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相声界罕见的“一人占三辈”!详述“辈分争议”的真实历史!

他是相声界罕见的“一人占三辈”!详述“辈分争议”的真实历史!

  从古至今,相声门里师承辈分是这个行业长幼有序,尊师重道的标志。从叩头拜师那一刻开始,演员的名字便落在了相声师承关系表中。一般来说,一个艺人只能有一个辈分(两门抱除外)。但事无绝对,譬如张杰尧先生的辈分在行内一直存有争议。另外还有因“跳门”自降一辈的,不过终归在行内是少数。而今天聊的这位老先生算是特例中的特例了,他就是“一人占三辈”的薛永年先生。

他是相声界罕见的“一人占三辈”!详述“辈分争议”的真实历史!

  薛永年先生在辈分上很特别,明字辈相声艺人称呼他为师叔,在“相声家谱”中薛永年师承老艺人韩子康,属寿字辈第四代相声艺人。这就占了两辈,而他当年还差一点成了张寿臣的徒弟,倘若如愿拜在张寿爷门下,那么薛先生则是位列宝字辈。错综复杂的师承关系确实让旁人难以琢磨,众位且听细细道来。

他是相声界罕见的“一人占三辈”!详述“辈分争议”的真实历史!

  今年78岁高龄的薛永年先生是地道的天津土著,喝海河水长大的天津娃娃。可他却在少年之时远赴湖北武汉,植根南方60余年。由于儿时在曲艺之乡长大,在浓郁的相声氛围下耳濡目染,让他早早与相声结下了不解之缘。南市、河北鸟市、地道外这些早年间天津最有名的相声场子都是他儿时熟悉的地方。在明地上听的看的多了,自己也开始学着表演。一次偶然的机会,薛永年参加了天津市少年儿童表演选拔赛,并最终一举获得全市第一名的好成绩。这也给他在相声表演上带来了莫大的鼓励。

他是相声界罕见的“一人占三辈”!详述“辈分争议”的真实历史!

  当时还是小学生的他心目中就早已有了心仪的师父,这个人就是相声宗师张寿臣。也许是年少无畏,心中的冲动很快变成了行动。他知道张寿臣经常上电台的节目。于是,费了一番周折总算见到了张寿臣先生。当他诉说了自己的心愿后,万万没想到寿爷因为看到天津日报上刊登了关于自己比赛获奖的新闻后,竟然一口答应了拜师的请求。并约定好三天之后与他父母见个面,商量拜师仪式的地点和时间。

他是相声界罕见的“一人占三辈”!详述“辈分争议”的真实历史!

  三天时间转眼即到,当满心欢喜的薛永年再次见到“师父”后,却听到一个让他略感失望的消息。只见张寿臣和颜悦色对着站在面前的孩子说:“因为你年龄太小,我回去跟大家商量了一下,很多人不同意。不过我给你另选了一个师父,就是我徒弟朱相臣。”以薛永年的岁数和资历能拜朱相臣为师也是让人羡慕的好福气。毕竟在当时全国说相声的里朱相臣的捧哏水平足够跻身三甲之列。朱先生为人厚道,对这位恩师指派给自己的小徒弟自然关爱有加。不仅耐心劝慰薛永年体谅张寿臣先生的为难之处,还答应他“以后我在哪演出你就去哪看,有什么不懂的就问。后台、家里都没问题,等过段时间再给你安排系统学习。”

他是相声界罕见的“一人占三辈”!详述“辈分争议”的真实历史!

  在朱相臣的口传心授下,薛永年在捧逗两门的技艺都大为精进,也是朱先生为他日后从艺之路打下了夯实的基础。虽然薛永年与朱相臣的师徒关系一直没有摆知,但朱先生却将满身好能耐倾囊相授。 到了十七八岁,薛永年凭着恩师朱相臣的名号,没“验活”免试加入了和平区业余曲艺团。没多久他又跟随团里的一位快板演员陈文凯(王凤山之徒)一同远赴湖北武汉,并顺利加入了湖北省民间歌舞团曲艺班。在这里有幸结识了日后“名正言顺”的师父,他就是武汉相声的奠基人韩子康。

他是相声界罕见的“一人占三辈”!详述“辈分争议”的真实历史!

  1961年,刚刚年满20岁薛永年正式拜在韩子康门下,成为最年轻的寿字辈相声艺人。韩子康的名字或许有人觉得陌生,他还有个名字叫韩稽宗。他有个师兄弟叫张稽祖,也就是张杰尧,二位都是北京老艺人高闻元的弟子。师父辈分高,徒弟的辈分自然低不了。虽然薛永年先生的辈分一直存有争议,但他本人对此却从不在意。在定居武汉的六十年中,他与夏雨田的这对火档为相声在武汉的发扬光大做出了卓越贡献,在相声的理论研究和创作上同样为后辈留下了一笔宝贵财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化 » 他是相声界罕见的“一人占三辈”!详述“辈分争议”的真实历史!