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可怕吗?

“武汉肺炎”可怕吗?

最近武汉的几十例不明原因的肺炎(以下简称“武汉肺炎”),初步确定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引起来的。由于有“肺炎”“冠状病毒”“海产品市场”这几个字,很多没有医学知识的朋友,把它与2002~2003年发生的萨斯(SARS)联系起来,有些人表现出了极大的担忧。其实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2019年12月 28号、29号那两天,我正在武汉。我们一帮同学聚会时,有位做领导的同学无意中说了一句“最近武汉好像出现了几例非典型肺炎”,话题马上被一位在非典中被感染过的呼吸病大专家接过去了。“萨斯是一个很奇怪的病,来无影去无踪,最近几年消失得干干净净。可能还是某种野生动物上的冠状病毒,感染了我们(人类)引起来的”。在回上海的车上,我发了与他在一起的照片。没想到第二天群里就在传这件事,媒体很快就报道了这次肺炎。

正是由于我们对萨斯的记忆,所以对这次武汉肺炎,表现出高度的警惕和重视。不过,警惕与无需担忧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首先这次武汉肺炎,媒体也使用了“非典型肺炎”这个名词。应该说这个名字在上次SARS的时候用坏了。上次SARS的时候,我们称之为“非典”,实际上在世界卫生组织将它正式命名为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英文缩写为SARS,萨斯)之后,再这样称呼就不合适了。因为“非典型肺炎”是相对于典型的肺炎(大叶性肺炎)而言的。典型的大叶性肺炎,是由肺炎双球菌引起来的,是一种细菌性疾病。使用青霉素治疗有效。而且治愈以后肺上不留下任何的痕迹。医生们开玩笑说,它是唯一一个能够达到解剖和生理功能“治愈”的疾病。凡是不是由肺炎双球菌或者其他特定的病原菌(如肺结核)引起的肺部炎症,在诊断不明确的时候,我们都称为“非典型肺炎”。所以把SARS称为非典,是不恰当的。

还有人对这次武汉肺炎确定新冠状病毒感到不满,认为时间花了这么久,才查出来,是不是隐瞒了什么?其实在医生们看来,不到两周的时间内就确定了一种新疾病的病因,已经非常快了,在历史上还没有过先例。

“武汉肺炎”可怕吗?

以前要确定一个疾病的病原体,需要漫长的时间。在现代医学建立之前根本不可能。确定某个疾病是由某一种病原体引起来的,必须遵守Koch四法则。这是由德国微生物专家罗伯特.柯赫(Robert Koch)建立的。1,特殊的病原菌应在同一疾病中查出来,健康者身上不存在;2,要从患病的动物或者人的某一个器官或者分泌物中分离出一种病原体,并且能够培养和纯化;3,将这个病原体接种给健康动物,健康动物会感染同样的疾病;4,感染这个疾病的动物体内,又能分离到同样的病原体。这个非常古老的原则,在上次萨斯的病原体鉴定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某院士开始说是“支原体”引起来的,就是没有遵守这四原则,结果闹了笑话。因为SARS病人也可以合并感染支原体,所以尸检时发现支原体并不奇怪。这次武汉肺炎,开始报道的是59例,后来病原体确认后修正为41例,我估计就是排除了一些由其它原因引起来的肺炎。

当然,以我们现代人的眼光看,这个原则是有一定缺陷的。比如有些人感染了某种病原体后,并不产生症状,而是成为一个携带者。其次,我们不能用人来做实验。当然有很多先贤,在自己身上试验某种病原体,并为此而献身。比如著名的美国医生Howard Taylor Ricketts(立克次),在研究斑点热时,感染立克次体而献生。后来这种病原体就是以他的名字而命名为“立克次体”。衣原体的发行者汤非凡先生,在研究沙眼的时候,也是把病原体接种在自己的眼睛上,得到了沙眼,从而得出了正确的结论。有些疾病我们知道得很多,但是至今没有找到其病原体,比如大名鼎鼎的红眼病,可以通过水(游泳)、毛巾传播,是一种传染病,但是至今我们不晓得这是一种什么病毒(少数报道是由肠病毒引起来的,但是未被广泛接受)。

冠状病毒也是一大类病毒,包含有很多的亚型。对于我们医学界来说,它是一个相对比较新的病毒。这个病毒1937年在鸡身上分离出来,直到1965年才从人身上分离出来,在人胚气管中培养成功。1975年病毒命名委员会将这类病毒正式命名为冠状病毒科。这个“科”下会有很多亚型,分别存在于很多动物体内和人体内。研究发现,很多儿童身上可以检测出抗冠状病毒抗体,说明有某种冠状病毒在常年感染儿童,只是我们没有特意去查而已。有人说它也可以产生“流感”,这个说法不是很专业。因为流感只能由流感病毒引起。人类感染很多病毒后,没有什么特异性的症状,只是有感冒样的症状或体征,但这不是流感,而是普通感冒。

冠状病毒出名,当然是因为2002-2003冬春交际之间的那场SARS,全世界大约有8000多人感染,770人死亡,死亡率大约为10%,许多医生护士在接诊过程中被感染,说明这个连医务人员都无法防范的病毒,传染能力非常强。死亡率在急性传染病中,也是非常高的,所以很可怕。

无独有偶,后来发现的中东呼吸道综合征也是由冠状病毒引起来的,而且引起中东呼吸道综合征的冠状病毒也可能来自于野生动物。起源于卡塔尔、沙特的中东呼吸综合征,一共发现了1142例,死亡465人,死亡率高达40.7%,超过了之前的SARS,说明这两种冠状病毒的传染力和致死性都非常强。

“武汉肺炎”可怕吗?

PS:抱歉,本人不在这里平台上直接回答网友的提问。如果有医疗健康上的问题需要咨询,请大家在丁香医生、爱问医生或者知贝健康里找我,我很乐意回答大家的问题。谢谢您的理解与合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武汉肺炎”可怕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