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就在昨天

处在不明原因肺炎疫情中的武汉

有了最新的进展

这款病毒的全基因序列被破解

确认为新型冠状病毒

此时距离武汉爆发疫情

仅过去了10天左右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冠状病毒,是病毒里的一个家族

因为长得像皇冠而得名

在此之前,我们只知道

冠状病毒有六兄弟

其中四种危害轻

两种危害重(SARS和MERS)

这次发现的是老七

和之前的都不一样

尽管已经过去了17年

很多网友依然记得

SARS疫情席卷全国时的恐慌

但是此次疫情完全不一样

开放、透明、高效

不到十天就给出初步判断

8名患者全部救治结束出院

为啥这么屌?

我在新闻评论区发现了一票跪拜的网友:

武汉太可怕了,隔离,提取病毒,细胞检测一气呵成一步到位,这个城市是什么神仙病理学研究能力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你说说

这个冠状病毒老七也是不走心

天堂有路你不走

地狱无门自来投

武汉在病毒研究方面的实力

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

非要来武汉

刚好让生物大牛们把你安排得明明白白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其中中科院病毒研究所就在武汉

而且武汉还有中国第一个

乃至亚洲第一个最高等级(P4)实验室

——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

这个实验室是研究烈性传染病的实验室

比如埃博拉病毒

进入实验室之前

你要穿上堪比宇航服等级的防护服

整个实验室也格外坚固

抗震防洪不在话下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正因为有这些牛人牛院坐镇

雷霆般迅速通报处理

此次武汉疫情

才没有散发出恐慌和谣言

因为17年前的非典疫情

支配我们的不是病毒本身

而是恐慌

在广州军区总医院呼吸科主任

黄文杰的记忆中

非典带给医生们最早的印象是

无法分辨

没有结果

不知道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那一年

从2002年冬天出现到2003年春天爆发

疫情一共持续了8个月

北京、广州、香港都成为疫情重灾区

全国一共发现感染病例7429例

死亡685人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但是那一年

谣言的传播速度是病毒的十倍

在广东和福建等地

谣传喝绿豆汤、放鞭炮防非典

当地绿豆白糖被疯狂抢购

鞭炮声也不绝于耳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当时更有人言之凿凿地

说这是美国针对

华人研发的生化武器

闹得人心惶惶

直到现在,这一理论都大有市场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那一年

还有邪教分子趁机跳出来

扬言非典是为了迫害自己教众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这些谣言在现在看来

实属无稽之谈

甚至还有点搞笑

但在当时

每个人却宁可信其有

因为SARS病毒的来源成谜

科研人员给不出一个说法

这是中国科学史上的悲壮一幕

明明已经踏入21世纪

人们却纷纷开起了历史的倒车

被谣言和迷信所蒙蔽

许多科研人员下定决心

一定要讨个说法

找到SARS病毒的来龙去脉

在武汉工作的石正丽团队

就是其中一员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由于当时的疫情第一发生地是广东

很多科研人员便从广东入手

他们发现:

最初的感染人员都和野生动物交易市场有关

他们要么是处理过野味的厨师

要么就是野生动物市场的商贩

他们最常接触的野生动物

就是果子狸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很快,研究人员就从果子狸身上检测到了

SARS冠状病毒

它们的全基因序列

一致性达到了99.8%

也就是说果子狸就是将SARS病毒

传播给人类的直接源头

你是不是不以为然?

“切,当年我就知道果子狸了”

是的,99%的普通老百姓都是这样想的

但是对于科研人员来说

果子狸只是一把杀人的刀

真凶,还隐藏在广阔自然里的某个角落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在自然界中

病毒需要一个能够和谐共处的宿主

才能传宗接代活下去

而经过一系列的动物实验证明

对人类致命的SARS冠状病毒

同样能够让果子狸生病

也就是说果子狸是被感染的中间宿主

真正的源头另有其人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但是,不是果子狸

那会是谁呢?

世界上的动植物千千万

要从哪找起

到哪里去找?

这是石正丽团队

需要破解的第一个难题

在非典疫情发生前的90年代

澳大利亚曾爆发了亨德拉病毒

导致了14匹赛马和1人死亡

马来西亚爆发了尼帕病毒

造成上万头猪和105人死亡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这两种疫情都是

严重的人兽共患病毒传染病

一个是通过马传播亨德拉病毒

一个是通过猪传播了尼帕病毒

但是经过调查发现

二者的根本源头

都来自于蝙蝠中的一种——果蝠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这对于石正丽团队来说

是一个不小的启发

毕竟对搞病毒研究的人来说

蝙蝠实在是有着不一般的地位

在已知的病毒研究中

蝙蝠是许多病毒的自然宿主

包括我们熟知的埃博拉病毒和狂犬病毒

由于蝙蝠自身特殊的免疫系统

它能安全的携带这些病毒存活

所以蝙蝠也有着“携毒王”的称号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而且在哺乳动物中

蝙蝠是仅次于人类之后分布

第二广的哺乳动物

而且还会飞

这个特质决定了蝙蝠的传播度

必然不会小

由此石正丽猜想

SARS的源头会不会也是蝙蝠?

本着试一试的心态

石正丽进行了第一次采样

采的是广西的样本

因为亨德拉和尼帕病毒的

传染源都是果蝠

所以石正丽首先采集的也是果蝠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但是把样品拿回来

一连做了8个月的遗传物质检测

石正丽和团队什么也没发现

一时间研究陷入了僵局

8个月来什么都没有发现

是开始的方向错了吗?

那还要继续找蝙蝠吗?

要知道全世界有1300多种蝙蝠

中国就有130多种

这么大的工作量不亚于大海捞针

但是如果不找蝙蝠的话

要再去找谁呢?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研究方向这个大问题

再次摆在了石正丽和团队面前

正当团队一筹莫展时

中国好邻居帮上了忙

在石正丽隔壁的课题组

正巧在做SARS病毒的检测

他们留下了一些试剂盒

可以检测SARS病毒的抗体

这个发现给了石正丽一个启发

要不要反其道而行之呢?

如果证明这些蝙蝠里有SARS病毒抗体

这不也能说明SARS病毒

存在于蝙蝠体内吗?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说干就干

石正丽和团队对不同科属的

408只蝙蝠进行了抗体、核酸的监测

经过半年多的实验

石正丽和团队终于在

广西和湖北的菊头蝠属的

4个种里发现SARS病毒抗体和基因

基因序列分析表明

蝙蝠SARS样病毒与人类SARS病毒

基因组序列同源性达92%

这也就说明

蝙蝠很有可能是SARS病毒的根本源头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这次的重要发现被发表在了

2005年的Science期刊上

受到学界广泛关注

但是很快,质疑来了

尽管二者的基因结构相似

但在一段关键的基因上

蝙蝠的SARS样冠状病毒

与感染人和果子狸的SARS病毒

相差非常大

这段关键基因被命名为“S基因”

如果它不同

那么也就代表着这个冠状病毒

很可能不能像SARS病毒那样

感染人或者果子狸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也就说

此次发现的蝙蝠基因

和SARS病毒只能算作是表亲

并不能算是直系亲属

这对石正丽和团队来说

既是好消息

又是一个坏消息

值得欣喜的是这条路走对了

但是沮丧的是

这才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此时已是2005年之后了

随着非典疫情的结束

很多人不再研究非典

大家都觉得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

SARS都没有了

你还在研究这些

有什么意义?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诚然,非典疫情是过去了

但是在这次疫情中

我们失去了多少可亲的人

大家心里都明白

当年SARS病毒诊断时

花了太长时间

但是假如能更早发现

我们可能有更得力的措施来对付它

对于石正丽来说

所有的工作都是

在为那一刻做准备

如果有一次你的工作

能够预防疾病爆发

那么这项工作就有

继续做下去的意义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抱着这种信念

石正丽和团队没有过多犹豫

一头扎进了寻找蝙蝠的路上

这条路

一走,就是十数年的光景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在这十几年间

哪里有蝙蝠

他们就会去哪里

为此他们跑遍了中国

西南、华南、华中等地

最远到过西藏墨脱

和云南西双版纳

处在深山老林、荒郊野岭的蝙蝠洞

他们不知跑了多少个

队员罗东升后来回忆

最多的时候

他们一天要爬好几个山头

钻了7个蝙蝠洞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我们都知道蝙蝠的习性

基本都是群居在山洞之中

这些山洞大多处在偏僻的地方

有时候你看着蝙蝠洞距离很近

但是要走进可能是几个小时的事

而且路上荆棘丛生

只能借助刀或者锄头硬劈出一条路

罗东升最惊险的一次

是从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旁边的山洞顶上

滑了下去

当时罗东升只有一个念头

我不会游泳

如果掉进水里就完了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等到终于接近了蝙蝠洞之后

也没那么容易就能进去

蝙蝠洞一般是口小腹大

有的洞口和狗洞差不多大小

人进去之前

必须得先匍匐着爬个几百米

作为课题组长

石正丽时常是打头阵的那个

爬山钻洞她都走在前面

匍匐在阴暗潮湿的蝙蝠洞中

还要忍受洞中陈腐的气息

和蝙蝠粪便的味道

石正丽和队员们戴着N95口罩

还是避免不了这些味道

不过这样一番锻炼下来

大家攀爬、钻洞的功夫

倒是熟练了起来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有时洞中的环境也不乐观

有一次在广东抓蝙蝠的时候

蝙蝠洞里的积水非常深

直接快到腰部了

虽然大家做了充分的准备

把袜子一直绑到了膝盖

但是还是被蚂蝗钻了空子

晚上回去洗澡的时候

石正丽就发现澡盆里都是血

那时她才知道

蚂蝗,已经进到身体里边去了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而这项工作最危险的还不止于此

有时候蝙蝠是无孔不入的

即使你带着手套

它也可以透过手套就能咬到你的手

十指连心,针砭刺骨

蝙蝠身上还携带狂犬病等烈性病毒

所以每次出发采样前

石正丽都会提醒队员们做好防护

必须注射狂犬病疫苗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虽然蝙蝠会伤害石正丽和研究人员

但是石正丽依然要求组员们

一定要坚持无侵害取样

尽量不要剖杀蝙蝠

或者对蝙蝠进行身体伤害

因为有些蝙蝠种群数量很少

一旦剖杀蝙蝠

很可能对整个种群

造成毁灭性打击

虽然蝙蝠身携巨毒

但是他们依然是

生态平衡中的重要一环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因此在对蝙蝠进行采样时

石正丽和队员们

往往遵循着蝙蝠昼伏夜出的习性

一般都是傍晚时

在洞口支起捕鸟网

夜里再从捕鸟网上

取下落网的蝙蝠

然后连夜对蝙蝠

进行肛拭子取样

取样完毕后

蝙蝠就会被放走

这个时候差不多已经

是夜里凌晨一两点了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清早的时候

石正丽和团队会再次进洞

尽最大可能做到

在不打扰蝙蝠的情况下

捡拾蝙蝠的粪便

虽然条件艰苦

但是石正丽却没觉得有多累

她说:“蝙蝠住的地方

都是山清水秀的好地方”

这些恶劣的自然环境

对他们来说

就权当重新亲近了大自然一回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这样的时光,一晃就是六年

2011年的云南

石正丽和团队找到了一个蝙蝠洞

这个洞穴的温度大约在

22℃到25°C之间

湿度在85%到90%左右

栖息着一个数量庞大的菊头蝠种群

接近这个洞穴时

她还没意识到

这里,就是她一直在找的答案

“从这个洞里的样品中,我们第一次检测到了和SARS病毒更相近的SARS样冠状病毒S基因。虽然其他的基因片段并不完全一样,但比起其他的采样地点,云南的这个洞,更值得我们关注。”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冠状病毒WIV1,以武汉病毒研究所英文简称命名

从这一年开始

云南的这个蝙蝠洞

被定为长期采样地点

一直到2015年10月

石正丽和研究团队每年去那里两次

一次是春天蝙蝠的繁殖季节

一次则是秋天冠状病毒

检测出阳性率最高的季节

这样的采样和检测

终于在2017年有了结果

石正丽和团队从这些样品中

陆续分离出了三株活病毒

得到了共计15株蝙蝠SARS样

冠状病毒的全长基因组序列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通过测序及序列比对

研究团队发现这15株病毒里的

S基因与2003年爆发的

SARS病毒具有高度同源性

尽管没有一株病毒

与SARS病毒安全相同

但是这15株病毒里

已经包含了SARS病毒所需要的

所有基因组成部分

就是组成SARS基因组的这些零部件不同的基因,都可以在这个洞的这些蝙蝠携带的SARS样冠状病毒的基因组上找到。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那么有没有可能

SARS病毒就是这15种病毒的基因重组?

为了解答这个问题

石正丽和组员又忙活了起来

他们把这15株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

基因信息的基因重组

推导在计算机中开始进行

结果不出所料

某几株病毒进行基因重组后

和2003年的SARS病毒

基因序列高度一致

为了进一步验证结果

石正丽和团队还对

蝙蝠洞附近村庄的村民

进行了病毒抗体筛查

发现不少村民体内

存在SARS样冠状病毒的相关抗体

2017年11月30日

石正丽和研究团队

正式发表了论文

证实SARS病毒起源于蝙蝠

13年的SARS源头追寻之旅走到现在

才算真正有了结果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对于那场令人心悸的非典疫情

石正丽和团队也做出了猜测

15年前,SARS冠状病毒的第一个祖先株,在云南或者西南地区的某个蝙蝠种群中出现了。在偶然的情况下,病毒感染了野生果子狸,带病的果子狸被人类被捕捉。也有可能,是携带病毒的蝙蝠接触了当地的果子狸养殖场。当果子狸抵达广东的野生动物市场后,病毒在其体内发生了快速进化,以SARS病毒的最终样态登上人类餐桌。

假如再次面对SARS

我们不会再惊慌

因为我们已经知晓它的来龙去脉

至于如何治疗、阻断

也是顺水推舟的事情

而这背后

是石正丽和团队十三年的奔走

正是因为他们这样的科研工作者

像长城一样默默付出

如今的我们

再次碰到武汉不明原因的肺炎时

才能安定如山

石正丽说

大家看到的是一小步

但背后是我们很多很多更小的步骤来获得的

做这个基础科学

本来就很寂寞

需要坚持

你永远都是开拓者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

这是属于科研人的皇冠

也是属于科研人的广寒宫

他们驾驶着巨轮

在远离人间烟火的航线上劈波斩浪

陪伴他们的一切

只有浪花和海鸥

对于大多数平民来说

你可能一辈子不知道SARS背后的名字

即便在你不知道时

这些甘坐十年冷板凳的科学家

一次又一次地出手

拯救了我们的社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非典”离开后的第13年,她终于破解了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