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花燕风波中的9958,知情人:主管报销购饰品费用,曾遭停职调查

文|每日人物熊韧凯 编辑钟十五

近日,在43斤贵州女大学生吴花燕去世后,曾主导其网上募捐的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陷入舆论的风暴眼。

媒体曝出,9958在吴花燕生前为其募款超过100万,但只给2万。医院、家属与乡政府表示未收到钱且对平台筹款不知情,但9958回应媒体称,吴花燕及家属对此知情,有吴花燕弟弟的代笔签名。

目前,事件仍在持续发酵中。资深公益人郑鹤红曾实名举报9958及其主管王昱,称吴花燕事件中9958的做法是其惯用伎俩,并透露自己在2018年将手头掌握的大量9958与王昱违法违规操作的资料反映给其主管部门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对此,儿慈会回复郑鹤红称已将王昱停职调查,但迄今王昱仍以9958主管身份公开活动。

9958前工作人员告诉每日人物,9958早在2014年就出现了“为筹款而筹款”的倾向,而王昱更倾向于选择一些病情危重、筹款额大的患儿救助,筹款额若较低常会被拒绝。除此,9958还按筹款额发放年终奖。

另9958前工作人员和志愿者透露,王昱在担任9958主管时,消费走高,让员工帮忙垫付购买饰品,然后在分期报销还账。

吴花燕风波中的9958,知情人:主管报销购饰品费用,曾遭停职调查

吴花燕

9958前工作人员:设定年筹款目标,员工年终奖按筹款来发

9958在为吴花燕募款的文案中,称吴花燕生活困难、吃不起饭而成病、没钱治病。事后该募款文被指存在夸大嫌疑。

事实上,吴花燕一直接受各界救助,生前接受采访时称“我没有他们说得那么不堪”。而吴花燕患有早老症的事实,以及身体出现的症状,9958并未核实发布。

熟悉9958的郑鹤红认为这是9958的惯用手段,通过夸大患者的悲惨,筹集更多善款,并将多余的善款囤积理财。

吴花燕风波中的9958,知情人:主管报销购饰品费用,曾遭停职调查

吴花燕生前接受采访

曾在9958担任医疗主管的陈峰负责的工作主要是通过咨询医生和专家来确定筹款额。但2014年之后,该项工作变成由王昱自己来做。

陈峰注意到,也就在这时间点前后9958产生了“为筹款而筹款”的倾向,而王昱更倾向于选择一些病情危重、筹款额大的患儿救助,筹款额若在50万以下常会被拒绝。

但这并不意味着王昱更关心病情危重的孩子。陈峰看到,对于有新闻价值的患儿家属,王昱接待时常笑脸相迎,而对于另外一些前来求助或催促拨款的患儿家长,王昱态度恶劣,称自己是按流程办事,甚至会辱骂家长“不配为人父母”。

陈峰还透露,王昱还在9958设置年筹款目标,并按超出金额给员工发放奖金。2015年目标在4000-4500万,实际达成6000万,而2013年筹款额才不过2800万。9958的年终奖按照级别不同在1到5万之间,王昱的年终奖则在8万左右。

同样,9958筹款项目能不能真正帮到患儿,也要打上问号。2019年魏娜在某社交电商平台上看到了一个神经母细胞瘤患儿东东的求助信息,故加入救助东东的微信群。群里有近两百人,多为女性,进群方式与魏娜相似,被称为“爱心妈妈”。

魏娜并不清楚其他人的真实身份,但知晓该筹款项目由儿慈会9958安徽执行团队副主任佟杰发起并执行。

魏娜说,当时东东在吉林大学第一医院治疗,她和其他爱心妈妈的主要工作是在各大社交网站上转发筹款信息。7月,东东病情恶化,9958团队提出将孩子送到新加坡伊丽莎白医院治疗。群里有人问,是否还有治疗必要,能否亲自去医院看看孩子问问医生,但立刻遭到团队的反对甚至辱骂。

同样,孩子家属不得从水滴筹等渠道筹款,收下的红包也要交给团队,“如果不给马上停止(筹款)链接”。某群友表示,自己直接送五万块给东东父母,哪怕东东父母私留也不担心,依然遭到反对。

吴花燕风波中的9958,知情人:主管报销购饰品费用,曾遭停职调查

吴花燕风波中的9958,知情人:主管报销购饰品费用,曾遭停职调查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曾有工作人员在群里以停止筹款链接为威胁,要求孩子父亲将红包给她

每日人物了解此后该项目的进展,东东于 2019年7月5日到达新加坡治疗,但在7月19日离世。事后魏娜得知消息,试图联系另外几位爱心妈妈去看望回国的东东父母,但发现自己被踢出了群。

该项目共筹得50余万,但公示的转款单只有两张,其中汇给吉林大学第一医院3万元,汇给新加坡方面医院25万元。

9958合作私立医院资质成疑,知情人:有医院报销9958团建费用

与9958的合作医疗机构中,有不少是民营医院,但存在诸多问题。

据公开资料显示,9958与郑州欣奕中医院、重庆万家燕鸿源医院、北京京城祥云皮肤病医院、扬州市邗江慈心堂医院等民营医院有合作。其中,京城祥云皮肤病医院2017年曾因虚报费用、药物管理混乱等原因被取消医保定点资格,慈心堂医院则于2009年因乱收费的现象被媒体报道,称当时慈心堂并无《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曾在9958做过志愿者的吴春艳回忆,2014年在9958办公室里,遇见一曹姓医生夫妇来找王昱。吴春艳只知道曹医生之前在空军总医院,离开后在内蒙古开了一家私立医院。吴春艳还称,同年夏天9958团建去了呼伦贝尔,从一名在9958工作人员处获悉团建费用并没有从9958走账。陈峰则表示,9958只报销了去呼伦贝尔的租车费用。

每日人物了解到,9958曾在2014年7月,与刚成立不到4个月的内蒙古呼伦贝尔仁爱康复医院签约合作。据2016年一份与该康复医院有关的民事判决书显示,该医院院长曹某某原为空军总医院烧伤科专业医生。

吴花燕风波中的9958,知情人:主管报销购饰品费用,曾遭停职调查

左二为王昱

9958团建费用来源遭质疑,并非第一次。此前,9958团建亦引起过争议。新京报曾在2016年9月报道称,“9958”5个月团建4次,其间转款暂停,日常公益救助项目陷于停滞。同时,有受助儿童家长确认,由于工作人员“外出”,导致其向医院转款延后近两个星期,延误治疗。

除此,2014年9958筹备成立针对贫困脑瘫儿同救助的“绿梦儿童关爱基金”,并在北京通州区成立了绿梦救助站。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以来,9958绿梦基金通过腾讯乐捐等渠道筹款,并向多家医疗机构捐款,用于脑瘫患儿的治疗。至少222万流向北京神州儿女儿童康复中心与北京众康门诊部。天眼查显示,北京神州儿女儿童康复中心与北京众康门诊部拥有刘浪平、黄梅萍等共同股东。

然而,不同于其他医院,在这两处机构接受治疗的至少62名患儿姓名名单从未公布,只在转款单备注中出现过。

志愿者吴春艳称,在此前,9958主要是把病患儿童送到“陌妈之家”儿童救助站。该救助站挂靠在9958下面,但9958不参与该救助站的日常活动,财务交由9958管理,每年近十万元的场地租金也需要依靠9958拨款。

在绿梦救助站成立后,9958把更多把患儿送到那里。同年,9958迟迟没有通过“陌妈之家”有关房租拨款的申请,交租日大门被房东堵死。吴春艳托人询问儿慈会,才拨款解决此事。

吴花燕风波中的9958,知情人:主管报销购饰品费用,曾遭停职调查

9958管理的绿梦关爱基金曾向民营医院大额汇款

9958主管被曝购买饰品找员工垫付,再分期报销还款

郑鹤红表示,是自己将王昱领入慈善行业。

郑鹤红原是中央电视台少儿频道编导。2002年,郑鹤红涉足公益慈善领域,并创立民间慈善机构“天使妈妈”,主要帮助患病儿童与孤儿、弃婴。2008年,因在汶川地震灾害救援中的行动受到关注,获得了红十字总会颁发的“抗震救灾先进集体”与民政部颁发的“中华慈善奖”。

2009年,郑鹤红在母婴论坛“摇篮网”上认识了在某建筑出版社担任艺术设计类编辑的王昱,当时两人都刚成为母亲。在了解郑鹤红做慈善救助工作后,王昱成为了天使妈妈的志愿者。

2012年4月,王昱由志愿者申请成为了天使妈妈领薪水的行政人员。郑鹤红回忆当时,自己担心王昱嫌4000元月薪太少,王昱则告诉郑鹤红之前的月薪只有三千余。郑鹤红记得,担任行政职位后,王昱开会时常对自己鞠躬近乎九十度。

不同于郑鹤红的印象,陈峰与吴春艳均在2011年前后因慈善工作与王昱相识,二人都表示对其最初印象不错。吴春艳还透露,当时王昱“大大咧咧”。

2010年,天使妈妈挂靠在新成立的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名下。2012年,儿慈会领导找到天使妈妈,请求帮助儿慈会做一个新的重点项目“9958”。9958初步成型后,儿慈会希望在天使妈妈资深成员中找一位来担任9958主管。其间,郑鹤红因个人原因拒绝,并于2012年夏天离开“天使妈妈”。

在郑鹤红等人拒绝担任9958主管后,2012年10月9958正式成立,王昱担任主管。

吴花燕风波中的9958,知情人:主管报销购饰品费用,曾遭停职调查

王昱

前志愿者吴春艳回忆,当时9958工作氛围良好,工作人员与志愿者热情高涨,王昱也很认真负责。志愿者深夜在QQ群里反映情况,王昱都会及时回复。

吴春艳与陈峰觉察,王昱的转变出现在2014年前后。吴春艳记得,之前和志愿者关系良好的王昱在QQ或微信群里与志愿者的冲突变得频繁。有一次王昱坚持要给一个患儿筹款坐飞机回家,志愿者觉得没必要而反对。

除此,陈峰还称,9958的财务人员为王昱所招,与其他人并不熟悉,但工作人员都清楚王昱常拿自己的购物票报销,与活动场地方、纸质资料印刷方、公仔制作方的对接也都是王昱一人决定。

有与9958合作过的志愿者向每日人物表示,王昱常让9958员工为其垫付购买饰品,再分期还款,原因是王昱需要分批找发票报销。

该志愿者的说法,一位不愿具名的前9958员工也称曾亲身经历过。2014年末,他和王昱一同去西藏昌都出差。王昱在商店看中了一块价值19800元的玉石,让他先为其垫付,回京后分期还账。与此同时,王昱也开始大量购置包与首饰,上下班搭乘出租车。

2016年,陈峰因观念不合等原因离开9958。聊天记录显示,王昱在微信群里散播有关陈峰的负面消息,称“在每名贫困患儿治疗费用中进行提成为他个人赚取利润”。

但不久,王昱转发道歉声明,称陈峰是“9958 好伙伴”,并称之前发布的消息不属实。

吴花燕风波中的9958,知情人:主管报销购饰品费用,曾遭停职调查

9958主管王昱(左三)参加公开活动

“小凤雅事件”中“抛弃”志愿者,后遭举报被主管部门停职调查

据新京报报道,此次吴花燕个案由9958西南救助团队负责执行。2019年10月25日,其团队与吴花燕、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的医生沟通,了解了吴花燕的病情及家庭情况,之后决定为吴发起救助众筹。

9958志愿者发现患儿之后,一般会先自行前往检查状况,把文案、照片都确定下来之后,再发给 9958的北京总部,请求筹款。

莉莉是小凤雅事件中的救助志愿者。莉莉告诉每日人物,她长期与9958某分中心合作,还在一次救助中见过王昱,两人加了微信。

然而小凤雅事件发酵后,在微博上,王昱却坚称莉莉不是9958的志愿者。而被推上风口浪尖的陈岚,其对小凤雅救助信息的了解,依赖9958的志愿者莉莉。事后引发巨大争议,9958却安然如素。对王昱的做法,莉莉无法理解。

吴花燕风波中的9958,知情人:主管报销购饰品费用,曾遭停职调查

9958宣传时所用图片

郑鹤红称,正是此事引发了她对王昱的重新关注。在其离开天使妈妈后,郑鹤红常听说9958拒绝接收某些患儿或拖延拨款的事情,但并未留意太多。

2018年,一名宁波患儿家长辗转找到郑鹤红,称9958不发筹集到的善款。郑鹤红称,当时自己只好向媒体寻求帮助等途径。9月该事被《法制晚报》报道。报道称,儿慈会确实没有拨款,并回应称该患儿用药较少见,故需要评估。郑鹤红向每日人物展示的聊天记录显示,在报道后患儿家长很快反馈说钱到账。

郑鹤红从“小凤雅”事件开始,在微博批评王昱,并吸引了一些人向她反映他们了解的有关王昱和 9958的事。郑鹤红将这些资料一并发布出来,但此举引发王昱的“反击”。

2018年6月,郑鹤红接到公安电话,称“王昱报警了,你快来投案自首”。随后,郑鹤红携记者与律师朋友前往公安局,但工作人员表示只是了解一下情况,也说不出报案缘由。

郑鹤红称,自己与王昱没有利益冲突。

之后,郑鹤红开始集中搜集有关王昱与9958违法违规行为的材料,但大多来自公开信息。郑鹤红向每日人物展示的多份材料看,除上文提及的问题外,还存在拖延拨款、拒绝救助、利用已去世的患儿“诈捐”等诸多问题。

之后,依据郑鹤红的说辞,她曾将材料递交到民政部,但未获回应。

此外,郑鹤红还怀疑9958利用腾讯公益的规则漏洞骗取腾讯公益的配捐。据一张微信群截图显示,王昱在群中说“这个财批写错了,腾讯居然没查出来”。郑鹤红向腾讯公益反映该情况,后者回应称正在调查。

吴花燕风波中的9958,知情人:主管报销购饰品费用,曾遭停职调查

王昱在聊天中称,腾讯没查出来错误的财批

郑鹤红还表示,2018年她通过私人关系向儿慈会秘书长王林递交了材料,对方回复她,称王昱已被停职调查。

该消息,也得到腾讯公益执行秘书长在2018年8月发送给郑鹤红的短信证实。郑鹤红向每日人物展示了这一条短信。短信显示,腾讯公益方已将情况上报民政部,且“经主管部门同意,儿慈会已对9958项目负责人王昱作停职调查。”

吴花燕风波中的9958,知情人:主管报销购饰品费用,曾遭停职调查

腾讯公益方面曾回应称,王昱已被儿慈会停职调查

但时隔三个月,王昱仍以“中华儿慈会秘书长助理兼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主任”身份参加了今日头条联合多家基金会共同发布“感光计划”公益项目。

迄今,王昱仍以9958主管身份公开活动。而郑鹤红表示,自己期间并未得到儿慈会方面的任何回应。

近几日,每日人物多次试图联系儿慈会秘书长王林与 9958 主管王昱,电话均无人接听。

(文中陈峰、魏娜、莉莉均为化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吴花燕风波中的9958,知情人:主管报销购饰品费用,曾遭停职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