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石口之战,第29军打得如何?日军小队长:当面之敌是劲旅

1933年夏,国民革命军第29军调驻察哈尔省,所属的第37师驻防张家口、张北、万全一带。37师的防区长达二百余里,由于靠近内蒙古边境,土匪的骚扰,日军的挑衅,时有发生。在此恶劣环境下,军长下令加紧训练,既打土匪又防日军,做好战斗准备。当时刘海蓬是第37师第221团的一名班长。

独石口之战,第29军打得如何?日军小队长:当面之敌是劲旅

1934年冬,第37师第221团奉命到察北西湾子、贾卜寺等地剿匪,并在该两地设立崇礼、化德两个县政府,回防张家口。不久之后,全团换了新的装备,每个人换上了德国造新步枪,每人一把大刀、四个手榴弹把小铁锹(或小铁镐),每人换了一件皮袄、一副新绑腿和新鞋马(绑鞋用),还有一个新裹伤包和针线包,每班三件皮大衣。全团官兵换了新装备,士气旺盛,准备打仗。

当第221团正在剿匪时,突然接到军部命令:日军大举进犯独石口,杀人劫掠,当地民众苦不堪言。特命第221团即刻赶赴独石口前线对击退进犯日军,保护当地百姓安全。接到命令后,全团官兵将大刀开了锋,刺刀磨得锋利锃亮,团长李致远对部队进行战前动员和装备检查。临行前,每人发了二斤馒头一块咸菜,士兵们每人又自己买了一包盐带在身上。准备好这一切后,众人日夜兼程赶往独石口。

独石口之战,第29军打得如何?日军小队长:当面之敌是劲旅

第二天,全团抵达狮子沟,当时乌云蔽日,冰雹突降,寒冷异常。四十里人家,只有稀稀疏疏的茅草,暴风卷起处处沙堆,把人吹得连道路也不清了。天冷得出奇,士兵们全身衣服结满了冰块,睫毛上、头发尖都垂下了小冰柱。两腮冻僵了,雪沙紧紧地冰在两颊上,内衣湿透了,热气从脖子里直冒,两个鼻孔呼出两道白气,脚上的汗水渗出鞋外结成了冰,鞋内灌满了沉重的细沙,跑起路来全身嚓嚓作响,相当费劲。

为了战胜风雪,众人迅速通过奇寒地带,经过两个半小时的急行军。众人通过了号称奇寒地带的狮子沟,直奔独石口而去。抵达独石口前线后,刘海蓬所在的第7连有5个士兵冻坏了手脚和耳鼻,由于不能与日军拼杀,他们只得派去做后勤工作。

独石口之战,第29军打得如何?日军小队长:当面之敌是劲旅

二十九军大刀队

当天晚上,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团长命令不准扰害百姓,不准暴露火光和目标,不准大声喧哗,在光秃秃的石山上和冰冻坚硬的土地上,秘密构筑防御阵地。天寒地冻,岩石坚硬无比,要挖工事相当困难。有的铁锹断了,镐把折了,很多人冻肿了的手做工事时又震破了,六班陈志勤副班长左眼被碎石碰伤,后来导致失明。

全团官兵抢筑工事,一个晚上次挖出了10个卧射散兵坑和匐交通壕及2个裹伤所。当时还未见到日军动向,众人又累又饥又冷得发抖,但仍然只有一日两餐。一些士兵饿得不行,只好向当地人买点山药蛋子在烧吃,以缓解饥饿。

独石口之战,第29军打得如何?日军小队长:当面之敌是劲旅

日军进犯

第二天上午八点钟,团部发来报告:日军步兵二百余人,向独石口阵地扑来了。刘海蓬等人获悉敌情,迅速进入阵地与日军展开对射。双方在冰天雪地里枪战半个多小时,第221团占据了地形优势,日军还未攻到阵地前就已经伤亡五六人。日军发现守军人多,不是一般的地方守备队,第221团阵地又险要,于是不敢再攻,拖着死伤的鬼子撤退。

日军撤走后,第221团的战士们趁着空隙吃了早饭,团营长利用日军撤退的时间布置火力阵地,利用山地地形组织机枪班、掩护班,只等吃完饭后就准备迎击日寇。中午时分,日军飞机来袭,敌机先是在空中轰炸,随后又是低空扫射,日军炮兵也开始向阵地进行炮击。

独石口之战,第29军打得如何?日军小队长:当面之敌是劲旅

日军进攻

一时之间,炸弹破片和被炸起的冰雪块、烟尘、碎石,弥漫遍地。日军飞机轰炸后,日军步兵六七百人发起了第二次进攻,分三路向守军阵地攻来。第7连各班的瞭望哨联络兵传来命令:日军约七八十人向第7连阵地攻来,准备战斗。日军利用阵地前的地形死角,进行喘息,继而以两三个人为一组的小分队,秘密地向阵地爬来,企图由唯一的小路突破一排阵地,迂回迁后方进行包围。

第7连官兵沉着应战,依托地形优势阻击日军,新枪在战斗中发挥了很大作用。日军在守军的交叉火力射击下死伤不少,丢下大约10来具尸体撤退奔逃。在221团各部阵地,日军遭到顽强阻击,日军一队长模样的军官气急败坏地挥舞日本刀站在阵地前驱赶日军进攻,一发迫击炮弹过去后,这名鬼子的手臂和东洋刀飞上了天空,鬼子队长当场阵亡。

独石口之战,第29军打得如何?日军小队长:当面之敌是劲旅

阻击日军

日军后撤,全团官兵跃出战壕,立即追击日军。当日军逃遁到千米之外,准备集结再次发起进攻时,守军的迫击炮、重机枪又开始响了。日军应声倒下者很多,集结的日军也疏散奔逃了。战斗停息下来后,士兵们高兴地说:“山地作战好,新枪威力大,打得鬼子回老家,迎接新年笑哈哈。”

独石口之战,第29军221团阻击数百精锐日军,日军死伤200余人,第221团伤亡400余人。刘海蓬所在的第7连共击毙日军40余人,自身伤亡16人。日军在独石口被击退后,再也不敢到独石口劫掠,独石口当地的老百姓过了一个平安的新年。

独石口之战,第29军打得如何?日军小队长:当面之敌是劲旅

大刀

独石口之战,第29军官兵的英勇令人敬佩。第7连第1排第3班的上等兵王占元(河南人)在战斗中他一个人扼守着一个攻守有利的隘口,日军曾三次攻取这个险要点,他以三发子弹点射了3个日本兵,阻止了日军的进攻。在追击日军时,他冲在了最前面,在距离日军百余米时,日军突然转身反击,王占元身中数弹,壮烈牺牲。

传令兵小陈,在最紧要的关头也拿起枪伤员的枪参加战斗,因北风凛冽,滴水成冰,吹冲锋号时,他的嘴唇被冰扯掉了一块皮,鲜血流满了前胸,他用沾满鲜血的嘴吹出了响亮的冲锋号。战斗结束时,人们才发现他的两条腿早已经中弹,他跪在一个小土堆后吹冲锋号,脚下的血已经变成了黑色的血冰块。

独石口之战,第29军打得如何?日军小队长:当面之敌是劲旅

宋军长的字

第7连第1排第5班的士兵潘付目,在经过狮子沟时冻坏了脚,他留下来负责护卫伤员。他护卫伤员的间隙,他拖着一瘸一拐的双腿用枪打死了日军一人,打伤一人,脚不能走动,他就背着伤员匍匐运动,先后从火线上救下了3名士兵。

在左翼的友军,有一个士兵(姓名已不详)在掩护全线出击时牺牲,牺牲时他仍然保持着跪射的姿势。战斗结束后,人们用两口棺材一上一下将他入殓运往后方。战后,为纪念此次战斗中牺牲的战士,在张家口的黄土坑附近,人们修建了一座玄武庙,宋哲元军长亲自到玄武庙上香,以示悼念。

值得一提的是,在战斗结束后,刘海蓬等人打扫战场时,从一名日军小队长的尸体上搜到了一张纸条,经过翻译之后,大意为:“进攻受挫,当面之敌勿要轻视是劲旅……”

独石口之战,第29军打得如何?日军小队长:当面之敌是劲旅

独石口阵地遗址

独石口之战,英勇的29军官兵打退了日军三次进攻,毙伤日军200余人,沉重打击了鬼子的嚣张气焰。他们是不折不扣的抗日英雄,他们的事迹值得后人铭记。1970年代,亲自参加了此战的刘海蓬班长写下了对这场战斗的回忆,记录下了八十多年前这场战斗的真实瞬间。

【本文由稗史候说编写,错漏失误之处,敬希读者指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历史 » 独石口之战,第29军打得如何?日军小队长:当面之敌是劲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