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复杂局面下,中国多地布阵应对“武汉肺炎”

春运期间,这场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防控体系面临复杂局面。多地卫健委部门均已召开会议启动应急机制,部署包括设置发热门诊、发放检测试剂等立体式防控措施。

春运复杂局面下,中国多地布阵应对“武汉肺炎”

记者 | 陈鑫 金淼 实习记者 | 刘世龙

2020年春节期间,中国公共卫生防控体系正在应对一场由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疾控难题。多地疾控部门目前已启动应急机制,部署防控措施。

另据最新消息,国家卫健委已将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纳入《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

官方于2019年12月30日首次确认在武汉发现不明原因肺炎,不到一个月时间,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迅速飙升。

据新华社消息,截至2020年1月20日18时,境内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224例,其中确诊病例217例(武汉市198例,北京市5例,广东省14例)。武汉有15名医务人员被感染。

疑似病例方面,目前共有7例(四川省2例,云南省1例,上海市2例,广西壮族自治区1例,山东省1例)。

而此前累计报告病例中已有4例死亡,均发生在武汉,另有多名重症和危重症病例仍在治疗中。

国家主席习近平1月20日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作重要指示:要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

“发现病例后,我们对密集接触者已经进行医学观察,看他们是否有发热的异常症状。”北京市卫健委相关负责人对界面新闻介绍。

据北京市卫健委1月20日晚通报,经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专家组评估,北京市新确诊3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截至1月20日18时,北京市共确诊5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上述负责人表示,北京市自从武汉发现相关病例后,市区两级都成立了防治专家组,并指定了救治医院,“北京卫健委会对各项工作进行统筹,北京市疾控中心则主要负责全程跟进,和医疗机构配合进行跟踪和分析,请权威的专家部门做好科普宣传,对病例的分析等进行综合评估等。”

春运期间是否有必要进一步加强防控措施?这位负责人表示,这要与各部门协作视具体情况而定。

界面新闻记者走访北京朝阳医院、北京协和医院发现,目前发热门诊的预诊台和相关医护人员,已经开始对发热病人的旅游史进行了解,询问患者近期是否离开过北京,并对患者进行常规甲型流感、乙型流感的筛查。发热门诊的医护人员已佩戴医用防护口罩。

一名1月17日发热的患者对界面新闻表示,其当天夜里首先在北京医院发热门诊就诊,值班医生量完体温后,询问近期是否去过武汉,得到否定答案后,交给其一张“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疑似观察病例问诊清单(暂行)”。

该清单中在流行病学史一项,需询问患者是否有武汉市旅游史或与武汉市农贸市场直接或间接接触史。三项内容符合为该清单符合病例。该患者填表后被转至急诊内科,进行甲流、乙流及相应的血液检测,最终被确定为仅系细菌感染引起的发烧。

除了已经有确诊病例的北京市,据界面新闻了解,广西、吉林、内蒙古等地卫健委部门均已召开会议启动应急机制,部署防控措施,包括设置发热门诊、发放检测试剂等各方面。

2020年1月20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印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方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监测方案》等多份诊疗、防控方案至各地。方案共61页,涵盖监测、流行病学调查、密切接触者的追踪和管理、实验室检测等内容。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呼吸科教授何礼贤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的病例增多,“说明还是有传染性”。

此前,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研究专家钟南山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表示,根据目前的资料,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可以确定存在人传人,在广东有2个病例,没去过武汉,但家人去了武汉后染上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何礼贤认为,发病人数增加的原因,首先可能是使用试剂盒对武汉其余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人进行检测后,导致新型冠状病毒病例确诊人数迅速增加。

在武汉市卫健委19日凌晨举行的媒体发布会上,湖北省医疗组专家、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副院长、主任医师黄朝林曾表示,近日,国家相关科研机构迅速研发出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收到国家下发的试剂盒后,开始对武汉市送检的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患者标本进行病原学检测,这才出现了“突然这么多病例”的情况。

“另一个因素则是人口流动引起的扩散,其他一些地方发病的病人很多都是到过武汉,即输入性病例。”何礼贤说。

何礼贤指出,从流行病学的角度分析,传染病疫情往往先经历开始阶段,迎来上升的阶段,然后进入平台期,也就是比较平稳的阶段,随后慢慢下降,“目前可能正处于一个上升的阶段”。

上海一家三甲医院的呼吸科主任医师告诉界面新闻,有来自武汉的病人如果被怀疑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就要用试剂盒对病原体进行检测。据他介绍,现在医院都设置了发热门诊,每个医院都设置了防治传染病的专业队伍,先对患者进行筛查,筛查出来之后,再由专门的队伍来进行诊断治疗。

针对患者的确诊流程,一名省级疾控中心负责传染病防治的专家告诉界面新闻,各个医院根据流行病学规律,会在患者发病符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情况下,将患者确诊为疑似病例并进行隔离,然后给疾控中心送检。“目前试剂盒应该都是直接发给各省及直辖市疾控中心。”

据财经杂志报道,确诊病例需首先符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断方案(试行)》中的病例定义。这之后,省级疾控中心初筛病毒全基因组测序,需与已知新型冠状病毒高度同源。中国疾控中心复核后,最终,由国家卫健委疫情领导小组下设的诊断组评估确认。

界面新闻获得一份国家卫健委发布的《关于印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二版)和全国各省(区、市)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确认程序的通知》显示,在病例的发现与报告一项中,明确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发现符合病例定义的疑似病例后,应立即进行隔离治疗,并报告医疗机构相关部门和辖区疾控中心,由医疗机构在2小时内组织园内或区(县)有关专家会诊,如不能诊断为常见呼吸道病源体所致的病毒性肺炎,应当及时采集标本按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规定送至疾控中心。

在公众防护方面,目前春运已开始,各地是否应该开展体温检测措施?复旦大学病原微生物研究所所长姜世勃告诉界面新闻,现在病例主要还是集中在武汉,外地还没有看到原始病例,来自于武汉的的病例到了外地以后,传染性如何,是否有必要开展检测,还有待继续观察。

春运人口流动大,传染病防控面临复杂局面。武汉市方面表示,已实施出境离汉人员管控,加强离汉旅客体温检测。据武汉市副市长陈邂馨介绍,自1月14日起,已在机场、火车站、长途汽车站、客运码头迅速安装红外线测温仪35台,配备手持红外线测温仪300余台,在“三站一场”设置体温检测点、排查点,加强离汉旅客体温检测。目前已“开展体温检测近30万人次,发现16名发热人员,均已排除阳性病例”。

何礼贤认为,条件允许的话,各地应像SARS时期那样开始测量体温,发现有发热、咳嗽的病人就能及早筛查,并送到医院进行进一步检查,所以下一步机场、车站出站可能需要加强防控措施。

是否每个城市都有这样做的必要性?何礼贤认为,主要还是依据患者有没有接触人群,“如果这个城市没有发现病例,当然可以不这样做,如果有疑似或确诊病例,就看接触的人群多不多。”

钟南山此前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指出,早发现、早诊断、还有治疗和隔离,这是最有效的,最原始的防控办法。对已经确诊的病人进行有效隔离,减少接触是极为重要的,从公共卫生的角度来说是最重要的。

中国疾控中心首席流行病专家曾光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现在疫情相关数据都有公布,“形势还比较严峻,不是严重,是严峻”,公众前往武汉需要慎重,但是只要公共卫生措施及时,形势完全可以逆转。

何礼贤同样表示,现在公共卫生突发事件的应急,较非典时期的防控条件好很多,“SARS时期建立的发热门诊,如今还保留在哪里。如果能够快速启动发热门诊,对于有呼吸道症状或者肺炎的病人,都可以接受治疗。”

他说,一般病毒很容易发生变异,继而发生特性的改变,比如传染性增强,但是“从目前情况来判断,应该没有SARS那么严重。”

“只要把这个传染源还有传播途径能够进一步搞清楚的话,还是能够控制的,我想可能不会发展到像上次那么严重。”何礼贤说。

本文源自中国青年报客户端。阅读更多精彩资讯,请下载中国青年报客户端(https://app.cyol.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春运复杂局面下,中国多地布阵应对“武汉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