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医生成为高危职业

别让医生成为高危职业

2020年1月20日13时55分,北京朝阳医院门诊楼内一男子持菜刀伤人后逃离。朝阳分局民警在医院安保人员的配合下迅速将该男子抓获。受害者为三名医护人员和一名群众,暂无生命危险。

但是,三名医护人员中有一名为医院眼科的陶勇医生,其手受伤严重,极有可能在后半生拿不起手术刀了。陶勇医生是一名极其优秀的医生,北大人民医院眼科医学博士、德国海德堡大学附属曼海母医院眼科访问学者,这一大长串的头衔让人望尘莫及,而其从医经历让他有着丰富的手术经验,但就是这么一位医生,却被人砍伤,天理何在?

道家有云:福祸无门,唯人自召。但是,医生们又做错了什么,要遭受如此大的伤害。前几天,民航总医院杨文的死还历历在目,今天,陶勇医生又深受重伤,我们不禁沉思,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治病救人的医生会遭受这样的待遇。

鲁迅说:学习救不了中国人。这句话在当时适用,放在现在未必过时,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医闹了,而是谋杀。

在现在这个时代,培养一名医生的成本太大了,而毁掉一名医生却是轻而易举。一位学生要成为一名医生,需要经过五年本科,三年硕士,博士三年,毕业后规培轮转三年,才能成为一名执业医师,而毁掉一位医师,却只需一瞬间。

一位可以为无数患者带来光明的医生,一位前途无量的青年才俊,就这样被凶手毁了。我们在呼吁严惩凶手的同时,政府部门也要加快建立对医生的保护措施,否则,如果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又怎么能指望医生专心治病呢?

现在的人们,一边希望医生治病,一边又在伤害着医生,这是多么无耻的行径。不到一个月,接连曝光两起恶性伤人事件,这不仅打击了从业医生的信心,也将一盆冷水泼在了那些立志从医的学子头上。难道我们非要等到诺大个中国都找不到几个医师的时候才会悔悟吗?

正值新型冠状病毒肆虐的时候,又出了这样的事,假如真的如非典一般的疫情,又有多少医生肯冒着生命危险救命呢?

当前的局势让我想到了马丁·尼莫拉的《我没有说话》: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我希望,不要等到真的没有人愿意从医时,那些伤人者才悔悟,或许,他们永远不会悔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别让医生成为高危职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