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周宜兴 中华文明8000年历史五大新佐证立论

编者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九届十届常委周宜兴在第二届海峡两岸中华传统文化论坛上语出惊人提出对建立中国文明标准,对中华文明8000年的新立论,受到来自世界五大洲及台湾、港,澳地区的代表给予了赞同与支持。

原标题《坚定文化自信,建立中国的考古文明标准,为中华文明8000年立论》,新时代,处处充满着创新机遇。党的十九大提出坚定文化自信,推动文化繁荣兴盛。并指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源自于中华民族五千多年文明历史所孕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这个五千多年的“多”,为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给出了更深远的时空。中国的考古事业在新时代,应当有新的作为。我国必须建立中国的考古文明标准。

周宜兴说,自上世纪中叶《最初的文明·文明的起源与考古学》一书出版以来。由美国考古学者克拉克洪教授和英国考古学者丹尼尔教授共同倡导的确立古代文明的标准——文字、城堡、铜器(冶金术)三要素成为确定一个文明诞生的基本条件。这一标准逐渐被全球考古界普遍接受和广泛应用。中国的考古界,长期以来也一直把这三个要素奉为不可逾越的红线。这在很大成度上束缚了我国一些考古工作者,对中国本土上古文明探寻的自信。

夏商周断代工程确立了中国五千年文明历史。这一成果,至今还受到西方考古学者和国内某些学者的诟病和否定。其依据就是中国最早的文字和青铜器,都只是在三千七八百年前出现的。依照丹尼尔的西方标准,否定中国的五千年文明,他们觉得是振振有词的。然而,克拉克洪和丹尼尔所建立的标准,是否适应用中国上古时代文明诞生的实际呢!这是一个值得怀疑和研究的问题。克拉克洪教授研究的是近东考古,丹尼尔教授研究的是欧洲考古,他们是依据自己的考古认知提出他们的标准的。在他们的标准中并没有纳入中国考古的实际。而中国上古时代的农耕文化实际,与近东和欧洲的上古时代的草原文化实际,差别是很大的。拿人家的标准硬套我们的上古文明,显然是不可取的。因而,建立中国的考古文明标准就显得非常必要。

近四十年来,中国境内新石器时代遗址发掘成果斐然,许多成果一再证明中国的上古文明,是由农业生产的成熟而促成的。这为建立中国的文明标准提供了坚实的考古支持。同时也促成了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向着比5000年更加深远年代推进的科学假设。一个合理的假设就是成功的一半。2007年3月11日上午。在全国政协十届五次会议的大会口头发言中,我以“启动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发掘并研究龙文化的根”为题,提出了“中国文明史在5000年的基础上,可向前再推3000年”的假设。这一假设的提出,是以大地湾遗址发掘成果所展现的大地湾文化,和以古籍记载和民间口传历史共同传承的伏羲文化,在时间与空间上双双重合为依据的。中华文明8000年的假设,是以深厚的历史依据和考古实据为基础的,是科学的假设。

10年以来,中华文明8000年的假设,得到了海峡两岸同胞和海外华人越来越多的认同与支持。为了这一假设成为现实,在2015年11月出版的《中华文明8000年》(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一书中,我提出了“建立中国的文明起源标准”。标准有五条,书中给出了每条标准的考古的与历史根据。2018年8 月在贵州省举办的第二届探寻中华文明源头:易经刻画符号与彝汉文化研究高峰论坛会上,参加会议的学者都很贊成建立中国的文明标,并对五条具体标准提出了修改建议。现把这五条标准列出如下:

天文历法促农业生产成熟,农作物成为人类主要食物。

示意文字创立,人类从实物记事进入符号记事时期。

具有社会管理功能的聚落——城市雏型形成。

彩陶礼器出现,大量陶质器物在祭祀、生产生活中应用。

乐器与乐谱出现,音乐在祭天的礼仪中隆重显现。

这五条标准,每条都有厚重的考古成果与古籍记载为后盾。《中华文明8000年》一书有详细阐述,该书各省级图书馆都有收藏,本文不再重复。衷心希望中国考古界、历史界和广大关注中华探源工程的朋友大家共同討论、修补完善这五条标准。为早日建立中国的考古文明标准,为中华文明8000年的科学假设的实现,做出基础性的努力与贡献。

作家周宜兴 中华文明8000年历史五大新佐证立论

【作者简介】周宜兴,男,甘肃天水人。1961年毕业哈尔滨工业大学电机系。长期在高校任教。1991年从政,历任民盟甘肃省主委、甘肃省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九届十届常委。2006年开始文学写作,并研究伏羲文化,已有长篇小说、文化专著约11部作品出版。现为中国作协会员。 来源中国报道 文/周宜兴 责任编辑:吴蜀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时政 » 作家周宜兴 中华文明8000年历史五大新佐证立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