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前,因为“非典”,我们全班被隔离了

17年前,因为“非典”,我们全班被隔离了

时光回到2003年的春天,那是一个周二的早晨,正在上海东北角某高中念书的小曹曹一如既往的第一个来到教室。看上去,这是再寻常不过的一天,没有重要的考试,也没有领导来听课,一切似乎都将按部就班的开始。

但很快,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早晨7点刚过,班主任出现在教室,一同出现的还有学校卫生老师。一进教室,她们就拿着沾了消毒水的抹布一张一张课桌擦拭过去,教室中顿时弥漫开一股刺鼻的刺鼻,当时我还很天真的在想,老师您发句话嘛,我们自己就能擦。

不久,校长也来到教室,他和班主任、卫生老师交流了几句,随后,卫生老师拿着测温枪对我们每个学生进行了体温检测。想到彼时正在全国范围内肆虐的非典,我开始意识到,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大约7点半,同学们基本到齐,班主任宣布了一个消息,李XX同学的家人因为同非典疑似病例有接触,她和其他相关人员已经被隔离观察了。为以防万一,我们班从今天开始搬到学校实验楼3楼上课,请大家带上课本,即刻前往。

是的,没错,我们班被“隔离”了!

可能是因为年纪尚轻,我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大家兴高采烈的收拾起东西,去往学校的实验楼。实际上,所谓的“隔离”,其实也不怎么的名副其实。我们照旧能够每天回家。只不过在学校的那8个多小时里,活动范围基本被圈在实验楼,不用出早操,也不用去上体育课。

被“隔离”的日子,其实我们过得非常惬意,和之前的差别无非就是每天早上到学校,挨个脑门上“来一枪”。更爽的是,中午吃饭,食堂阿姨会把饭菜专门送到教室来,大家伙们再也不用像过去那样每天中午空着肚子在食堂排长队。

与此同时,实验楼教室更宽敞的空间,更宽大的课桌也令我们大呼过瘾,一时间,我们颇有乐不思蜀的感觉,仿佛非典这事儿就从没有发生过一样。至于那位“始作俑者”李同学,据说其实仅仅十几个小时,她家人接触的那位疑似病例就已经被排除非典的可能,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们班依旧在实验楼待了将近2个星期才回到原来的教室。

有意思的是,随着“隔离”的解除,我们重新开始要出早操,然而恰好在被“隔离”的那两个星期里,学校启用了一套新的广播体操。于是,一幕壮观的景象出现了:全校30个班,其他29个班的同学,训练有素,动作整齐,唯独我们班,群魔乱舞,四仰八叉。可惜当时没有拍下视频,否则一定会是我校校史里很神奇的一刻!

2003年,我们刚满17岁,以这样的方式同非典来了一次“亲密接触”。17年过去了,当年刚刚出生的那些孩子们,如今恰好也已17岁了。这一回,他们将会迎来什么呢?但愿,只是虚惊一场吧。

@小曹曹和小章章

17年前,因为“非典”,我们全班被隔离了

头脑复杂,心思单纯的我们期待与你交流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教育 » 17年前,因为“非典”,我们全班被隔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