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采访了几位留在武汉过年的外地人

 荔枝特报专稿 记者/周诗婕 李照

  截至1月22日24时,国家卫健委收到国内25个省(区、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571例,其中重症95例,死亡17例(均来自湖北省)。

  1月23日凌晨,武汉发布交通封城的通告。

  自2020年1月23日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1月24日即是除夕,中国传统的团圆佳节。作为有着数百万流动人口的城市,疫情让很多武汉的外地人经历着复杂的情绪。

  “封城”后,他们的生活有怎样的变化?这个春节如何度过?我们采访了几位留守武汉的外地人。

  武汉某地产公司员工 杨霞 25岁

  “我外卖定的食材配送时间排到了晚上8点,武大校友会给我协调了口罩”

  我是在武汉“封城”之前主动选择留下的,现在不后悔,但是还是有点害怕。

  昨晚几乎一夜没睡,凌晨我就在某外卖平台定食材,结果平台订单满了,配送时间得排到今晚8点。

  我老家是湖南邵阳的,2017年从武大毕业后,我就留在了武汉一家地产公司上班。

  我是苗族人,我们当地有很多年俗,比如打糍粑啊杀年猪啥的,每年家人都是等着我回去才开始做这些。

我们采访了几位留在武汉过年的外地人

 湖南年俗打糍粑

 

  说实话,19号之前没听到确定人传人的消息,我还真没太care。1月20日,看到新闻上病例在增加,我就很犹豫还要不要回家。

  我爸爸之前患过肺炎刚好,就在去年12月,我才带他去长沙做了全面体检,我不敢想象要是他被我传染了怎么办。

  我这一趟回家要高铁转大巴,路上起码要8-10个小时。想来想去,我在当天晚上退了票,跟爸妈微信留言说今年不回家了。

  爸妈也还是表示理解,只是爷爷奶奶有点不开心吧,但也一直安慰我注意身体。我还有个12岁的弟弟,好在他还陪在父母身边。

  最近公司里几乎人人都戴着口罩,我们公司外地人挺多,很多都临时决定不回家了,也没说一起聚会,就各自在家呆着吧。大家每天都在群里通报一下各自身体情况,我也买了体温计和药备着。

  对了,我领导还让我别乱跑,给我布置了读书笔记。

  决定不回家之后,我在网上屯了大量的生活用品和食材。说实话,我之前屯的物资储备,吃好喝好的标准能过一周,艰难过日的标准能撑半个月。

  我还挺快人一步的,18号那天我不小心划伤了手,外卖买药的时候凑单买了60个一次性口罩,后来听说口罩都卖断货了。

  外地的朋友本来给我买了口罩,现在也寄不过来了,好在武大校友会给我协调了口罩,收到了很多关心。

  2003年非典的时候,我才8岁,最大的印象就是喝了好多我不喜欢的板蓝根。20年,我24岁,主动留在了台风眼中的武汉。

  我现在心里很暖,虽然有点害怕,但是我也相信会过去的,明年春暖花开等一切都过去了,我要把这些朋友一个个都抱住,一定会相见的!

  武汉某医院医生 一武(化名) 30岁

  “春节期间我们医生随时待命 习惯了”

  我是武汉某医院心血管科室的医生,老家在湖北麻城。

  我已经两年没回家过年了。每年春节,我们科室都是按顺序排班,轮到谁就是谁。大家都习惯了。

  我爸妈可能体恤我,每年班表出来以后,如果我是轮到除夕值班,他们就会过来陪我。今年也是。

  我知道他们肯定也很想跟一个大家庭在一起过年,贴春联、拜年、吃年饭。谁不想呢?不过他们还是很支持我的工作。

  今年因为疫情,所有武汉地区的医生在春节期间都要全员待命值班,随时有可能调用到隔离病区。我们也是。

  在我们医院,已经有上百人的医护团队投入战斗。因为是收治医院,也有医护人员感染。大家都很明白可能的危险。

  不过一旦接到通知要投入“战斗”,我们所有人也都做好了心理准备。

  我们医院一对夫妻,两口子都要进隔离病区。为了不给家人带来风险,也能安心工作,他们早早地让老人把孩子带去了云南,一整个寒假都见不着。

  有的进入隔离病区的医生,家里人还在武汉的,他们就不回家。整个春节,吃饭、睡觉都在医院。

  目前我们医院,进入隔离病区医生的排班是尽量保持作息规范,提高抵抗力。全身着防护服,吃饭、上厕所都会很不方便。平时我们其他科室的医生跟他们也很少接触。他们基本上也是隔离状态。

  过几天,我也有可能会上“前线”,父母对我的叮嘱是“注意安全”。担心是担心,但都很克制。这是我的职业。

  现在我们每天上班都要穿隔离服,回家前自己量体温自测,基本开车回家,我也叮嘱父母不要出门。

  早上看到武汉“封城”的决定,应该算意料之中吧。这个疾病防控的重要办法就是切断传染途径,减少传播。

  不过现在武汉物价有点上涨;而且没有公共交通,有些人很难上下班。外卖也不送医院了,还好有几盒泡面存货。

我们采访了几位留在武汉过年的外地人

  医生桌上的泡面

  对于武汉所有人来说,这应该都会是一个难忘的春节吧。

  武汉某互联网公司工程师 冬瓜(化名) 30岁

  “封城理所当然,倒是家人早上咳了两声吓尿了”

  我是武汉某互联网公司的工程师,我老家在恩施。

  今年本来准备把父母接到武汉来过年,但是看到疫情以后,果断给他们退票了。一方面不想让他们冒险,另一方面也害怕他们回家之后会被身边的人孤立。

  长辈们一开始比较不理解,而且脑回路跟我们完全不一样。

  我们的想法是:武汉病例增加,我们得采取防护措施。长辈的思路是:武汉病例增加,得在朋友圈多转发养生文章;建议戴口罩?“不用,不要紧”。

  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如何说服满不在乎的父母出门戴口罩》,里面各种标题,建议转给父母使用:《震惊十四亿中国人!一只口罩改变了一个家庭!》……

  对于我们家,这种标题暂时不需要。只要说一句“别影响孩子”,比什么都管用。如果是去年,肯定要用这种句式和标题了。

  因为老婆怀孕了,所以现在全家都高度紧张。好在单位体恤,给她提前放了假。岳母之前一直照顾她,也在这边一起过年。

  我这边是每天戴着防毒面具上班,之前地铁没停的时候有时候会坐,地铁里很空。走在路上,80%的人都会戴口罩。公司目前检测手段都齐了,小区每天都有消杀通告。

  对于“封城”,之前我的观点就一直是,听国家的,封就封。现在也觉得没什么,倒是早上家里人咳了两声,把我吓尿了。

  听说今天早上,楼下盒马鲜生的菜卖光了。我下去瞅了一眼,货架确实有点空。

我们采访了几位留在武汉过年的外地人

  1月23日 武汉盒马鲜生

  我们家之前买了些菜,春节七天应该是够的,之后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口罩目前家里也还有50个,现在应该是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吧。

  今天公司还没放假,但是大家都请假在家。明天就过年了,希望明年一切顺利,宝宝健康平安。

  武汉某研究所员工 甄雅(化名) 35岁

  “今天收到之前下单的快递,这个快递给了我很大信心”

  我家是湖北西边的城市。今年过年,准备和老公一起留守武汉。

  我在研究所工作,因为疫情,前几天我们单位就放假了;我先生在设计院,昨天也提前放假了,要求我们每天在群里报告当天身体情况。

  我儿子今年7岁,我们会把现在疫情的情况如实告诉他,敦促他洗手戴口罩,之前给他报的辅导班都停课了。平时我跟先生工作都很忙,现在反而都闲下来有时间陪孩子一起写作业。

  前几天我在东北的哥哥今年原本打算顺道来武汉来看我,后来特地改飞重庆,从重庆回家,就没有经过武汉了。

  最近接到了很多电话关心我的还有问我武汉情况的,我都建议他们不要来武汉了,按照我们这边的习俗,初一和初二是要去扫墓的,现在也都取消了。取消扫墓这回事儿,跟老人解释了大半天,他们那一辈总觉得事情没那么严重,但是咱一大家人,万一传染了,这可不是说着玩的啊。

  我家现在有个亲戚发烧了,就很矛盾。去医院检查吧,怕交叉感染,也怕人多;不去的话又怕会延误,也很纠结。

  昨天本来还准备买个春节档的电影看,结果打开淘票票,看到一张票都没有卖出去,座位都空着。

  后来,我们一大家子人决定哪里都不去,响应号召就呆在家里。家里的食材储备还算比较齐全,够吃一个月。

  今天一大早得知武汉“封城”了,我婆婆还准备去超市再买点菜,不过抢菜的人太多了,她没能买到。

  城里公交地铁都停运了,我家门外的加油站排了好长的队,虽然我们不打算出门,也还是觉得有必要去把油加满。

我们采访了几位留在武汉过年的外地人

1月23日 武汉某加油站

  唯一的安慰是,今天收到19号下单买的橙子了。本来之前我们还挺担心物资短缺的,这个快递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我相信武汉能够挺过这个难关。

我们采访了几位留在武汉过年的外地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我们采访了几位留在武汉过年的外地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