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岁的钟南山院士在带领我们抗病毒,另一位未来的院士却被毁掉了

1月20日的两则医学新闻令人揪心:

其一是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猛增,北京、广东、上海等地也通报发现确诊病例。84岁的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研究专家钟南山先生于1月19日到武汉指导调研疫情防控工作,并于1月20日接受央视直播专访,向公众介绍当前的疫情态势。

肯定存在人传人情况、病毒感染正在爬坡、有医护人员被传染等信息得到证实。

钟院士的公开发声,一方面让公众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提高警惕,注意防护,另一方面也让大家感到了安心。有网友就说,看到钟院士的名字莫名就觉得放心了。这是因为,在17年前SARS肆虐时,钟南山院士就站在抗击病毒的前线,赢得了全国人民的尊重。

84岁的钟南山院士在带领我们抗病毒,另一位未来的院士却被毁掉了

这是对钟院士专业能力和良知的双重信任。

但同样发生在1月20日的另一则新闻,则彻彻底底的是一大悲剧。北京朝阳医院眼科主任医师陶勇被一名男子持菜刀追砍,双手和头部多处被砍伤,左手、前臂肌腱断裂,另有1名医务人员、1名志愿者和1名正在看病的患者家属被砍伤。

据朝阳医院多位医生透露,该行凶男子曾在朝阳医院由另一位医生做过一场眼部手术,后出现脉络膜上腔出血的并发症,该男子对此非常不满。在出现并发症后,陶勇主任参与了该患者的治疗,帮助其恢复了部分视力。但该男子因为没有达到他的理想预期效果,怀恨在心,持菜刀到医院来行凶,因为最初治疗他的那位医生不在,便将怒气全撒向正在门诊出诊的陶勇医生。

84岁的钟南山院士在带领我们抗病毒,另一位未来的院士却被毁掉了

陶勇医生28岁从北大医学院博士毕业,曾到德国访学一年,32岁晋升为副主任医师和硕导,36岁成为主任医师,37岁到北京朝阳医院任主任医师、博导,2015首都十大杰出青年医生,在眼科SCI杂志发表论文55篇,中文核心期刊发表论文26篇,主持国际科研基金4项、国家级科研基金两项,省部级/市级科研基金两项,获国家专利3项,中华医学会眼科分会青年委员和眼免疫学组最年轻的委员。

84岁的钟南山院士在带领我们抗病毒,另一位未来的院士却被毁掉了

不夸张地说,假以时日,陶勇主任极有可能会成为一个未来眼科领域的院士,和钟南山院士在呼吸系统疾病领域同样是行业顶尖专家。

可现在,这位39岁的博导,被一个丧尽天良的凶手毁掉了,他无法再像以前那样做精细的眼科手术了,这是无数患者的巨大损失,也是我国医学领域的巨大损失。

84岁的钟南山院士在带领我们抗病毒,另一位未来的院士却被毁掉了

前有杨文医生,今有陶勇医生,为什么接连发生患者或患者家属的疯狂杀医行为?很多人呼吁加强医院安保,这当然应该重视。但我认为,最应转变的是患者对医生医院的职业印象和心理预期。​

医生不是神仙不是天使不是圣人,不要以为得了病去医院花了钱,医生就得保证完全达到你预期的治疗效果,甚至以为交一点点钱就该把病治好,觉得医院收费超出自己的支付能力就是太黑心。我要说,这种想法就是有病。

不如明智一点,面对有些病就是无可救药或者成功概率极低的医学现实,无论是治疗还是放弃治疗,都坦然的接受后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84岁的钟南山院士在带领我们抗病毒,另一位未来的院士却被毁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