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忠祥葬礼,又见追星族疯狂追星

追星不分场合,殡仪馆已经成为粉丝追星平台。这话说起来有点让人不敢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几年前,在老艺术家唐杰忠先生的葬礼上,闹哄哄的追星现场引起人们强烈反感,当时还在信报当记者的我曾以《明星葬礼中,那些不和谐的……》为题写作一篇文章。今天,在赵忠祥的告别仪式上,疯狂追星场面升级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现场前来吊唁的明星名人但凡有点名气的都遭到了粉丝们的围追堵截,更有甚者明星的车辆被拿着手机围观拍照的看客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不得不通过工作人员耐心疏导方才突出重围。闹哄哄不和谐的场面几乎从一开始一直持续到葬礼结束。

赵忠祥葬礼,又见追星族疯狂追星

作为一个当近20年的文化记者,在八宝山采访明星名人的葬礼,几乎成了我职业生涯的工作的一部分。在这里,送走的大多数都是自己熟知的人,或者是工作范围有过交往的人,也有有过交情的前辈,除了工作还有一份惜别的情感。不过,时间长了,总是在现场遇到一些不和谐的场景。比如说,正从告别室里擦着眼泪出来的明星,被人“拦住”要签名求合影,有时候被“强行”寒暄。甚至还有一些带着孝的参加了别的葬礼,看见有明星到场,也不顾一起的赶场过来“蹭”合影。刚才在别人葬礼上还哭哭啼啼,现在满脸笑意站在明星身边摆POSE。今天,在赵忠祥的葬礼上,所有的一切“不和谐”不仅再度重现而且严重升级。

赵忠祥葬礼,又见追星族疯狂追星

今天是公众送别赵忠祥的日子,因为《人与自然》因为《动物世界》因为春晚,人们对于老人家有着一份天然的情感,预计到今天的葬礼会是人山人海。告别仪式现场,播放着人们再熟悉不过的赵忠祥的解说,大屏幕里是他的音容笑貌以及他曾经唱过的《再回首》。如果这一切都井然有序的进行,人们怀着一份平静一份情感送别一下这位著名主持人,那该是怎样的一副温馨感人场面。可是现场的不和谐从一开始就出现了,尽管八宝山出动了很多工作人员维持秩序,但是队伍很快出现了无序的状态,现场摆放的菊花坛也被挤倒了,菊花瓣被踩得满地都是。原本肃穆庄严的悲伤气氛,和眼前的混乱无序形成巨大的反差。

赵忠祥葬礼,又见追星族疯狂追星

大家想进灵堂瞻仰一下赵忠祥先生遗容,送他最后一程情绪激动一点也可以理解。但是,从告别仪式之前就开始的粉丝疯狂追星就让人感到反感和厌烦了。导演王为念被团团围住,镜头对着他的有媒体记者、有直播的网红,更多的是一些大龄追星族。采访结束之后,要求合影的、嘘寒问暖的就开始了,“你多保重”“我是你的粉丝”“我看过你的节目”等等与正在进行的葬礼没有一毛钱关系。告别大厅南广场成了追星的重灾区,只要某位明星或者名人出现,三五十一群人就立刻潮水般涌过去,完全不顾及前来吊唁者的悲伤情绪。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刚才对着艺术家们的脸“啪啪”的按快门,之后就喜形于色的围在一起跟同伴比比看谁拍的好。“你拍到董浩了吗”“老毕穿的啥衣服”,叽叽喳喳之中还混杂着切切的笑声。站在明星身边蹭镜头是最令人生厌的情形,这个场景艺术家们不好意思当面拒绝。于是,同框中,一边是悲悲切切,一边是喜形于色,难以想象追星者保存着这样的合影啥心情。站在“沉痛悼念赵忠祥同志”的黑白横幅前,拿着手机自拍留念不知自拍者是个啥心态。

赵忠祥葬礼,又见追星族疯狂追星

赵忠祥葬礼,又见追星族疯狂追星

赵忠祥葬礼,又见追星族疯狂追星

赵忠祥葬礼,又见追星族疯狂追星

赵忠祥葬礼,又见追星族疯狂追星

赵忠祥毕竟是主持界的前辈,今天陈铎、杨澜、倪萍、董浩、王刚、鞠萍几乎在京的主持人大多到场了,还有姜昆、马未都、陈佩斯、朱时茂、范增等文艺界名人也都到场送老友最后一程。所以,这里自然成了粉丝们追星的现场。随着告别仪式的临近尾声,艺术家们开始陆续离场,可是粉丝们的热情却是一如既往的高涨。黯然神伤的主持人朱迅走向自己的汽车,此刻四面八方的粉丝迅速围过来,拿着手机隔着玻璃对着里面狂拍,还有不少挤不上去的粉丝一个劲儿的打听“那个女的是谁呀”“车里是哪个明星啊”。最后,丝毫不能动弹的汽车不得不在工作人员的耐心疏导下方才突出重围。一个小时的告别仪式结束了,现场仍旧有数十名围观者久久不愿离去,人群里依旧有人在小声说“还有哪个明星没出来呀”。

赵忠祥葬礼,又见追星族疯狂追星

送别赵忠祥原本是个悲伤的现场,可是却出现了极不和谐的可悲的场面,那些岁数都不小的粉丝看客们将中国人看热闹的天性发挥到了极致。事实上,这种看热闹的狂潮从赵忠祥去世前几天的网络热炒就开始了,从各种猜测到各种评论,从媒体报道到围观的看客,你一言我一语好不热闹,大家都空前高涨的踊跃参与积极回应。而今天,虚拟现实变成了真实的现实,八宝山成了鲁迅笔下的看热闹的翻版。这些疯狂的追星族不仅喜欢看热闹凑热闹,还喜欢制造热闹。有了网络,每个人都可以是“战地记者”。拿着手机,拍到了明星,拍到了热闹场面,然后就发到朋友圈等着点赞等着留言,而那些没有来得及或者没有机会到现场的人们也开始动手纷纷转发、发酵,然后在形成新的热闹,还有新的看客。

赵忠祥葬礼,又见追星族疯狂追星

这是我当初我在文章中说的一段话,没有人拒绝您喜欢某位艺术家,但是借着人家的葬礼追星总觉得有点不舒服。我相信,这些追星者当中很多人还是热爱刚刚谢世的艺术家的,不然他们也不会大老远的坐地铁乘公交或是翻山越岭的赶来。如果爱他就站在送行的队伍里,静静的走进告别厅,对着逝者的遗体深鞠一躬,算是一种真爱的纪念方式。把这种爱放在心里储存在记忆中,时不时地翻出来回忆一下是不是比那种悲喜同框的感觉要温馨和谐的多。

赵忠祥葬礼,又见追星族疯狂追星

生离死别的告别时刻,是非常庄严肃穆的场合,人们都是怀着某种难以名状的复杂心情,难过、悲伤、悔恨、遗憾,总之是对逝者难以释怀的怀念。特别对于那些前来送行的明星艺术家们,他们都是逝者生前好友同事,他们此刻的悲痛心情旁人一定难以体会。此刻,在现场,应该没有明星和普通公众的区别,每个人的身份都只是送行者。安静的氛围是对逝者最大的尊重,让大家安静的送别自己的亲人,自己的朋友,或者带给我们无数艺术家享受的老艺术家们,让逝者安息走好。我真的希望,下次在别人的葬礼上,不会再出现闹哄哄的追星族。希望,这不仅仅是希望。

张学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赵忠祥葬礼,又见追星族疯狂追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