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俐:我这样演郎平

去年十月,巩俐的郎平造型第一次曝光,瞬间在热搜登顶。

那微微驼背的站姿,高高举起的大拇指,柔顺短发,细框眼镜,分明就是郎平本人。巩俐不见了。原来一名好演员真的能完全变成角色,藏起自己。

女排姑娘们第一次跟带妆的巩俐见面时,也是同样震惊。惠若琪回忆道:“她第一天走进来我们所有人都惊呼,哇!” 她走路的样子,推眼镜的动作,竖大拇指,说话的口吻,眼神,背影……都是神还原。在片场,姑娘们就叫巩俐“郎导”。

“这是除了她没有人能演的角色”,《夺冠》导演陈可辛说。演技、身份、段位、状态,只有巩俐能担得起这个不可能的任务——诠释一位尚在活跃的、功勋累累的国家英雄。

巩俐:我这样演郎平

电影《夺冠(中国女排)》导演陈可辛谈巩俐

起初陈可辛邀请巩俐,巩俐再三推脱,说她不敢演。她怕她演得不够好,成为“千古罪人”,最终她才决定像女排精神一样,放手一搏。

于是我们看到巩俐出现在宁波女排训练基地,从早到晚贴身观察郎平执教的每一个细节,后来她自己也开始练习打球,声称“要跟这个球过上日子”。电影拍完,巩俐松了一口气:在这段时间里,从内心修炼到外形塑造,她知道自己终于成为了郎平。

1月19日晚,《夺冠》在北京举行了首映礼。映后有影评人评价巩俐:“她将郎平指导演得形神兼备,好多细节拿捏得恰到好处,尤其将郎指导那种临危不乱、气定神闲、气场十足的状态表现得相当出色。”“巩俐演技实在令人叹服,无论是眼神举止还是说话方式,某一瞬间你会误以为真的是郎平指导在场。”

巩俐也亲自跑了二十来个影厅的映后,忐忑地与首批观众见面。接近半夜12点时,我们见到结束了一整天工作的她。虽略显疲惫,她依然认真聆听和回答每个提问,语气大气沉稳。

“我觉得我们俩的共同点就是,永不放弃。给我一丝的机会,我都会去争取,我都要做得最好。”被问到和郎平的共同点时,巩俐说。

巩俐:我这样演郎平

参演电影《夺冠(中国女排)》的女排队员在片场谈巩俐

巩俐:我这样演郎平

Q&A:媒体X巩俐

娱理:起初陈可辛导演邀请您饰演郎平时,您几次拒绝了他,为什么?后来是如何接受的?

巩俐:当时拒绝是觉得压力太大了。因为郎平指导是家喻户晓的、是全世界女性的代表人物,我很害怕我演不好。通过几次交流,我看了剧本,觉得就像女排姑娘们还有郎指导说的那样,你不尝试,你怎么知道能输能赢呢?你要勇敢地去尝试。

沟通几次之后我就觉得好,那我就试一下。所有领导都非常支持我,说巩俐你肯定行的,你勇敢地试一下。因为同意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拍摄了,所以我进入状态要非常快,要把全部别的电影推掉,不受任何影响,全神贯注地进入到这部电影跟这个人物里面。

我采访了郎指导,也采访了所有现在的运动员,聊天的时候,她们眼睛里都带着泪水和那种使命感。所以在拍的过程中,我自己越来越好像打了鸡血一样,越来越有能量。拍完之后我还觉得我可以接着再演,很舍不得。

巩俐:我这样演郎平

电影《夺冠(中国女排)》主创合影

娱理:除主演之外,您还担任了《夺冠》总策划职位,可以透露一下您在幕后的参与情况吗?

巩俐:对,大家可以参与嘛,参与一些剧本结构、人物创造,很多东西大家可以共同商量。如果你只是去演一个人物,我觉得不够,还要有一种参与感、代入感,有自己的想法。我觉得这样可能对一个作品也是好的。

娱理:很多网友看了预告片之后,说您跟郎指导简直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动作、表情,包括背影都特别像。您在塑造这个人物的时候,是更注重动作细节上的捕捉,还是更注重心理活动的刻画?

巩俐:我觉得是从内心世界开始。你不可以说你只是模仿她的外形,而是要从内心开始。我去采访她,我看她们训练,我看她说话时的眼神,我觉得她真的是不放弃的那种性格。

这种性格是什么?是代表着中国女排的精神——撑住,我们是要赢,但我们不怕输。从那时候她就把我带进去了,我觉得我一定要把她这种内心演出来。

她有很柔的一面。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很漂亮,穿的衣服跟场上不太一样。之后我又看到她在训练时那种非常硬的一面。不比赛的时候,她平时的节奏也非常快,看得特别准,眼神特别锐利,这是从里到外的一种展示。

郎平指导是运动员出身,她身上有很多的伤痛,她平时走路都很慢,她的胳膊都有伤,所以她的肩比较端,因为她做过手术。运动员走路跟平常人是不一样的,这方面我觉得应该要抓得很准。这些都是一个演员应该去提前做的功课。

巩俐:我这样演郎平

巩俐在《夺冠(中国女排)》片场时的花絮

娱理:去年8月我们看到,您在宁波北仑体育馆拿着一个战术题板在记录,想知道您当时记录了什么内容?在“相似她”和“是自己”之间,您怎么把握火候?

巩俐:当时去北仑是一个特别好的机会,要不然可能我也没机会去看人家训练,正好那时候是集训,差不多有十天的时间给我们,我就去了。我就住在那儿,每天早上起来8点到中午,中午休息一小时,然后下午,就跟随她们。

郎指导的腰和腿不好。一般训练的时候,她要在球场边稍微坐一下,坐着看她们打。后来我就问,这十几天她也没坐着啊?

她们说,嗯,为了你。

为了给我提供她真正执教时候的声音、状态,她真正打球的样子,她就没有坐过,因为电影里不能坐着。我特别感动,她的状态虽然很亢奋,但她的身体做过19次、20次手术。

她们每天早上起来站一排,然后开会布置今天的任务,完了以后一吹哨,好,开始训练。晚上收工也是排队,吹哨。真的像个军营一样,一个个都是战士。

我看着她们的背影,有一天我跟别人说的时候,我就流眼泪了。我说她们太不容易了,她们就是为这种精神去奋斗的——我们希望赢,但是我们不怕输。

开会的时候,我会站得离她近一点,这样可以听到她说什么。我记笔记会把她全部说的话(记下来)。基本全是一些工作上的事,没有特别高调的大话,她的执教方式是真的是现代的科学执教方式。我记了一本笔记,我觉得太难得了。

巩俐:我这样演郎平

巩俐在《夺冠(中国女排)》片场时的花絮

娱理:这次您演绎的是一位还活跃在大家视野中的真实人物。郎指导本人怎么看待您的表演?以及您觉得有原型的人物和虚拟人物,哪个更难演?

巩俐:郎指导的回馈我还不太知道,因为今天她没有来首映,非常遗憾,有机会你可以去问一下,她是最有权发声的人。

像你们说的,演一个活跃在人们心中的人物,我觉得真的是一个字“难”,两个字就是“太难”。因为大家对她的印象太深了,有一点跑神、有一丝不对的话,可能就会造成失误。每天看网上我就有点害怕,我说我演的人物可以吗?有时候压力很大。

我平常不怎么说话,在拍摄现场也几乎不说话。但是拍完之后我知道,我已经进入她的内心世界,在那个阶段,大概三个多月到四个月的时间里,我已经成为郎平了。头套能不摘就不摘,我把所有头发都放在里面。她们训练时还送给我一个排球,都签了名字,我一直拿着那个排球,我觉得它是我的宝贝。

巩俐:我这样演郎平

电影《夺冠(中国女排)》,巩俐饰演郎平

娱理:您会给自己塑造的郎平打多少分?

巩俐:我真的不能打分,我也还没看到大银幕。我只在电脑上看过,可能不太清楚。今天想看可是没有时间,你给我打分就好了,真的,谢谢。

娱理:拍摄期间您跟白浪(郎平女儿,在片中饰演青年郎平)有过交流吗?

巩俐:有过。我们见面时我是化完妆的,她说,“这就是我妈妈”,她那个眼神就看着我。我看她的时候也说,“好像我啊……”

就是很像。她的眼神,还有她的两个酒窝,特别像郎平。她也是运动员,我们两个一见面,就有那种不一样的情感。

巩俐:我这样演郎平

电影《夺冠(中国女排)》剧照,巩俐饰演中年郎平,白浪饰演青年郎平

娱理:您和郎平是同代人,整个80年代您都是一位亲历者。您对女排夺冠有哪些记忆?

巩俐:当时也是在家里面,我们家还不错,有电视。我那时比较小,不太懂球类运动,长大之后也不是特别明白排球是怎么打的,但是看所有女排姑娘都太帅了。

我有三个哥哥和一个姐姐,都比我大十几岁,还有我父母,他们在看到赢球后那种兴奋的样子……

我觉得她们在那一代人心目中留下的印象就是英雄,一种精神的创造者,是大家学习的榜样。直到我要拍这个电影的时候,我问了几个哥哥和我的身边的一些朋友,我说当时你们是怎么样的?我哥他们全是女排迷,拍摄时我问什么时候来探班,我哥说,郎指导什么时候来呀?他们真的是那一代过来的球迷。

原来我不太懂球,但是接触完之后,我觉得如果让我再活一次,可能我会成为一个排球运动员,我愿意这么做。

娱理:郎平是中国女性的一个代表,付出了很多,有过巅峰,也经历过坎坷。您在世界影坛也有一定地位,您觉得您和郎指导之间有什么共同点?

巩俐:我觉得我们俩的共同点就是,永不放弃。给我一丝的机会,我都会去争取,我都要做得最好,是不放弃的一个人,这是我们的共同点。

巩俐:我这样演郎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巩俐:我这样演郎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