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当头钟南山亲往王广发感染,志愿者不畏生死,而口罩选择涨价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目前的形势不容乐观,昨天国家卫健委发布1号公告,将该病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

肺炎当头钟南山亲往王广发感染,志愿者不畏生死,而口罩选择涨价

可以说,我们又一次到了“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关头。武汉市民被建议尽量不要离开武汉,外地人被建议尽量不要前往武汉,武汉实施了人员出入的管制。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已经84岁的钟南山,义无反顾的奔赴武汉。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院学科主任王广发医生在武汉连续奋战至少8天以后不幸感染病毒,目前已经被隔离。

无论是钟南山还是王广发,17年前都曾奋战在抗击非典的一线。同济医院第二批志愿者已经满员,这些白衣天使纷纷在请愿书中写下“不计报酬,无论生死”,只待听从召唤,奔赴一线。

肺炎当头钟南山亲往王广发感染,志愿者不畏生死,而口罩选择涨价

医学界如此,其他各行各业也在为防控病毒工作贡献自己力所能及的力量。民航局规定如航班退票涉及武汉,那么应该予以免费办理。铁路集团亦规定,火车退票涉及武汉的免收退票手续费。目前涉及武汉的车船飞机火车均可免费退票。

国家医保局对确诊病例采取特殊的报销政策,有关该病的治疗费用,全部由国家买单。全国上下,形成了高度的共识,因为这场病毒的防治与我们每个人都密切相关。

可是就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各式各样的口罩却选择涨了价,很多都是几倍甚至十几倍的涨,很多都可以被称之为“坐地起价”。我相信这几天买过口罩的人都深有体会,第一是不容易买到,第二是即使可以买到,很多价格也贵得离谱。不要说“N95”如此,平时几毛几块的口罩也卖出了“腾飞”的节奏。

肺炎当头钟南山亲往王广发感染,志愿者不畏生死,而口罩选择涨价

本来根据供求关系,这是市场行为,供不应求之时涨价是理所当然的,但今时明显不同往日。如今我们面临着一场没有硝烟但却“硝烟弥漫”的战争,而口罩就是这场战争中众将士的铠甲。钟南山院士及各大官媒纷纷呼吁人们注意防护措施,其中外出戴口罩就是关键的一环。而这种时刻的坐地起价,是不是将自己置身于战场之外?

看到一则新闻说,浙江一口罩生产商称接到8千万只口罩的订单,但不敢接,因为工人们都放假回家过年了。公司正以3倍的工资鼓励工人回来加班,尽量保证需求。目前已经叫回100多人,但因春节物流不便,年前拿到不太容易。

肺炎当头钟南山亲往王广发感染,志愿者不畏生死,而口罩选择涨价

由此显而易见,口罩的制作成本确实大幅度的涨了,我非常支持工厂给予节假日期间加班加点赶制口罩的工人三倍工资,我也同样支持相关部门给予那些“不计报酬,无论生死”的一线医护人员3倍乃至更多倍的酬金,他们选择不要,但却并能不给,我觉得这是本分。关键的时候挺身而出已经非常伟大了,我们不能一边享受着红利,一边站在道德的高处置身事外的指点别人。

所以,我认为在此时点,如果没有国家的财政补贴,那么口罩的价格适当上涨是可以被理解和接受的,而且如果一点不涨,在价格低廉的情况下,囤积口罩的消费者也必然会很多,还是不能保证物尽其用。

肺炎当头钟南山亲往王广发感染,志愿者不畏生死,而口罩选择涨价

然而若说坐地起价甚至是哄抬物价就很过分和可耻了,好在诸如广东等地区已经开始打击哄抬口罩价格的行为,要求口罩销售者必须明码标价并不得跟风涨价。部分口罩生产企业也表示,原则上不会涨价。此举也让人们觉得温暖,因为并不是所有的口罩都见利忘义。

最后我想说,只要我们众志成城,这场战争一定能够很快结束。钟南山老院士表示,有信心能控制这种病毒,不会重复17年前的非典。老人家已经年迈,可依旧为病情风雨兼程,如果自己能尽一份绵薄之力,我想大家都会愿意的,包括口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肺炎当头钟南山亲往王广发感染,志愿者不畏生死,而口罩选择涨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