗对红绿色的分辨能力并不是很突出,因此“六六”是根据过往车辆的速度和距离来判断,机动车司机是在减速让行,还是在加速通过。当它看到斑马线前的车辆都停下,或者没有车辆通过时,它就会选择横过马路。时机的选择,来自于导盲犬培训基地的训练,原则是保证安全。

回到学校,邹时勇让“六六”走到了绿化草坪的中央。这里是“六六”每天固定上厕所的地方。对导盲犬来说,这不仅是一种好习惯,也是一项职业品格和职业要求。导盲犬的主要犬种是拉布拉多犬和金毛猎犬,体型较大,排尿和排便量都比较大,如果在出门时随处“方便”,会给周围的人和使用者带来困扰,而且难以清理。所以,导盲犬的一项重要训练项目,就是定时定点排便。

它也曾遭遇过拒载和围观,工作中最不喜欢被人打扰

邹时勇说,以前他一个人,不喜欢出门,现在六六来了,放假就出去,他们坐地铁到汉街看风景、去吃各种好吃的,玩各种好玩的。假如在路上偶遇六六,他希望大家切记四不一问:不抚摸、不呼唤、不喂食、不拒绝;在有时间和能力时,主动上前询问使用者是否有需要帮助的地方,这样才是真正的尊重,不然可能会扰乱六六的情绪,影响它的导盲工作,还会给使用者带来危险。在路上,“六六”偶尔遇到主动抚摸它的人,它的表达方式就是加速通过,或者绕道离开。“六六”经受过严苛的训练,不会发怒攻击人类。事实上,导盲犬遴选的一项重要要求,就是三代之类无攻击倾向(国际上无一例导盲犬伤人事件)。

武汉首只导盲犬的一天:出门专走人行道,遭遇过拒载的尴尬

除了被围观、抚摸,“六六”遭遇的另一项尴尬是拒载。刚到武汉时,邹时勇带着它,在上公交和进地铁站时都吃过闭门羹。现在“六六”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已经很少遇到阻碍,但是打出租车成了一个新的难题。在雨天或赶时间的时候,的士司机看见牵着“六六”的邹时勇,经常会直接加速驶离。“其实六六上车以后从来不会往座位上跳,都是安静呆在我的脚下”,可是一般情况下,他都没有机会这样对司机解释。邹时勇也呼吁,希望武汉的地各种交通工具或者公共场所,都应该向导盲犬敞开大门,让它带着使用者顺利出行,大家都以包容的态度去接纳他们,不要拒绝它们。导盲犬不仅是视障人士的另一双眼睛,也是生活上不可或缺的心灵伴侣。

等了四五年才领到它,晚上下班后它几分钟就能入睡

晚上6点多,邹时勇回到了学校宿舍。这也意味着“六六”一天的工作基本结束。虽然除了周末回家,他们的活动范围一般只限于盲校及周边,但在这10多个小时里,“六六”实际上一直都保持着工作的状态。即使偶尔趴下来小憩,它也会很容易被周围的响动惊醒。不过回到了家,邹时勇知道“六六”几分钟就能睡着,“它到了自己的床上,很快就会听到呼噜声”。

“六六”一天要吃两餐,食谱以狗粮为主,加上蔬菜、水果,早上邹时勇吃鸡蛋时,会把鸡蛋黄剥出来,给“六六”补充营养。平时邹时勇还会随身带一些狗饼干,作为“六六”完成导盲工作的奖励。除了口头表扬和喂食,“六六”最爱的表扬方式是玩球。这时解下了导盲鞍和狗链的它会和一只普通的宠物狗一样,欢脱地追逐着邹时勇扔出的球。

由于高淘汰率和较长的训练周期,要得到导盲犬的服务并不容易。邹时勇从提交申请到接回“六六”,中间等了四五年的时间。申请导盲犬不需要额外费用,不过每个月花在“六六”身上的钱,都有五六百元。

导盲犬的工作年限为6到10年。根据基地的要求,“六六”每年要进行体检,评估其身体机能情况。它现在是徐东一家动物医院的“VIP”,了解到它的特殊身份,驱虫、体检、看看小病,能减免的费用医院都帮邹时勇减免了。邹时勇说,他希望能尽可能地让“六六”陪伴自己的时间更长一点。

武汉首只导盲犬的一天:出门专走人行道,遭遇过拒载的尴尬

定点大小便

相关链接

导盲犬也有国家标准,申请需要满足这几项条件

2018年12月1日,导盲犬国家标准正式实行。标准规定,一只合格的导盲犬需要接受的技能训练包括:坐、卧、立、等待等十几项服从训练;直线行走、靠边行走等基本行走训练;静态障碍绕行、动态障碍绕行、空中障碍物绕行等基本安全训练;过马路、乘电梯、乘坐交通工具、寻找标记物等多项综合能力训练。导盲犬训练结束后还要进行考核评估,合格后才能成为导盲犬。在交付使用者之前,导盲犬还要和使用者进行至少1个月的共同训练,让犬适应使用者,并服从使用者的指令。标准还提出导盲犬回访与复训、退役的要求。每只导盲犬都要建立档案记录。

盲人申请导盲犬需要什么条件?记者为此连线了大连导盲犬培训基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申请导盲犬的盲人一般要求年龄18到50岁之间,以尽量满足出行需求更多的人。申请者除了要求有正式工作,具备照顾导盲犬的基本条件,有爱心之外,还要接受过定向行走训练。因为导盲犬毕竟不是导航系统,如果使用者本身不具备基本的外出行动能力,单靠导盲犬是难以行动的。

每一只导盲犬每年都会接受体检和回访,以确定它的身体机能情况,评估它是否还能胜任工作。从原则上讲,一只导盲犬一生只能为一位使用者服务,身体状况不能胜任工作的导盲犬将会退役,退役后的去向主要有两种,一是回到当初的寄养家庭,二是回到导盲犬培训基地。不管去到那里,它们都将回归到一只普通宠物狗的生活中去。

原标题:武汉第一只导盲犬的一天:出门专走人行道,见到障碍可以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宠物 » 武汉首只导盲犬的一天:出门专走人行道,遭遇过拒载的尴尬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