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他是寝室里的小霸王,在她面前却贴心得像忠犬

水瓶从臂弯里抽走,左悦回神,看着眼前汗水淋漓的人,他这么快就跑完了?

左悦回头看了一下跑道上还远远的几个身影,再看看眼前这个……

“那个……”斟酌地开口。

“嗯?”林朗一口水,并没有咽下去。笑微微看着左悦。

左悦想起前几天陪练的时候,尚雯扶着快要软下去的张嘴大喘气的林升升,一个劲地说:“不要喝水!不要喝水!用鼻子呼吸!用鼻子呼吸!再走几步!再走几步!……”

“想说什么?”咽下口中的水后,林朗笑问,陡然觉得身边的气压一紧。有些不解地扫了一眼身边的三个,三个积极跑来看热闹的人居然不约而同地扭脸向外。

左悦看着人不疲气不喘的人,郁闷地说了句:“没什么。”

气压骤然回升。林朗再次疑惑地看了一边的几个。

周浩嘿嘿笑:“老大成绩一如既往地好!哈哈!”

那两个随声附合,脸上的笑要多假有多假。

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知道?林朗半眯的眼睛若无其事地扫过那三个。

“他们怎么啦?”左悦看着忙不迭逃命一样远遁的三个人不解。

林朗阳光灿烂地笑:“他们去照看其他人比赛。”

左悦怀疑地看林朗。但那阳光帅气的笑容她实在看不出别的。

扭脸看看跑道上下来的几个,有的在绿茵场上慢慢走圈,有的在同学帮扶下走圈,反观身边的这个……

“你真的……跑完了1500?”后面的话在林朗含笑的注视中变得异常小声。

“……”默了一刻后,林朗指着汗水湿透的球衣,“麻烦你再帮我洗洗球衣。”

“……”

她能不能告诉他,上次他丢给她后,她把他的球衣藏在包里, 确保万无一失才敢带进宿舍,然后好好等到周末宿舍没人的时候才敢拿出来洗的,晾干后迅速地收起来,那种小偷唯恐被人逮住的心态她再也不想有第二次了。

“左悦!这里!这里!”

左悦和宿舍的几个打完饭打算回去吃的时候,听到劲爆的声音在餐厅熙攘的嘈杂中分外清晰。

循声过去,便看到了林朗,以及他旁边冲她使劲招手的周浩,以及不知名的同桌而坐望过来的男生。

数道目光在她这边和林朗那边逡巡,左悦有些窘。

事实上,自从运动会后,左悦和苏响小火了一把。左悦跳远全校排第三,前两名是体育学院的。苏响扔铅球扔出了第二,第一名也是体院的。

关键是这两人是外语学院的,还是体院学生眼中吹风就能飘走的瘦弱女生。

外语学院这边简直是大跌眼镜。

学校贴吧有近一周的时间都在说这件事。以至于一个宿舍的人怕了被围观,最近饭都不敢在公共场所吃。

左悦黑线地无视某只招摇的手,转脸看身边的三个。

尚雯和林升升对视一眼,拉了苏响和左悦就往林朗那边走。盛情难却嘛。尤其是帅哥在座。

周浩站起身给左悦让位置,欲往旁边坐。左悦连忙摇头:“不用不用,我们坐这边就好。”手中的餐盒往并排的另一张桌上一放,毫不客气地坐进去。

周浩:“……”

某男生:“……”

左悦的三个舍友:“……”

林朗站起身来,将餐盒端到左悦餐盒旁边,在左悦旁边的座位上坐下。

左悦:“?”

左悦的三个舍友自觉非常丢脸地各自捡座位坐下,互相对视,交换意见。

看来有必要对某悦的不引导不提示政策作些微改变了。

“你就是谢锋?!”左悦有些意外地看着林朗旁边略显内向的男生。

转脸看旁边的林升升:长得还行,可是哪里算“极品”了?

再看看对面的林朗:明明这张脸要好看得多好吗?

林升升莫名其妙:看我干吗?

左悦疑惑自省:难道是审美问题?

谢锋:为什么觉得有些怪异的感觉?

林朗将脸垂到不为人察得的角度,嘴角挑起一丝愉悦的弧度。

“你练过武术?”周浩意外地连连看向瘦得跟小马杆一样的苏响,怪不得铅球扔得那么狠。看看那双细小却明显不是一般女孩子的手,若有所悟,随口问,“你练的是什么?”

苏响想了想,挺认真地回答:“小时候练的是咏春拳,后来练跆拳道,空闲的时候学过擒拿……”忽然觉得对面和旁边的男士以她为圆心直径变大,又加了一句,“你们如果被人欺负可以来找我!”

周浩和谢锋齐声猛咳。

周末左悦的堂妹左佳过来找左悦玩。

左佳是个脸蛋漂亮的女孩子,临市c大一年级的学生。因为刚刚和男朋友分手心情不好,趁着周末过来找左悦散心。

至于为什么找左悦的原因是左佳一直认为左悦是个有思想的孩子。

左悦自上学以来,一直是个让家长省心的孩子。学习好自不必说。早恋、神经衰弱、抑郁什么的从来没有找上门过。倒是左佳,一副乖宝宝的娇柔假像,从小学的暗恋,到初中的早恋,到高中的热恋,到现在的失恋,走了一个来回。

有时候左家一大家子都怀疑这两孩子是不是转错了胎,明明左悦看着心思更多些。上学的时候,临近考试了还钻在电脑里打游戏。高考的前上晚,当爸爸的怕女儿熬夜影响第二天的精神,支派了做妈妈的去催女儿睡觉,结果过去一看,差点没气晕,左悦居然是开着电脑看小说,还是纯言情的。

左悦嘴巴毒,心却是软的。看堂妹郁郁难欢的样子,尽心尽责陪着,吃好吃的,玩好玩的,倒让小姑娘多少有了欢颜。

“悦悦,你一直没有找男朋友吗?”左佳咬着一串糖葫芦,暂时忘了自己失恋的事情。

“叫姐!”左悦一指头捅了捅左佳的腮帮子。

左佳翻个白眼,继续盘问:“你不可能没有人追,为什么没有找男朋友呢?”

左悦有点头疼这个问题,想了想,林朗算不算追她?算吧,他都明着问她愿不愿意当他女朋友。可是感情这个东西……

认真想了一下,左悦实话实说:“我暂时没有规划过这个东西。”

“又是规划!”左佳皱皱鼻子,“你在中学拒绝别人的时候就是这个词。我要考大学,暂时不规划这件事情。”学着左悦的语气,完了自己笑起来,“现在为什么没有规划呢?”

“我是打算出国,如果出不去,毕业得找工作,谁知道到时候两人能不能到一起。”

“你不用想那么远吧。”左佳有些大惊小怪,“大学里的恋爱,没有谁是为了最后到一起吧。”

“不打算在一起还浪费什么时间谈什么恋爱?”

“就像前一阵流行的十字绣啊。大家都学这个,有谁是为了成为绣品高手啊。”

所以这就是左悦为什么一直怀疑自己和左佳肯定不是差的一岁半。代沟明明显而易见得很哪!

“所以我没有学啊。倒是被人送了一个,也没什么用啊。”

“悦悦,等你毕业了,哪天说起来,你在大学居然没有谈过恋爱,你不觉得遗憾吗?”

左悦想了想,歪头看左佳:“既然你这么明白,还难受什么?”

左悦:“……”

好吧,她现在承认,她找到了安慰。

晚上,左悦拿着新的床单铺在尚雯的床铺上,左佳看着看着忽然问了一句:“尚雯姐将来会跟她的男朋友在一起吧?”

左悦愣了一下:“会吧?”

没有理由不在一起吧?

事实上尚雯几次无意中也透露了毕业后留t市的打算,当然是为了李锐原。

“悦悦,你如果工作的话会留在t市吗?”

“不一定啊。看工作而定。”

“看来你真没有爱情规划。”左佳嘟嚷,“你的大学生涯不会完整的。”

左悦:“……”

左佳是来她这里找安慰的吧?刚刚失恋得难受得要死的人,一力贬斥她没有恋情的大学生活,难道像她一样要死要活地失恋一次才叫完整?

左悦忍了忍,觉得自己这个时候毒舌似乎有些雪上加霜,于是沉默着将床铺铺好。

从水房接了水让左佳的洗脚的时候,左悦忽然冒出来一句:“残缺也是一种美!”

左佳:?

愣了一下后,恍然大悟。

她的反射弧能不能不要这么长啊。

临睡前,左佳忽然问了一句:“悦悦,没有男生追你吗?”

躺进被窝的左悦本来已睡意朦胧,听到这个问题愣了一下,下意识便想到了林朗。他是在追她吧?居然被他吻了两次哎!

林朗么,真得不讨厌,相反地,她还挺有好感。可是就像她刚才说的,她没有规划感情这个东西。

那么是不是要明白告诉他自己的想法?可是他也没有直言说要追她啊,总不能冒冒然就告诉他“你别追我啊,我打算出国的,咱们两个不可能的”。

左悦不知不觉纠结着,竟然反常地清醒起来,而那边,左佳轻微的呼噜声倒是清晰的传了过来,让她心里有些……烦乱。

这天晚上左悦照旧去上自习,宿舍的另几个上网的上网,打电话的打电话,作运动的作运动。

老地方老位置,不同的是左悦开始有意识地为林朗留座位。

之前因为有一次林朗来得晚,她身边的座位已被人占掉,这个人竟然细声和对方商量,终于调换了一下座位,坐到左悦身边去。

左悦觉得林朗这个人别是有恋座癖?而林朗被问及这个问题的时候,带着一丝挫败的无奈,半天给出的解释是“不想和不熟的人坐一起”。

好吧,左悦想了一下,觉得,嗯,她和林朗应该也算……熟了吧?

此后,左悦开始为林朗占座。然后看书之余看他用无线网卡无限量地上网就难受。他是得有多浪费啊。

不过过了不久,林朗还是移驾去了隔壁。

左悦的教授留了一大堆英文资料给她翻译,大量的词汇和专业名词,需要她边查资料边翻译。宿舍里那三个整天以聊天购物看电影为业,那样的环境下,她根本不可能翻译出来东西。只好转战电子阅览室。

林朗大大方方占着她旁边的位子,却依旧用自己的网卡上网。左悦每次看到有人在门口扫视一圈后失望而去的脸就有种罪恶的内疚感。

后来有一次,当左悦终于查某个词条屡点网页不见其动的时候,林朗大方地将自己的电脑推到她面前,网页瞬间刷了下来。

左悦简直不知道是该为这边的神速惊叹还是为那边的龟速汗颜。

于是,以后常有这样的情形。

林朗的作业处理完后,电脑借给左悦查资料。左悦占用的电脑则被林朗用来看网页。左悦每每一对比两边的速度,都觉得无比内疚。

在林朗大方借出电脑的前提下,左悦终于顺便完成手头的资料翻译,兴冲冲带着解脱的到办公室找教授交差。

教授不动声色地翻看左悦交过来的作业,一页一页翻过去,始终不出一声。

左悦心里敲着鼓想,不会翻译的不合格吧?想想她最近耗的时间和脑细胞,暗暗祈祷。

要知道,教授一向以严谨闻名,据历届学长传,一个标点的半角全角都不许错。

大概过了半小时的样子,左悦几乎是屏息而站,小心翼翼地在心里嘀咕。

教授合上最后一页,面无表情地说道:“听说你想出国?”

“是的,教授。”

“打算去哪个学校?”

“如果可能的话,我对芝加哥大学比较向往。”

教授点点头,从办公桌上拿过一叠厚厚的资料:“你回去把这些资料翻译一下,完了交给我!”

左悦几乎是有气无力的声音:“……是。”

抱着颇有份量的资料从办公楼一层层、一步步走下木质楼梯的时候,郁闷得无以复加,她被教授无故加压也就算了,为什么外国语学院坚持保留旧楼原貌,不肯翻新就算了,为什么连个电梯都不肯安啊。

当天晚上,林朗看到左悦的萎靡样儿不觉笑出来。

还真是不常见她这副不振作的表情啊,当然她困的时候除外。

左悦有点恼怒地瞪着他,想着怎么这么无良啊,她正是悲催时刻啊。

林朗看着似嗔似怒的那双眼,心中叹,即使生气的她看来也是这样地……可爱啊!

抿着嘴唇动手将左悦的一应资料收进她的书包,自己的电脑装进电脑包,收拾利落,拉着左悦的手出阅览室。左悦脸有热,众目睽睽啊,可是不敢出声,只好安静地跟着林朗紧走。

走进电梯,看林朗按了一楼,不由瞪眼:“我有一堆资料要翻译啊!”

林朗看着她,语中带笑:“不用逼自己这样紧!”一边说着,仿似不经意,伸过手来,将左悦额前垂下来的一绺头发拢到耳后,露出细白的脸颊。

左悦完全没有预知,只觉得脸侧有温热的手指触感,在他碰到耳朵时,耳廓挺直,像兔子的耳朵忽然支起来的样子。林朗大约也感觉到了,低声笑了起来,收回了手。

怎么会这样啊?

左悦心里不自在地想。幸好电梯到了,赶紧往外走,走了两步,快到门口的时候,想起来自己的书包还在他手里啊,只好又退回来。

林朗心里简直笑翻了,她可真是太……可爱了。

“你们教授为什么给你这么多资料翻译?”斑驳的路灯下,林朗和左悦并肩走在校园的池塘一侧,粼粼的池面反射着片片光晕,在一阵清凉的风中带来蛙声的清叫。

左悦一下子被这个问题击中痛处:“我哪里知道,上次的资料我足足弄了半个月啊!”

要知道为上次那一叠资料,她牺牲了多少休闲……睡眠时间啊。

林朗看着垂头丧气耷拉着头的左悦,她的头发较之前已有些长,垂着头的时候便两侧垂了下去,只看见一个柔软光洁的头顶,发丝在灯光的黄晕里格外柔软的样子,让他有种想伸手过去抚一把的冲动。

“你翻译得如果不好,教授应该不会再给你任务了吧。”

“我怎么翻译得不好了,他一个字也没说……哎,他没说啊!”左悦瞬然抬起头来,脸上带着兴奋,双眸在灯光下晶晶发亮地看着他,“大家都知道他严格得不得了,却一句也没有批评我哎!”高兴的语气像个孩子,连走路都有点跳起来。

“哎,林朗,谢谢你啊!你倒提醒了我!他还问我出国想去哪个学校……”

开心起来的人立刻恢复了活力,完全没有觉察到林朗听到后面一句时的默然。

左悦是忧愁来得快去得也快的那一类,拉着林朗的手高兴得什么似的:“走啦,我请你看电影去!”

学校每周二晚上有电影协会的人在学校小礼堂放电影,一元钱的门票就是一个廉价雪糕的价,因此场场爆满。左悦一个系的学弟正是协会的成员,前两天送她两张票,她哪里有心思去,现在倒想起来了。现在七点多一点,电影刚刚开始,赶过去恰恰好。

林朗默默看了看被左悦拉着的手,微笑着一路跟着她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小说:他是寝室里的小霸王,在她面前却贴心得像忠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