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人来了上海,一些人去了武汉

昨天的朋友圈有点魔幻,白天都是吐槽和担心从华中方向来了多少人,但到晚上刷屏的是上海抗击疫情医生出征武汉!

没有人感到意外,但很多人潸然泪下。每当国家有重大自然灾害或疫情发生,上海救援队和医疗队都会第一时间披挂出征,直面生死。这是国家的信任,也是上海的担当。

按照国家统一部署,上海一日之内召集3批(每批135人)医务人员待命,随时准备开赴武汉抗击疫情。

同济十院:短短半个多小时就有呼吸危重症科、重症医学科、急诊科等10多位医生报名,不到20分钟,护理部3个名额认领完毕;

华山医院:副院长一句“使命与召唤”,不到一个小时3位医生9位护士组成的三批华山医院医疗队组建完毕;

仁济医院:1.5小时内所有队伍组建完毕……

一些人来了上海,一些人去了武汉

“收到,报名。”

“收到,报名。”

“收到,报名。”

平淡而简短的四个字,每一个按下回车键的人,何尝不知道其中可能包含生命的危险。然凡大医者,“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唯一心赴救,誓挽狂澜!

其中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钟鸣医生,作为首批国家卫健委唯一指令上海委派的专家,已于昨日午夜抵达武汉,此刻已参加危重病人的救治工作。

一些人来了上海,一些人去了武汉

月台上逆行的身影,请战书上按下的红手印,很多人在朋友圈说,看到这些照片哭了。在最危急的时刻,在最危险的地方,总有人挺身而出,为生灵取火,与恶魔拼搏。

我们在朋友圈和微信群看到,武汉的发烧病人和疑似感染者,因为没有足够的医生和诊室而排成长队,焦虑、无奈,有人甚至发出绝望的哭喊。

武汉“封城”,但武汉不是孤城!上海的医生,正是为挽救武汉的生命而去,为扑灭猖獗的疫病而去。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此其时也!

一些人来了上海,一些人去了武汉

医生已经集结或出发,而作为国家生物制剂和防护用品生产的重镇,上海相关企业早已与疫魔奋战多日。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与疫情决战的重要一环在上海。中国疾控中心委托的三家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生产企业,全部在上海,分别是上海辉睿生物、上海捷诺生物和上海伯杰公司。

很多天来,这三家企业都已进入24小时全速运转模式,只为生产更多的测试盒,第一时间交付到全国各地医院的生物检验室,让病魔无处遁形。

上海伯杰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是测试剂生产企业之一。员工们连续通宵生产,有的工人直接在公司打地铺休息,累了就睡一会,醒了就马上投入生产。物流停工,员工们亲自运送试剂到武汉!一位工人对记者说:“已经不是赚钱的问题了,能在这个时刻为国效力,我们感到很荣幸。”话语朴素,但很感人。

一些人来了上海,一些人去了武汉

伯杰试剂盒QC人员在QC实验室对新冠试剂盒进行质检

此时此刻,位于远郊奉贤的上海远钦净化科技有限公司内一片繁忙,已返乡的员工被召集回来,就连工厂附近的朱店村、钟家村的村民都赶来帮忙,他们的任务是生产口罩!全国订单超过500万个,但老总明确表示:出厂价格则保持不变。

位于金山区的上海洁安实业有限公司,春节期间“朝6晚8”全力赶制病毒防护用品,日产口罩、隔离衣帽2万套。这些都是全国对抗疫情一线急需的物资。

昨天也有一篇文章刷了朋友圈:《2003年SARS,上海1700万人仅8人感染,怎么做到的?》。但我看了有点黯然神伤。不仅仅是因为上海早已破了这值得自豪的纪录,更因为17年过去,我们为什么第二次踏进了同一条河?

一些人来了上海,一些人去了武汉

我们不知道究竟有多少疫情发源地的人进入上海。但我们看到今天上午上海确诊病例已经达到20例,在各大城市中仅次于武汉和北京。上海也是全国购买口罩最多的城市,虽然很多人依然没有买到口罩。上海人纷纷取消了出行,取消了聚会,在阴雨的冬日,猫在家里焦虑地刷屏,在微信群里互相取暖。

今天明叔不想开任何一句玩笑。

只想请已经抵达上海的疫区群众记得在你下榻的地方自我隔离,最好通知警方或所在居委会。千万不要去人多的地方,有症状请戴上口罩即刻就近诊治。

一些人来了上海,一些人去了武汉

也特别特别提请正在或即将开赴武汉的上海医生,记得一定戴好全套防护装备出诊,防护服、口罩、目镜、手套,记得留出时间,吃饭、喝水、休息。

明天就是新春第一天,白玉兰花就要开了。我们期待你们凯歌归来,莫过元夕!

新民眼工作室 明叔

编辑 | 黄佳琪 龚紫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一些人来了上海,一些人去了武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