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设立安检通道有用吗?人大代表认为并非长久之计

近年来,随着医改持续深入,长期被诟病的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但医患关系问题不时引起热议。前不久,南宁首次有医院开设进门安检通道。“先安检、后看病”能否提升医生的安全感?如何构建良性的医患关系?在自治区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上,多位来自医疗卫生领域的人大代表建言献策。

医院设立安检通道有用吗?人大代表认为并非长久之计

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在各个出入口设立安检岗,对出入的患者及家属实行“先安检后看病”。 南国早报客户端记者 邹财麟摄

医患双方都有话说

去年底,北京市一家医院发生恶性伤医事件,让医患关系再次成为舆论焦点。

面对部分言行过激的患者,医务人员均表示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有医护人员在微信朋友圈、微博等网络平台上表示,对一些难缠的患者及家属,他们惹不起也躲不起,提心吊胆、战战兢兢,“病看好了对方也不会给好脸色,要是看不好那就更麻烦”。

自治区人大代表、藤县妇幼保健院副院长何爱宁坦言,她做过大小手术数千台,手术治疗肯定是有风险的,没有人能保证100%成功。然而,有一次手术出现意外后,效果没有达到预期,患者家属持续多日找她“理论”,令她至今心有余悸。

此外,“排号3小时,问诊1分钟”是不少患者真实的就医体验。尤其是比较复杂、严重的疾病,对患者来说是生死攸关的大事,但在就医过程中,却难以得到医生对病情和治疗方案详细讲解。若是多问两句,往往会得到不耐烦的答复。

个别医务人员对待患者的态度也易引发纠纷。南宁市民苏女士说,她怀孕15周时,因腹痛到一家三甲综合医院产科门诊就医。然而,医生得知她怀孕未满16周后,便要求她转去计划生育科就诊,并当着她的面与一旁的实习医学生击掌欢呼“还好不归我们管”,这让苏女士非常不满。

医院安检恐难治本

近日,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成为南宁首个设置入院安检通道的医疗机构。该院启动安检机制首日,就查获十多把刀具,其中一把还属于管制刀具。先安检后看病的做法,获得部分医务人员支持,认为能够提升他们的安全感。也有不少人持不同看法,认为这一做法虽有可取之处,但“治标不治本”。

自治区人大代表、柳州市中医院副院长周晓玲表示,设安检通道确实可以震慑一些有过激想法的人,但并非长久之计,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她说,安检需要医院投入大量人力财力去维持运转,而综合医院的门诊量非常大。以她所在的医院为例,一年超百万的接诊量,长期维持下去医院开支将大幅度提高。

自治区人大代表、南宁市第八人民医院院长韩伟说,医院的特殊性决定了不可能对所有进入的人员进行全面安检。比如入院的急救车不可能停下来安检,自驾车入院的人若声称车上有危重病人也只能先放行,这就留下安检漏洞。自治区人大代表、贵港市人民医院院长杨克勤也认为,用安检来解决医患关系问题,难以达到治本的效果。

韩伟说,为防范恶性伤医,司法机关应对伤医的犯罪嫌疑人从快从重处理,从而形成震慑。同时,媒体要通过舆论引导,形成良好的舆论氛围。此外,医务人员要注意加强防范,除了诊室的布置应有利于医生自我防护,还要注意发现有过激想法的病患或家属,并及时报告院方,采取有效措施。周晓玲也认为,暴力伤医事件发生前,一般都有很多较为明显的表现,需及时采取紧急应对措施。

良好沟通如何实现

对于如何构建良性医患关系的问题,杨克勤认为要做到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医院尽可能通过管理,把合理治疗、合理用药规范化;其次,医院的服务流程、服务质量、患者满意度也要提高;再次,希望国家进一步提高医疗经费的投入,让老百姓花更少的钱看病。

韩伟说,良性的医患关系应以良好的沟通为基础。医生与患者处于信息不对等的位置,医生应该换位思考,站在患者的角度,尽可能用通俗易懂的方式讲解病情和治疗方案,取得患者的理解和认可。与此同时,患者也要给予更多理解。“患者和医生要达成共识,大家的‘敌人’是疾病。如果患者总把医生放在对立面,那就相当于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在打架,这样怎么能治好病呢?”

然而,也有很多三甲医院的医生表示,现在工作压力太大,经常每天看上百个病号,不是自己不想跟患者多沟通,而是客观条件不允许。对此,韩伟认为,应当加大对基层医疗系统的投入,提升村医和一、二级医院的能力,完善转诊等相关制度,才能更好地让三甲医院的医生有更多时间与患者沟通。同时,城市三甲医院的医生也应该定期到基层医院坐诊,帮助基层医院提高诊疗水平。

编辑丨唐爱春

本文由南国早报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时政 » 医院设立安检通道有用吗?人大代表认为并非长久之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