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来袭,阿比多尔等药品列为疫情防控储备药品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进展

2019年12月以来,武汉发现多起病毒性肺炎病例,引起世界广泛关注。截至2020年1月22日24时,国家卫健委消息称:国内25个省(区、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571例,死亡17例。累计报告疑似病例393例。境外通报确诊病例:中国香港1例,中国澳门1例,中国台湾1例;美国1例,日本1例,泰国3例,韩国1例。

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已宣布将该病纳入国家“乙类”传染病,采取“甲类”传染病防控措施。

目前追踪到密切接触者5897人,已解除医学观察969人,尚有4928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快速指南》发布

1月22日,同济医院救治医疗专家组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和世界卫生组织相关建议以及武汉地区临床一线诊治经验,制定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快速指南(第一版)》,供临床诊治参考。

指南分析了2019-nCoV的病原学特点,并就2019-nCoV感染的肺炎流行病特点、临床特点、诊断、鉴别诊断、治疗、预防和防护提出诊疗建议

目前尚无特异性的抗病毒药物。在经验性抗微生物治疗部分,指南强调:若有地方性流行病学史或其他感染相关的危险因素(包括旅行史或接触动物流感病毒)时,经验疗法应包括神经氨酸酶抑制剂(奥司他韦)或者膜融合抑制剂(阿比多尔)1。

充分了解抗病毒药阿比多尔

阿比多尔(arbidol)是前苏联药物化学研究中心研制的非核苷类抗病毒药物,于1993年在俄罗斯首次上市,属于OTC类,是一种广谱抗病毒药物。近年来的研究表明,阿比多尔对多种病毒包括流感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RSV)、副流感病毒、人鼻病毒、柯萨奇病毒(CV)、腺病毒(ADV)、非典型性肺炎冠状病毒(SARS-CoV)、汉坦病毒(HTNV)、丙肝病毒(HCV)和乙肝病毒(HBV)等均有一致作用2。阿比多尔用于流感及急性呼吸系统疾病的防治,能够显著缩短病程,缓解症状,降低并发症的发生率3。

阿比多尔目前在中国获批的适应证主要是由甲型、乙型流感病毒引起的上呼吸道感染,对其他一些病毒的抑制作用研究结果大多来源于体外和动物实验。有体外研究证实,阿比多尔对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CoV)有抑制作用4。国外学者也证实,25、50和100µg/ml浓度的阿比多尔在体外均能抑制SARS-CoV感染的GMK-AH-1细胞5。同样另有一项体外研究表明,阿比多尔对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CoV)有明显的抑制作用6。阿比多尔防治上述两种冠状病毒均有国家专利。

因阿比多尔临床应用经验有限,对SARS-CoV和MERS-CoV的抑制作用目前也仅限于体外研究,其能否在本次疫情中发挥抗病毒作用,尚存在争议。目前官方文件及专家均认为,针对2019-nCoV目前尚无有效的抗病毒药物,但阿比多尔对其他冠状病毒抑制作用的结果,也给下一步的研究方向提供了参考。武汉协和医院1月23日公布的急诊科张劲农主任撰写《武汉协和医院处置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策略及说明》中提到若前期用了奥司他韦和莫西沙星,病情仍然恶化:(1)阿比多尔(琦效®)+奈诺沙星(太捷信®)口服,或(2)阿比多尔+利奈唑胺口服或静脉滴注。说明中提到少数感染患者使用琦效®(阿比多尔)后感觉有效(证据级别不高)。期待更多的临床数据能为我们揭晓答案。

抗击新型冠状病毒,医药人共同出击

抗击新型肺炎第一线的医务工作者,再次成为这个时代的英雄。医护人员的安全,也牵动全国人民的心。

保证药品和其他医疗用品的供应,同样是抗击疫情的关键。作为盐酸阿比多尔片-琦效®的生产厂家,石药集团在疫情早期,经调研文献发现阿比多尔潜在活性的同时,已向武汉捐赠5万盒药品,支援一线临床医生。疫情发生后,临床阿比多尔需求量骤增,同时也有多个地方卫健委将阿比多尔列为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的储备药品。石药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将加强质量管控和生产协调,充分保障阿比多尔的供应,坚决保证不涨价。

愿在国家的科学防控下,此次疫情能快速控制。愿抗击新型肺炎前线的医务工作者都能平安归来。

另附目前常用抗病毒药物的作用机制及抗病毒谱。

表1 常用的抗病毒药物的作用机制及抗病毒谱7,8

分类

作用机制

抗病毒谱

代表药物

神经氨酸酶抑制剂

选择性抑制神经氨酸酶的活性,阻止病毒由被感染细胞释放和入侵邻近细胞,减少病毒在体内的复制

对甲型、乙型流感均有效

奥司他韦、扎那米韦、帕拉米韦

血凝素抑制剂

1.激活体内 2,5-寡聚腺苷酸合成酶(抗病毒蛋白),特异性抑制病毒脂质囊膜与宿主细胞膜的接触、黏附及融合,阻断病毒基因穿入细胞核,抑制病毒DNA和RNA合成

2.调节体内干扰素水平9,提高机体免疫力

3.增强体内吞噬细胞活性,提高病毒清除速率10

流感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副流感病毒、人鼻病毒、柯萨奇病毒、腺病毒、非典型性肺炎冠状病毒、汉坦病毒、丙肝病毒和乙肝病毒等2

阿比多尔

M2离子通道阻滞剂

阻断流感病毒M离子通道,从而抑制病毒复制

针对甲型流感病毒

金刚烷胺、金刚乙胺

参考文献

1.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快速指南(第一版).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官网.2020.01.22.

2.张菊, 万峰. 非核苷类抗病毒药物阿比多尔的研究进展. 中国循证儿科杂志. 2011;6(4): 308-312.

3.Blaising J, Polyak S J,Pécheur E I. Arbidol as a broad-spectrum antiviral: an update[J]. Antiviralresearch, 2014, 107: 84-94.

4.纪晓光,赵艳红,张敏,赵京花,王京燕. 阿比多尔抗SARS病毒的体外实验研究.《解放军药学学报》2004年4期.

5.Khamitov R A, Loginova S I,Shchukina V N, et al. Antiviral activity of arbidol and its derivatives againstthe pathogen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in the cell cultures[J].Voprosy virusologii, 2008, 53(4): 9-13.

6.关文达, 杜秋伶, 江海明, 等. 阿比多尔与连花清瘟胶囊对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的体内外抑制作用比较[J].广东医学,2018 (23): 3.

7.流行性感冒诊疗方案(2019年版)[N].医政医管局官网, 2019.11.

8.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等. 流行性感冒抗病毒药物治疗与预防应用中国专家共识.中华医学杂志.2016; 96(2): 85-90.

9.洪波等.聚肌胞、阿比朵尔诱导产生干扰素最短时效研究. 海南医学2014; 25(22):3280-3282.

10. Drinevsky V P, Osidak L V,Natsina V K, et al. Chemotherapeutics in the therapy of influenza and otherviral respiratory infections in children[J]. Antibiot Khimioter, 1998, 43(9):29-3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新型冠状病毒来袭,阿比多尔等药品列为疫情防控储备药品
© 2015-2020蛋蛋赞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