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专家:新型冠状病毒致死率相对较低,但不能排除变异可能

2020年1月20日,世界卫生组织命名了一种新的冠状病毒——“2019-nCoV”,它因2019年武汉病毒性肺炎病例而被发现。为了了解并还原冠状病毒的研究情况,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日本群马大学大学院(研究生院)医学系研究所感染生体防御专业教授神谷亘。神谷亘教授表示:“从目前公布的数据看,新型冠状病毒的致死率比SARS和MERS低,但不排除变异的可能性。”

日本专家:新型冠状病毒致死率相对较低,但不能排除变异可能

日本群马大学大学院(研究生院)医学系研究所感染生体防御专业教授神谷亘(图据日本微生物病研究所临床感染症学研究小组网站)

神谷亘教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目前已经被发现的冠状病毒大约有15种,分为可感染人型和不感染人型。虽然冠状病毒本身容易发生变异,但自然条件下,那些不感染人的冠状病毒很难突然变异成可感染人的类型。”

不属于一级传染病,通常只需在Bsl-3进行实验

据了解,神谷亘是日本冠状病毒研究领域的专家,2002年SARS病毒爆发之后,曾专门前往美国德克萨斯大学从事与SARS相关的研究。回国后,神谷亘曾在日本微生物病研究所工作,成立了临床感染症学研究小组,专门从事跟人与动物相关的冠状病毒研究,其中包括SARS以及MERS的病毒学基础研究。

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神谷亘教授表示:“冠状病毒在自然界中比较常见,可以感染多种哺乳动物和禽类。我们曾经的研究小组主要是从分子结构层面对冠状病毒的复制机构、病原性等进行分析研究。我们的实验室也对众所周知的SARS和MERS这两种冠状病毒进行过研究。”

根据日本的《感染症法》(传染病法)规定,传染病一共分为5个等级,1级传染病危险性最大。1级传染病主要包括埃博拉、南美出血热、马尔堡病等7种,必须在等级和安全性最高的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Bsl-4)里进行研究。SARS和MERS这两种冠状病毒被《感染症法》认定为2级传染病,只需要在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Bsl-3)进行实验即可。

另外,神谷亘教授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目前已经被发现的冠状病毒大约有15种,分为可感染人型和不感染人型。虽然冠状病毒本身容易发生变异,但自然条件下,那些不感染人的冠状病毒很难突然变异成可感染人的类型。”

之前已知6种可感染人类,SARS和MERS危害大

据神谷亘教授介绍:“迄今为止,人类已经发现了6种可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分别是上世纪60年代发现的HCoV-229E、HCoV-OC43以及本世纪初发现的HCoV-NL63、HCoV-HKU1。这4种冠状病毒也会在人身上引发感冒等症状,但是由于其病原性(病原体感染给寄主引起疾病的能力)很低,大概只有10-15%的感染者会发病,即便是爆发期,发病率最高也就只有35%。这4种冠状病毒通常不会造成严重疾病,少数免疫力差的患者可能会出现肺炎等并发症。”

另外两种可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就是众所周知的SARS和MERS。神谷教授表示:“跟前4种可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相比,2002年爆发的SARS和2012年从中东地区开始爆发的MERS这两种冠状病毒的病原性更高,致死率也更高。其中,SARS的致死率为10%-15%,MERS的致死率为30%左右。”

不过,神谷教授强调:“无论是SARS,还是MERS,其致死率跟1级传染病相比,还是比较低的。比如,1级传染病中,埃博拉的致死率高达90%。”

新型冠状病毒致死率相对较低,上升的可能性也很低

2020年1月20日,世界卫生组织把在中国武汉发现的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命名为了“2019-nCoV”,成为了人类目前已知的第七种可以传染人的新型冠状病毒。

神谷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普通的冠状病毒一般有大约20个蛋白质。SARS比普通冠状病毒多8个蛋白质,MERS比普通冠状病毒多5个。我目前并不清楚这个新型冠状病毒的蛋白质数量,所以无法判断它的病原性高低。”

神谷教授还表示:“判断病毒病原性高低的方法有很多,基因组序列分析只是其中之一。还可以通过动物实验来比对新型冠状病毒与传统冠状病毒的病原性。动物实验是科学证明的必要手段。另外,也可以根据感染者和死亡者人数来进行判断。”

在谈到新型冠状病毒的致死率时,神谷亘教授表示:“从目前公开的数据来看,新型冠状病毒的致死率比SARS、MERS相对较低,但不能说就没有变异的可能性。一旦发生变异,致死率可能会上升。不过,跟SARS发生当时相比,现在的医疗机构在应对这种突发重大疫情上都有了丰富的经验,新型冠状病毒致死率上升的可能性很低。”

并不仅限于东亚地区才有,研究水平有待提升

2019年12月中国发生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因此,在一些人看来,冠状病毒更容易在东亚地区发生,而在医疗卫生条件相对落后的东南亚地区、南亚地区却几乎没有发生,这是个非常不可思议的现象。

对此,神谷教授解释说:“冠状病毒感染分布在全世界多个地区,中国以及英国、美国、德国、日本、俄罗斯、芬兰、印度等国均已发现本病毒的存在。没有直接证据表明气温可以影响冠状病毒的传播和发病。酒精对冠状病毒有一定效果是有依据的,因为它本身是一种包膜病毒。”

虽然人类早在1937年就首次从鸡身上分离出了冠状病毒,但实际上对冠状病毒的认识非常有限。神谷亘也承认:“目前人类尚未完全揭开冠状病毒的之谜,也没有应对SARS和MERS的抗病毒特效药和疫苗。这还需要全球的研究人员携手应对。”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罗天采访报道

编辑 龚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日本专家:新型冠状病毒致死率相对较低,但不能排除变异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