辈分的乱局

作为土生土长的农村人,对辈分这个词还是存在一定的敬畏的。小时候长条桌吃饭,祖辈坐在桌子的一端,如果祖辈不动筷子,而我们看到爱吃的打算出手,必定是被旁边的长辈一筷子打到手背,火烧火燎的痛,一次记不住就两次,可能只有母亲会在事后抱着我们安抚解释,如果母亲也不理的话,就只有在痛苦中记住。

辈分的乱局

更隆重的仪式来自节日,长幼有序似乎是亘古不变的道理,而我们也在成长中把这种辈分刻画到心灵的深处,成为我们下意识的行为。

有了孩子以后,发现时代的确在变换,我们的道理似乎已经讲不通了,因为大环境貌似已经不允许我们骨子里那些规矩的存在了。首先这位宝贝孩子是我们的晚辈,这个毋庸置疑;但是另一方面,这位也是家里的所谓的“小祖宗”,虽然众多心理疗伤大师说过,要在孩子出生之后保持以夫妻关系为主的家庭关系,亲子关系排在第二位,但是这点貌似很难做到,每当想想自己当初受过的所谓的苦,就总是想把最好的给这位,所以,对女儿,我想出了祖宗妹妹这个词,让父亲好一顿嘲笑和批评。

辈分的乱局

在单位的工作中也是,足可以做我们长辈的人,我们都是平辈相称,而这部分人的子侄,跟我们见面的话也是以平辈相称,开始的时候,对这种关系感到很不可思议,直到听说“各论各的”这个词才恍然大悟,在老家的辈分是一茬一茬的相论,而在城市,可能就是点对点的相称了。

在婚姻关系彻底失去了神圣光环之后,众多人们从活在别人的眼光中解脱了出来,在貌似自我解放的宣言加持之下,之前不多见的隔代、跨辈婚姻堂而皇之的进入了社会主流,之前的不可思议渐渐变成了网络头条和街头巷尾的笑谈,辈分一词在这种错综复杂之中已经失去了通过年龄和外表来判断的基本出发点。

辈分的乱局

朴素的辈分观念可以看作是传统美德中尊老爱幼的基础之一,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辈分这个支撑点变得越来越脆弱,越来越无人谈起了。令人欣慰的是,在孔孟这种大家族中,大多数人还秉承的家族的行辈取名,算是辈分正统的延续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化 » 辈分的乱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