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胜郭村保卫战的叶飞和陶勇

1940年6月25日,正在苏中泰州地区郭村休整的新四军挺进纵队,接到国民党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李明扬、副总指挥李长江发来的最后通碟,限挺进纵队3天内退出郭村。

李长江发出最后通碟,叶飞坚决保卫郭村

号称“两李”的李明扬、李长江,是苏北最有影响的地方实力派,属政治中间派,郭村是他们占据的地盘。担任挺进纵队军政委员会书记、副司令员的叶飞,立即将情况分别电告中共中央中原局和新四军江南指挥部。

中共中央中原局书记刘少奇复电,要挺进纵队准备与选择适当的地形位置,能够固定或以游击战支持一二个星期,然后再由八路军第5纵队与新四军第4、第5支队驰援,合力反击李长江。

江南指挥部指挥陈毅复电指示上、中、下3策,下策是在郭村打,易受四面包围,态势不利。

挺进纵队党委研究后,上报中原局和江南指挥部,郭村易守难攻,还是在这里迎敌为好。陈毅很快来电指示,而且语气坚决:切不可在郭村孤军御敌。对此,叶飞和纵队司令员管文蔚同时做了3件事情。

完胜郭村保卫战的叶飞和陶勇

开国将军叶飞

一是迅速召开领导干部会议,落实刘少奇和陈毅的指示,分析形势,讨论方案,作出决策。25日当夜,召开挺进纵队和苏北特委联席部署会。从地形来看,郭村3个庄子呈三角形,东边向泰州,是水网地带;北边由顽军所占,也是水网地带;西边是运河、邵伯湖,不利于部队运动,还有日军据点;只有南面和西南面是开阔地,是“两李”阵地,所以利于我军固守。从时机来看,坚守郭村,正是我军落实刘少奇“引顽围攻,孤军坚守,待援歼敌”指示的具体体现,只是我军面对的不是预想的顽固派“韩顽”韩德勤,而是原来估计不足的中间派“两李”;当然,中间派突然翻脸跳出来进攻我军,我就坚决要反攻回去。这一点,毛泽东已作过明确指示,“当中间派不顾一切向我进攻,妨害我之根本利益时,我对其一部给予坚决打击,作为警告,打后仍求得互相配合”。当然,我军如果脱离郭村既设阵地,仓促向南转移,并非善策,日伪顽李军肯定北追南堵西顶,我军就很被动。从士气来看,我军如果坚守郭村,不会移师劳顿,当地群众也会积极支持和参与,全力保卫自己的家乡。大家一直讨论到半夜,各方面的利弊强弱都分析到了。最后统一思想,坚决保卫郭村!

二是奉陈毅指示派出纵队政治部副主任陈同生去泰州谈判,请求李长江再让我军在郭村驻一段时间,恢复疲劳,尔后返回吴家桥地区。

三是立即在郭村排兵布阵,构筑和抢修工事,并预设增援部队来到郭村后的战斗方案,以现有兵力抵抗李长江的军事进攻。

陈毅接到叶飞认真负责、情真意切的电报后,最终回电同意挺进纵队在郭村迎击李军,并急电远在六合县月塘集的苏皖支队火速东援郭村。

完胜郭村保卫战的叶飞和陶勇

开国将军陶勇

这时,李长江调动第1、第2、第4、第6纵队,另有韩德勤顽军的保安第3旅张星炳配合,总兵力达13个团,向郭村进逼。其第2纵队颜秀五部和第1纵队丁聚堂部,踞于西边宜陵、丁沟一带,隔断郭村与吴家桥和苏南我军的联系;战斗力较强的第4纵队陈中柱部和第6纵队陈才福部,分别在东南的泰州、刁家铺、口岸一带和西南的白塔河一带,作为主力对郭村进行向心攻击;保安第3旅则在郭村以北的小纪一带,向南攻击。这样,李军与顽军对郭村构成了四面包围之势,妄图歼灭挺进纵队于郭村地区。

另外,李长江对自己队伍中有共产党嫌疑的两支部队在严加防范的基础上,准备在进攻郭村之前处理掉,这就是第3纵队第8支队陈玉生部和第2纵队第5支队第4大队王澄部。李长江的企图是,对挺进纵队分化瓦解,各个击破。

叶飞暗渡陈仓厉兵秣马,陶勇东进驰骋夜渡运河

6月26日,在郭村正需用兵的节骨眼上,挺进纵队果然收到驻扎在泰兴县西北蛤蟆圩的陈玉生发来的急电,说李长江要用4个支队来攻击他,他想举行战场起义,并把部队拉到郭村参战。内心焦急的叶飞和管文蔚一边回电同意陈玉生起义的建议,一边不得不派挺进纵队的邱玉权第4团南下救援陈玉生所部。

此时分兵救援,的确是一着险棋!现在,叶飞和管文蔚在郭村掌握的部队只有第1团和纵队特务营合计4个营的兵力,外加纵队机关和教导队。真是捉襟见肘。但即使这样,叶飞还是使用兵不厌诈之计来与李长江斗智斗勇。下午时分,叶飞有意骑着人们熟知的白骏马率第4团由郭村出发,黄昏在塘头附近渡过通扬河,让人认为是他亲自率领部队去增援陈玉生。入夜后,邱玉权率第4团从吴家桥地区向东急进增援陈玉生,叶飞却又秘密地由原路悄悄回到郭村。特务们赶紧把叶飞出动的消息报告给李长江。

完胜郭村保卫战的叶飞和陶勇

郭村保卫战部分领导人

叶飞之所以这样做,是有意迷惑李长江,让他判断叶飞带去救援的是主力第1团,这样,李长江就暂时不敢对陈玉生动手了;而即使郭村先打起来,实际上叶飞和第1团都在郭村,那便是两强相遇,真正的攻守较量,正符叶飞之意。真可谓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李长江果然中计,却非常得意。一是挺进纵队被他逼得从郭村分兵了;二是叶飞不得不率主力离开郭村,等于调虎离山;三是郭村已兵力空虚,且实力大减,出现了攻打郭村的最好时机。于是,李长江突然改变部署,决定先打郭村,然后再解决陈玉生部队。

27日一早,李长江的部队就开始出动,下午时分,先后到达白塔河、杨家桥、吴家桥、麻村等地,形成了对郭村的包围态势。

挺进纵队针锋相对,进行郭村保卫战的最终战斗部署是:第1团担任防御,北面以第2营防御张星炳部进攻,第1营、第3营和教导队在南面、东面防御李长江部进攻,纵队控制特务营为机动兵力。叶飞根据半塔集保卫战的经验,针对李长江各部政治态度不同,配合不会十分协调的弱点,决定采取积极防御,以阵地前的短促突击,击退敌人进攻,稳定郭村阵地。

叶飞和管文蔚指挥挺进纵队在郭村厉兵秣马之际,陶勇和卢胜则率领苏皖支队在百余千米外的东进之路上驰骋!

仲夏时节的扬州地区,天气骄阳似火,水网地带如闷热蒸笼。陶勇和卢胜带着全副武装的队伍急行军一路向东,逐个把月塘集、谢集、刘集都甩在后面。苏皖支队是26日清晨突然接到挺进纵队急电的:郭村告危,挺纵待援。

紧接着,又收到陈毅的紧急电令:苏北韩、李等顽,集结10倍于我兵力,企图围歼挺纵于郭村地区,着令苏皖支队火速驰援……

完胜郭村保卫战的叶飞和陶勇

南军在夏洛伊之战中可谓功败垂成

陶勇、卢胜接电后立即召开紧急党委会议。此时,苏皖支队第2营外出执行任务未归,新上升的地方武装尚未编组,许多工作还没有就绪。从月塘集到郭村相距100多千米,途中要越过天(长)扬(州)公路,渡过邵伯湖和运河,闯过仙女庙一带的日军重点封锁区,通过“两李”的防地,只要一处受阻就难以迅速援增。

但是兄弟部队遇险,我们就是上刀山也必须火速赶去。苏皖支队党委会果断决定,部队立即准备,克服一切困难,尽快出发赶到。

会后,陶勇立刻布置任务,部队分头行动起来。侦察分队当天就先头出发,侦察沿途情况和设法搞到过渡的船只。整个支队在27日中午整装出发。暂时没编好的连队,在行动途中边走边调整。行前,陶勇还派人给第2营送去了行军路线图。

天擦黑的时候,苏皖支队主力顺利越过了天扬公路,接着又马不停蹄地向邵伯湖和运河前进。后来,第2营也通过强行军赶上支队主力。临近午夜时分,苏皖支队全部到了日军封锁严密的邵伯湖畔。提前一天来到湖边的侦察分队已经调协当地穷苦渔民船户筹集好了10多条渔船,隐蔽在一个小港汊里,躲避日军巡逻汽艇。现在大部队悄悄来了,经过简单部署分工,第一批部队立即上了船。渔船很快地向湖心划去。

李长江三攻郭村未奏效,陶勇智闯李长江防区

27日午夜12时许,在“两李”部队颜秀五第2纵队政训处任中尉政训员的女地下党员郑少仪把“两李”部队进攻部署和攻击具体时间的机密情报送到挺进纵队指挥部。叶飞对管文蔚说,知己知彼,真是有备无患。于是,28日零点30分纵队立即下达命令,部队赶快吃饭,凌晨4点钟以前全部进入防御阵地,准备迎击敌人。

完胜郭村保卫战的叶飞和陶勇

郭村保卫战纪念馆中珍贵的照片

28日拂晓,李长江所部开始凶猛地围攻郭村。东南方向是旱地,有一片坟包,陈中柱的第4纵队就猛扑过来。这里只有挺进纵队一个加强连,李军逼近我军阵地,子弹打到了驻在村西端的特委机关。站在阵地上的叶飞从望远镜中看到李军正以密集队形猛扑过来,我军也以密集手榴弹反击,但李军仍然蜂拥而上,不断冲击。叶飞立即命令特务营出击。在炽烈火力掩护下,特务营一个猛烈的反冲击,将李军击溃。1小时后,特务营押着200多俘虏胜利归来。西南方向,陈才福的第6纵队来犯,也被我军以反冲锋击退。其余李军与顽军配合不紧,气焰稍敛。

这时,在邵伯湖方向,非常熟悉日军汽艇活动规律的渔民们避开主要航线,十几条小船顺着一条隐蔽又便捷的路线,从凌晨起往返十几趟,于拂晓时分把苏皖支队送过邵伯湖和运河去。上午,苏皖支队接近日军仙女庙到高邮的重点封锁线,有的同志建议晚上再走,陶勇果断地说:“来不及了,出敌不意,冲过去!”接着,第3营营长奉命带一个排留下来与日军纠缠,主力迅速向东急进。

在郭村东南主战场,挺进纵队第1团第3营与李军第4纵队激战至黄昏,李军倾全力攻占了郭村外面的小庄子,并试图再向村内突进。叶飞命令第3营短促反击,结果歼其两个大队,稳住了郭村阵地。

29日拂晓,李长江所部发动第2次猛烈攻击,并把进攻的重点改在西南面,战斗一开始就很激烈。李长江下了死命令,要陈中柱、陈才福坚决拿下郭村。挺进纵队第1团第1营和教导队咬紧牙关,打得特别顽强和勇敢。激战一天,终于把李长江部队击退到离郭村二里路的王家庄。

傍晚时分,挺进纵队突然收到刘少奇的来电:八路军第5纵队因日寇“扫荡”不能如期赶到,新四军第5支队也因大刀会所阻,无法增援。而且他们距郭村在200至500千米路程,少则五六天,多则八九天才能赶到。

叶飞和管文蔚一看,急得浑身冒冷汗。我江南指挥部主力正在遭受顽军冷欣的进攻,一时也过不了江。所以,千斤重担全部压在叶飞和管文蔚身上了!他们深知部队面临的险境,前无救兵,后无退路。在此时刻,背水一战,如何是好?孤军坚守,能否继续?

29日夜晚,陶勇、卢胜率部到了李长江的防区。突然,前面红光一闪,传来一声清脆的枪声,这是李军。部队一枪不还,快速跟进。接着敌阵地又传来了嘀嘀哒哒的吹号声。陶勇对号兵说:“顽固派吹,你也吹。”于是敌人的号兵吹啥号,苏皖支队的号兵也吹啥号。苏皖支队就这样机智地越过了“两李”的防线,及时赶到了郭村西北五六千米处的杨家桥一带。叶飞和管文蔚在兵临绝境之时一听说陶勇、卢胜赶到了,紧锁的眉头立刻舒展开来。他们让北边的第1营派侦察员把陶勇、卢胜迎进了郭村指挥部,共商反击对策。经商定,苏皖支队暂守杨家桥一带,盯住丁聚堂和张星炳。苏皖支队的到来,一下子缓解了郭村北面的压力,大大地鼓舞了郭村军民的必胜信心。

30日晨,李长江只发动了规模较小的攻击。等李军靠近阵地前沿时,我军一阵排枪,把李军打得在山芋田、高粱地和坟墓旁或卧倒或防护,没想到一支支尖锐的竹签却戳进他们的胸膛、肚皮与大腿,我军趁势冲杀,打得李军狼狈溃退。原来,这3万多支中间粗两头尖的竹签是郭村群众奉挺进纵队命令紧急赶制并埋在阵地前沿的。于是,尖锐的“竹签阵”大显威力。在杨家桥阵地,苏皖支队顶住了颜秀五一部的攻击,并把他们打回了麻村。从午后开始,郭村战场硝烟渐淡,枪声暂弱。但却引起了叶飞的警觉,李长江连续两天在拂晓时进攻吃了苦头,狡猾的他会不会在夜间将第三板斧砍来?叶飞继续推敲,东边是水网地带,加上我军兵力薄弱,防得也不严密,李长江很可能选择从这里乘虚而入。据此,叶飞请苏皖支队进入郭村,顶住北面张星炳的进攻;将挺进纵队第2营东移,加强东边的防御。夜间,果然发现李长江部队在运动。第2营适时出击,一阵拼杀,把进攻之敌逐出数里以外,李长江的进攻尚未形成就被粉碎了。这样,叶飞的多谋善断,正确指挥,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最佳效果。

完胜郭村保卫战的叶飞和陶勇

后人立在夏洛伊战场原址上的纪念塑像

叶飞所部攻克宜陵,陈玉生和王澄两部起义

7月1日清晨,郭村战斗进行的第4天,叶飞和陶勇、管文蔚等召开战情分析会。苏皖支队的到来虽暂缓了当前的危险压力,但如果仍按原定“孤军坚守,待援歼敌”的部署作战,而我军大量援兵又不能到达,如果继续固守,将会陷入前无救兵,后无退路的极险境地。假如韩德勤再投入大量兵力参战,郭村万一失利,后果不堪设想。目前如何破围解困?守与撤的意见都有。参会的第1团团长乔信明建议,可否抽出一定兵力向南打开一个缺口,以攻为守,打破被包围的严重局面。叶飞、陶勇等都觉得这个建议不错,可攻击西南方向李军后方空虚之地宜陵,还可打通与吴家桥地区的联系。我军就进可攻,退能守,变被动为主动。遂决定由第1团抽两个营,直取宜陵;苏皖支队以两个营在北面继续顶住张星炳,以两个营南下接替第1团防务。

白天,好消息接连传到郭村指挥部。一是陈玉生部起义成功,在挺进纵队第4团的接应下从蛤蟆圩到达吴家桥,控制了江南江北的交通要道。二是王澄在泰州北的港口率领李军第5支队第4大队暴动成功,逮捕了反动的支队长陈东生,挥师西南,进入郭村。

当夜,第1团第1营、第2营迅速出发,插入李军后方,以坚决勇猛的动作一举攻下重镇宜陵,横扫敌阵,击溃了李长江部队3个团。

叶飞和陶勇高兴地说,这一下,形势反转了!我军兵力相当于5个团了,不但敌我兵力对比发生了变化,而且我军还打破了李长江的包围。

7月2日拂晓,损兵折将的李长江,一气之下,从泰州城跑到了前线,亲自督战向郭村发起猛攻。挺进纵队主力全力反击,苏皖支队继续配合,南北作战。李军以整团整营的兵力猛扑上来,逼近我军阵地。我第1团第3营不断地顽强反击。敌人冲过来,我军杀出去,反复较量几个回合,战斗非常激烈。团参谋长廖政国抱病上阵,带着部队与李军展开了白刃战。苏皖支队击退张星炳部之后,由参谋长张震东率一个营,从西北往南朝李军侧击。上午9时,乔信明和团政委刘先胜率第1团主力从西南宜陵往北回杀,猛烈击袭李军侧背。后来,王澄大队也从北冲过来,9挺重机枪和20多挺轻机枪威力大发,把李军扫倒一大片。至下午3时许,在我军南北夹击之下,李军的攻势被打垮了,并全线溃退。第1团俘获李军主力第4纵队司令陈中柱。

3日,陈毅从新老洲过江到大桥镇,即一路畅通地赶到郭村。在参加作战指挥部的反击部署会时,陈毅指示要坚持“击敌、联李、孤韩”的策略方针,继续争取“两李”,不要逼迫过甚,使其投奔日军或韩顽。经研究决定:以陈玉生、王澄部队留守郭村;以挺进纵队第1团一个营控制宜陵,两个营和第4团从正面进攻塘头村;以苏皖支队迂回到离泰州城西3千米左右的九尺沟,切断塘头李军归路。

4日,挺进纵队和苏皖支队执行陈毅的统战策略,分路出击,一举夺取塘头,俘虏李部官兵近2000人,直逼泰州城下,苏皖支队先头第1营占领了位于九尺沟的碾米场,但不进泰州城。

郭村保卫战历时7天7夜,新四军共歼李军3个整团,击溃10个团,缴获步枪600余支、轻重机枪10余挺。陈毅仍然通过统战政策,争取败军之将“两李”。经双方谈判,以“互助互让,共同发展”为原则,达成口头协议:“两李”将扣留的挺进纵队谈判代表陈同生等立即释放,新四军放还“两李”部700多俘虏及部分缴获枪械;新四军愿意让出富裕的郭村、吴家桥等地再借道东进黄桥,“两李”应给予方便,并在今后新四军与韩德勤的磨擦中保持中立。

郭村保卫战是我党我军成功运用统一战线策略的光辉典范,成为我军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经典范例。这次险象环生、峰回路转的胜利,揭开了新四军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的序幕。解放后,郭村保卫战被拍成电影,即著名的《东进序曲》。叶飞和陶勇,从大桥、半塔到郭村,3次保卫战,一路征战,一路拼杀,成为闻名遐迩的新四军名将。

版权声明:本文刊于《军事文摘》杂志。作者:欧阳青。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转自《军事文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历史 » 完胜郭村保卫战的叶飞和陶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