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25张难以忘怀的普通面孔

2019,25张难以忘怀的普通面孔

我们在今天回顾这些报道,也是回顾这一年和你共同经历的事情,走过的路。

2019,25张难以忘怀的普通面孔

整理|剥洋葱工作室

校对 | 吴兴发

►今天是2019年的最后一天,这一年已经快速向身后掠去。

回首这一年,剥洋葱的记者一直奔走在各个角落,记录公共事件中的普通人。

他们中,有历经波折终于找到家人的“黑户”寻亲者、“增肥救父”的9岁男童、孤独的“鬼火”少年、身负重伤后重新开始的扫雷英雄、带着学生骑行1800公里的地理老师,还有在格斗场向世界宣告“女孩也可以”的格斗冠军。

我们在今天回顾这些报道,也是回顾这一年和你共同经历的事情,走过的路。

2020年,我们依然守候,希望你也还在。

#1

自打儿子丢失,修表匠韩峰的表停了31年。

他像祥林嫂一样向无数人诉说着无数遍的故事:1987年6月1日,绵阳市会仙楼中心汽车客运站附近,一伙人忽然围住韩峰的修表摊修表,等修完表,5岁半的儿子韩小君不见了。他找遍了大半个中国。最终无果后,他回到丢失儿子的原地,等待儿子回来找他。这一等就是31年。

2018年8月,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韩峰最终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儿子,2019年1月6日,父子相认。

#2

到海外选精生子的单身女人

2019年2月13日,一则“北京开放非婚生子女随母上户口”的微博在网上广为流传,高学历、高收入女性是否可以出国购买优质基因生子的话题引发了各种讨论。

在中国,相关机构不能为单身女性提供冻卵、试管婴儿和代孕等辅助生殖服务。2003年,原卫生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明确规定,“禁止给不符合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法规和条例规定的夫妇和单身妇女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女性要使用冷冻卵子,需持结婚证、准生证。而代孕,在中国尚未合法化。

限制之下,一些经济条件好的女性将目光投向了海外,在美国、俄罗斯等国开启了漂洋过海的选精生子之旅。

#3

在安宁病房等待死亡

住在“临终关怀病房”里的病人大都是放弃常规医学治疗,接受安宁疗护的人。住进病房后,他们往往会在未来的几个月、几周或是几天的某个时刻,与世界告别。

#4

63岁,他想让人叫他“刘姐”

在蓝白色为主调的病房里,63岁的“大喜哥”刘佩麟装扮格外显眼。红绿碎花的上衣,淡粉色的围巾,垂在肩膀上的珍珠耳环,过白的粉底上打着浅浅的腮红,嘴唇上涂着“无敌芭比粉”的口红,远远看去和一个中年妇人没什么两样。

刘佩麟喜欢别人叫他“刘姐”,听到“刘阿姨”也很开心。他轻轻拨弄了一下棕色的刘海儿,这是韩宇室友下午送他的一顶假发,他戴起来很合适。

#5

凉山森林救火队,无人应答

3月30日17时 ,四川省木里县境内发生森林火灾。扑火行动中,受风力风向突变影响,突发林火爆燃,瞬间形成巨大火球。30名扑火人员牺牲,其中包括森林消防队员27人、地方干部群众3人。

4月2日的西昌街头,白花满地,哀乐声声。居民自发做起花圈,悼念在凉山州木里县山火中,逝去的30个生命。

#6

“黑户”寻亲者:像影子一样活着

大约24岁的人生里,王永福一直都在寻找,一是找到亲生父母,二是找到他自己。

他是一个丢失的孩子。幼时王永福被人从家乡拐走,后来四处流浪,变成了“黑户”。这意味着,在中华人民共和国13.39亿的户籍人口中,王永福并不存在。

王永福不是一个孤独的个体。国内一家公益寻亲组织负责收集寻亲资料的志愿者刘恋(化名)统计,2017年该公益组织有160个寻亲人登记没有户口,2018年又增加了82个。

他们是“黑户”,没法上学,没法打工,没法买火车票,没法去银行存钱,没法办电话卡,没法去网吧上网,甚至不能合法结婚。

一纸户籍将他们屏蔽于时代之外,他们像隐形人一样游走在社会规则的夹缝之中,生存艰难,更容易走向犯罪。

在踏上寻找过去和父母的道路之前,他们首先要找回自己——我,究竟是谁?而后者的难度,甚至超过了前者。

#7

认亲之后:“被拐者”王永福的人生下一站

上述报道发出后,在警方和公益志愿者的帮助下,王永福终于和父母DNA比对成功。2019年5月,他回到了位于四川崇州市王桥村的家,看到了记忆中无数次出现的老家印象:土屋、晒坝、竹林、蜿蜒的小路……

在那间保持着40年前模样的破旧祖宅中,父子俩尝试续上中断多年的亲情。但有些情绪需要时间才能消解,比如王永福多年积攒下的委屈和对父亲早年恶习的埋怨。

回家只是第一步,更现实的问题是,即便拥有了合法身份,这个早已错过文化教育和家庭教育的26岁青年,下一步的出路将走向何方?

#8

“大衣哥”朱之文:每天被直播的生活

2011年,身穿破旧的军绿色大衣,穷困潦倒的建筑工人朱之文,在北京录制完《星光大道》之后,成了红遍全国的“大衣哥”。

成名9年,如今,在山东省菏泽市单县朱楼村,村口特地竖了路牌,标示着“朱之文故乡”。

每天,全国各地的粉丝涌入这个小村庄,要看看大衣哥长什么模样。近些年,短视频平台兴起,邻居们发现,靠拍朱之文的视频发在网上,一个月能挣到过去一年种田的钱。智能手机代替了锄头,朱楼村的村民们离开田地,聚集到了朱之文的院子里。

#9

一个雪夜,王玉明的妻子阎宝霞拿了支手电筒走出家门,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她再没回过家。从那晚开始,王玉明踏上了寻人之路。在徒步行走数千公里、贴出一万多张寻人启事后,老伴仍然杳无音讯。

为了找人,王玉明走遍了附近的城镇和乡村,只住有几户人家的山沟也不放过。遍寻不见后,他开始扩大寻找范围,从家乡甘肃陇南一路走到天水、兰州,几百公里外的广元和西安也去过好几趟。

派出所、救助站、电视台、城市的大街小巷,王玉明逢人便问,四处求助。磨破了六双鞋,要找的人还是不见踪影,只留下一张张寻人启事在墙上。

风吹日晒下,薄薄的A4纸撑不了几个月便褪色、破损。再次经过的时候,王玉明会把旧的撕下,再贴上新的。碎纸片被他揉成一团,塞进手提袋里。人没了踪影,他不忍心照片也随风而去——“我要把她带回家。”

#10

难以缝合:“保姆偷子案”背后的爱与失

26年前,刘金心被保姆偷走,杳无音讯;几年后,河南高院出具的一张错误的亲子鉴定为朱晓娟送回一个“假儿子”。两人的生活按照被修改的轨迹向前,又在26年后被再次打乱:保姆将刘金心送了回来。

消失的26年,在母子之间留下了难以缝合的伤口,相认至今的一年半时间里,他们互相靠拢、试探,又掺杂着失望、自卑、敏感和刻意疏远。

#11

一起骑车去上海:1800公里的毕业季

6月12日,高考结束4天,山西朔州市朔城区一中633班的旅程刚刚开始。

班主任、地理老师兰会云要带着11名高中毕业生,从朔州一路骑行到上海,总行程1800多公里。这名31岁的老师相信,高考只是人生的驿站,绝非终点,他要给孩子们一个不一样的毕业记忆。

#12

9岁女童和两名租客最后的夏天

7月4日,浙江淳安女童章子欣被两名租客带走“去上海做花童”。7月8日凌晨,带走章子欣的两名租客在宁波投湖自尽,女童不知去向。搜寻多日后,人们等到了最坏的结果。7月13日,一具小小的遗体在海面上被发现,经公安机关鉴定,确认为失联女童章子欣。

#13

“利奇马”过境惊魂一夜:从没见过这么大台风

8月10日凌晨1时45分,2019年第9号台风“利奇马”在浙江温岭沿海登陆,肆虐整个浙江。永嘉县岩坦镇山早村因山体滑坡,山洪爆发,水位陡涨,造成特大自然灾害。

除了山早村,洪水还冲进浙江临海台州府城墙内,导致老城区积水达1.5米左右,古城临海瞬间成为一片泽国。

#14

为父追凶25年

1994年7月2日,湖南慈利县洞溪乡洞溪村五湾组村民张国恒被同村村民张飞彪(又名张登攀)持刀伤害致死,张飞彪外逃后销声匿迹。彼时,张国恒的大女儿张阿丽11岁,小女儿张玲丽9岁。张国恒的妻子邹茂英带着小女儿踏上了追凶之路。

两年后,邹茂英车祸去世,两姐妹接替母亲,继续追凶,至今寻遍全国十几个城市。

如今张阿丽36岁了,张玲丽34岁,她们都已经成了母亲。

#15

格斗冠军张伟丽:女孩不该被定义

8月31日晚上,综合格斗运动员张伟丽,用42秒TKO(在搏击赛场上,技术性击倒对方而制胜)世界冠军安德拉德,成为首位拿到UFC(终极格斗冠军赛,目前世界上最顶级和规模最庞大的职业综合格斗赛事)金腰带的亚洲人。

综合格斗,包含了拳击、巴西柔术、泰拳、散打等多种技术,从诞生时刻起,便被视为男性的狂欢,征服,掌控;力量,速度;肌肉,拳头,似乎都和女性无关。

此刻,张伟丽们站在八角笼里,宣告这里不再是只由男人主宰的舞台,“女孩也可以做得很好,甚至更好”。

#16

“增肥救父”的9岁男童:我没那么坚强,我只想救爸爸

2018年,路子宽9岁时,有一天,他的母亲突然将他叫到房间:“爸爸得了白血病。”

为了达到造血干细胞移植的最低要求,挽救父亲的生命,路子宽从2019年3月到2019年6月,增肥了30多斤。

#17

兰州大学脑瘫旁听生:数学世界里的追光者

谢炎廷是一名脑瘫患者,打小就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不能正常走路、说话、写字,不能跟普通人一样去学校上学,小学、初中、高中的课程,只能在家人的帮助下自学。

高中课程自学完后,谢炎廷对数学产生了浓厚兴趣。2011年,渴盼读大学的他试着走进兰州大学的校园,在数学与统计学院的课堂上旁听数学,一听就是8年。

家人和老师成了他的拐杖和扶梯,在他们的帮助下,谢炎廷顺利完成了本科、硕士论文答辩,并在国际学术期刊发表了两篇学术论文。

如今,谢炎廷27岁了,正在兰州大学数学与统计学院旁听博士课程,他成为一个励志传奇,因自强不息而变得独树一帜。

9月17日,兰州大学建校110周年校庆典礼上,兰大校长严纯华授予谢炎廷“荣誉研究生”称号,称赞他“用精神和毅力感染着师生、用坚持和奋斗奉献着学校、用执着和笑容感动着社会。”

#18

百图直击国庆日,大阅兵、国庆联欢的难忘瞬间

10月1日上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在这个盛大的节日里,民众们纷纷走出家门,从各个角度观看、记录此次盛典,共度国庆。

#19

白马镇上的鬼火少年

“其实这些骑鬼火的小孩和别的坑蒙拐骗的问题少年,我们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些鬼火少年大部分都是留守儿童,在十三岁到十七岁之间。家里没人管,也不去学校。”一位在白马镇工作了10多年的交警说,“每次带回来这些小孩,我们心里也不好受。年纪小小的,就在外面混,没人管教。”

#20

10月25日,山东枣庄,68岁的黄维平第三次当上爸爸。

30多年前,黄维平就已经儿女双全,最大的孙女今年刚满18岁。爷爷辈的他,最近又有了一个小女儿。

年初,老伴田新菊检查出怀孕,黄维平打算将孩子留下。虽然遭遇了子女的强烈反对,但老两口不为所动。

媒体报道中,田新菊67岁,被认为是“中国年龄最大的自然受孕的产妇”。而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她曾因结婚修改过年龄,真实年龄是65岁。

消息传开后,很多人送来祝福,流言蜚语和医学界的质疑声也相继传来。人们感慨于老两口的生育经历,也为孩子的未来感到担忧。

#21

扫雷英雄杜富国受伤后这一年

2018年10月11日,27岁的杜富国在执行扫雷任务时,一枚加重手榴弹突然爆炸,他浑身是血,被抬下雷场。

时隔一年,失去了双眼与双手的战士正在慢慢适应他的新生活。他收获了很多荣誉,被南部战区陆军党委授予一等功,先后获“感动中国2018年度人物”、“全国自强模范”、“时代楷模”称号,中央军委授予他“排雷英雄战士”荣誉称号,习近平主席亲自向他颁授奖章和证书。同时期,为了康复与生活自理,他大大小小的手术做了无数个,先后使用了10几件假肢等辅助工具。

头顶光环,身负伤痛,杜富国在一点点摸索未来的人生路。2019年10月,他的战友们正在中缅边境扫雷,属于杜富国的新道路,也在慢慢铺展开。从练习独自穿衣吃饭,到铺床叠被,再到写字,他经常说,“扫雷的长征路刚刚结束,要开始新的长征路,这条路上,自己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22

东北网红彼得洛夫的面孔之惑

彼得洛夫董德升,是他的网名。2016年,因为一档真人秀综艺节目,这个长着一副俄罗斯面孔却操着一口东北话的农民意外走红。

之后他做起了直播,收庄稼、捕鱼、讲段子,让彼得大叔坐拥了一百五十多万粉丝。

现在,当群演、上综艺、做直播、拍纪录片,彼得大叔一个也没落下。看着视频里这个面孔和说话十分违和的大叔,不少人会在评论里问,“你到底是俄罗斯人还是中国人?”

#23

劳荣枝的五张面孔

二十三年前,22岁的劳荣枝跟着男友法子英先后在南昌、温州、合肥等地犯案,涉嫌杀害七人,其中包括一个三岁的女童。1999年12月28日,法子英被枪决。劳荣枝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今年11月27日下午,警方利用科技手段,在厦门市一商场锁定了一名女子,经过与公安部在逃人员库比对,劳荣枝浮出水面。

劳荣枝今年45岁。前二十年,她是家里学历最高的人,漂亮的女老师、全家人的骄傲;后面二十年,她被人称为“大哥的女人”、“钓鱼的钩”和“女逃犯”。被抓时,劳荣枝已经是生活在厦门的酒吧女“雪梨”,总是化很浓的妆,很妩媚。

#24

2019年12月14日,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获刑三年的苏银霞刑满释放。

2016年4月14日,苏银霞在工厂接待室被高利贷催债人员侮辱,目睹母亲受辱的于欢持水果刀刺向了讨债者,致使一人死亡,三人受伤。

于欢案经媒体报道后,引起舆论关注。2017年6月23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于欢属防卫过当,构成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有期徒刑五年。

#25

承压中的香港警察

12月30日,香港警方在社交网站上发布视频,回顾了香港警队在过去7个月止暴制乱的情况。警务处处长邓炳强表示,过去半年多来,有不少犯法、支持犯法和暴力的人,想削弱警方的执法能力,不断用假新闻和假消息,煽动社会对警方的仇恨和误解,分化市民和警方以及警队内部。但警队并非孤独,而是有好多市民和机构支持。

邓炳强说,市民对暴力已感到厌倦,他向使用暴力的人喊话称,他们的行为不会得到社会支持,警方会尽一切办法拘捕他们。

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向新京报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从6月9日到12月29日,一共有544名警员在行动中受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2019,25张难以忘怀的普通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